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选秀散场偶像凉凉!广电总局要求不得播出偶像养成节目

09-02 经济观察网
语音播报预计16分钟

选秀散场偶像凉凉!广电总局要求不得播出偶像养成节目

经济观察网 记者 任晓宁 实习生 郑蘅夏 火爆4年,引发无数疯狂,又推出无数新人的偶像养成节目,即将成为过去式了。

9月2日,广电总局发文,要求广播电视机构和网络视听平台不得播出偶像养成类节目。今年8月,广电总局曾要求限制偶像养成类节目。这次发文,从限制变成了不得播出,更加严格。

一位接近管理部门的人士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这次主要面向的是《青春有你》《创造101》等偶像选秀综艺节目。这意味着,这些节目之后都将不再出现了。

截至发稿,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尚未对此做出回应。

选秀散场

对于广电总局禁止偶像养成节目的规定,热衷选秀节目的李秋并不觉得意外,一切早有迹象。

8月26日,在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组织召开的座谈会上,爱奇艺创始人龚宇提到,取消了未来几年的偶像选秀节目和任何场外投票环节。8月4日,广电总局开展网络综艺节目专项排查整治,严格控制偶像养成类节目,重点加强选秀类网络综艺节目管理。更早之前,5月,北京广电总局发文,严禁任何机构和个人以“花钱买票”“集资打投”等形式进行数据造假……选秀综艺一步步走向“凉凉”。

自从2018年爱奇艺《偶像练习生》一炮而红,类似节目在各大平台遍地开花。2019年,腾讯视频《创造101》出现了杨超越、王菊,当年引起全民关注。再之后,《偶像练习生》改名《青春有你》,《创造101》改名《创造营》,节目名字在变,选秀本质不变,并且愈演愈烈。

偶像选秀节目一般都在上半年播出,这短时间也是视频平台会员数及活跃用户的高峰期。去年上半年,云合数据显示,《青春有你2》播放量在综艺节目中遥遥领先,超过第二名近10亿播放量。腾讯视频《创造营2021》播出不到一个月,就上了600多个热搜,选秀节目成团当夜,更是霸屏,今年4月24日,《创造营2021》成团夜总播放量超过30亿次。

每年偶像选秀节目播出期间,也是粉丝活跃高峰期。去年《青春有你2》播放期间,为了支持自己喜欢的偶像出道,李秋每天用200个小号为偶像点赞、投票、花钱、做数据,整整一个月,她没有睡过一天好觉。

今年的粉丝数据更加夸张。《创造营2021》决赛夜当晚,排名前9的学员累计集资金额已经过亿元,因为集资数量短时间内激增,比赛期间桃叭(提供集资功能的APP)后台曾一度“崩溃”。

一切疯狂在今年5月粉丝倒奶事件后戛然而止。当时《青春有你3》播出期间,有粉丝为了获取奶制品瓶盖上的二维码。为偶像投票,雇人将奶制品倒掉。该事件引发社会谴责。此后,选秀将成为往事。

商业影响

对于视频平台,选秀综艺是“流量密码”。艺恩数据显示,近3年芒果TV、腾讯、爱奇艺三大平台独播网综播映指数TOP5节目中,排名第一的都是选秀节目。根据云合数据,2020年播放量TOP10网络综艺中,3档选秀节目播放量过其他7档综艺相加的数量。

选秀综艺播放期间,也是平台赞助商活跃的高峰期。自从《创造营2019》开始,蒙牛纯甄连续三年成为《创》系列的冠名商。今年一汽大众、巴黎欧莱雅等也都赞助选秀,人气选手还未出道,就能接到节目赞助商的商务。

到了2021年,选秀节目的商业玩法更加多样,仅《创造营2021》衍生品sku就有18件,线下粉丝见面会也从以前的免费抽奖形式,变成880元起的doki大爬梯粉丝见面会定制礼包。

有数据统计,2020年中国偶像产业总规模超1300亿元。之后不再举办偶像选秀节目,也意味着,以上种种收入,都不再拥有。

取消偶像选秀类节目对视频平台影响会有多大?此前,龚宇在一季度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中表示,对于爱奇艺的广告收入影响还在评估中,“有,但不会很大。”

广电总局禁止偶像养成节目,其实也早有先例。2008年,广电总局就下发过对选秀节目《超级女声》的禁令,当时主要针对湖南卫视。《超级女声》从2004年兴起,2005年李宇春、张靓颖因此走红,2008年,因为短信投票乱象,广电总局禁止了短信投票,之后又要求湖南卫视不得举办2008年《超级女声》。

这一次,禁令从电视台轮到了视频网站头上。

回看2008年之后的湖南卫视,停止偶像选秀后,并没有一蹶不振。相反,湖南卫视在剧集、家庭综艺、慢综艺等领域有了创新,到现在为止,湖南卫视依旧是省级电视台排名第一。其旗下的芒果TV,已经能和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抗衡。

这次收到偶像选秀禁令的视频平台,能否也进行其他领域的创新,把短期不利影响变为突破创新的可能?对此,几家视频平台目前还没有看到具体动作。

即使作为选秀节目的粉丝,李秋也希望他们能够改变,选秀4年后,包括爱优腾在内,每个平台每年至少推出一档S级选秀综艺,这意味着,每年有超过300位练习生亮相。“追不动了,现在的偶像大部分都是回锅肉(指重复参加节目),没有新鲜感了。”

终结与反思

广电总局禁令,目的是进一步加强管理,从严整治艺人违法失德、“饭圈”乱象等问题。这也是近期饭圈清朗行动的延续。

多年追星经验的李秋告诉记者,偶像养成和选秀,是聚集“疯狂”粉丝最多的地方。在这个圈子里,一张决赛门票价格炒到1万元以上,一个人注册几百个小号,购买上百年会员,都很常见。

据艺恩调研数据,热衷为偶像打投的主力粉丝大多未婚,是学生一族,“追星”是他们的主要兴趣,为偶像应援“战斗力”十足。

粉丝的战斗力也在逐渐增加中。2005年的夏天,为了让李宇春在《超级女声》的总决赛中获胜,狂热的“玉米”(李宇春粉丝)豪掷50万买下万张电话卡为其拉票。2021年的春天,为了让偶像占据一个出道位,上千万的集资不过是寻常。

5月7日,选秀节目《青春有你3》赞助商蒙牛“真果粒”就“倒奶事件”发布致歉声明,表示将配合节目整改。同时,爱奇艺公布了整改措施,停止录制和直播原定5月8日的成团之夜,并关闭《青春有你3》所有助力通道。

2021年,偶像选秀按下终止按钮。这段历史也应该带来反思。选秀一开始是一种正向激励,年轻的男孩女孩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在舞台上闪闪发光,被他们吸引的人在舞台下屏幕外支持他们,被他们努力的模样激励和感动,彼此成为更好的自己。

选秀最吸引李秋的,正是观众深度的参与感。“最重要的是,他们是我们自己选出来的。”通过一遍遍的投票,她仿佛真的成为了“制作人”,通过自己的努力送偶像走上一条充满鲜花和掌声的道路,那一刻的满足感是难以描述的。许多未能成功出道选手的粉丝来年依然会追选秀,重复一遍这似乎并不愉快的经历,只因所有人为了一个偶像和目标、拼尽全力对抗资本的感觉“令人上头”。

这种美好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味的?李秋回忆自己的经历,她一开始也没想太投入,但加入粉丝群,每天刷微博看大粉号召后,就不由自主会在脑海中一遍遍对比偶像出不出道会面临的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慢慢被“打鸡血”了。

一位歌手数据站管理员肖璐觉得,粉丝更多是为了攀比。她说,自己做数据的目的,就是为了让爱豆成为top、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有不少粉丝说,数据是做给金主爸爸看的,能构成偶像的商业价值,肖璐对这种说话嗤之以鼻,“数据做好了商务会上门,但商务好的说法,归根结底不也是为了吹牛吗?”

在之前的饭圈,不花钱就不是支持偶像。花钱少了就是对偶像的爱不真诚。当氪金成为必须,爱意便开始廉价。李秋不理解这样的规则,却无可奈何、只能服从。平台与赞助商设置了规则,粉丝当然可以选择退出,但难免被情感绑架。有粉丝将追选秀的过程形容为“爬一座电子长城”,她一边爬一边自我拷问,这样真的有意义吗?但她知道,她没有办法停下,因为已经产生了真实的情感寄托,并且希望处在选秀语境中的偶像获得奖励,就只能服从这个语境与其中的规则,哪怕她并不赞成。

肖璐觉得,粉丝的确有很多不理智的地方,但平台、经纪公司、广告赞助商、引战挑事的营销号,也应该受到治理。

当下,选秀成为往事,饭圈乱象的整治仍在继续。引发乱象的背后推手们,更应该为此反思。

(李秋、肖璐为化名)

选秀散场,偶像凉凉

(责任编辑:李佳佳)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