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戴维·戈登:阿富汗让美国有一种挫败感

09-02 参考消息
语音播报预计12分钟

参考消息网9月2日报道 (文/刘品然) 

随着最后一架载有美军的C-17运输机8月30日深夜飞离阿富汗喀布尔国际机场,美国历史上为时最长的战争终于落幕。

《参考消息》记者近日采访了曾在美国情报和外交部门担任要职的戴维·戈登。戈登在小布什政府时期先后担任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副主席和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目前为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地缘经济和战略高级顾问。

美国对阿富汗期望过高

《参考消息》:能否简要介绍您此前在政府内任职时涉及阿富汗的工作经历?

戈登:我此前很多工作与阿富汗相关,最早去阿富汗应该是2003年。我在2007年起担任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时任总统小布什的国家安全事务副顾问道格拉斯·卢特每三四个月就要去伊拉克和阿富汗待上一两周,我总是与他同行。在那段时间里我几乎走遍了阿富汗,加尼在成为阿富汗总统之前我就认识他。

《参考消息》:您当时是否意识到美国在处理阿富汗政策上存在问题?

戈登:我当时就认为美国对在阿富汗能实现的成就有过高期望。那时我经常为内阁会议汇报阿富汗局势。我在阿富汗问题上持谨慎态度。小布什总是拿数据说话,非常相信数据,例如阿富汗女性受教育率不断提升等等。他没错,这些都是真的。但另一方面,阿富汗历来就是“帝国的坟场”,要在这里施加影响力绝非易事。那些要将阿富汗在美国和西方的督导下实现现代化的想法有些好高骛远了,这自始至终都是挑战。

《参考消息》:这其中是不是也有阿富汗社会本身的独特因素?

戈登:是的。阿富汗可不是一个小国,它曾是不同文明的交汇地。去阿富汗总能让我惊讶的是,阿富汗的城市似乎游离在本国之外,而更与其附近的邻国有共同点。当你在马扎里沙里夫,那里像是塔吉克斯坦;当你在坎大哈,感觉是在巴基斯坦;当你在赫拉特,像是在伊朗,所有东西都是伊朗制造。在阿富汗不同的地区都更融入邻国而不是融入中央政府体系。

《参考消息》:相比于前任们,拜登在阿富汗撤军问题上似乎更坚决?

戈登:奥巴马和特朗普都想从阿富汗撤出,但他们都没有成功。拜登从他们两人中得到的教训是,他们都太过重视军方高层的意见。军方高层历来对阿富汗局势过度乐观,主要原因可能是他们当年轻而易举地推翻了塔利班政权。

拜登就任总统后没有让军方过多参与决策,这也是此次撤军如此混乱的原因之一。如果美方能等到今年战斗季节结束后撤军,目前的混乱可能不会出现,但仍有可能在明年出现。

撤军让美盟友感到担忧

《参考消息》:拜登政府说从阿富汗撤离使得美方能有更多资源和精力应对与中国的战略竞争,您对此如何评价?

戈登:拜登一直对阿富汗战争持怀疑态度,从阿富汗撤军背后的一个重要考量是集中资源和精力应对与中国的战略竞争,但我对这一政策能否有效表示怀疑。

这其中有自相矛盾的地方。相比于特朗普,拜登着重强调美国与中国竞争必须要依赖与地区盟友的合作,而其中的核心是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机制。拜登就任总统后不久就召开了四国领导人会议。我认为印度是这一战略的关键一环。

然而,美军撤出阿富汗以及塔利班掌权的局面,会迫使印度耗费更多的精力和资源来应对巴基斯坦的影响力以及地区和国内的恐怖主义,从而放缓将关注点转移到应对中国挑战上。印度是这次美军从阿富汗撤出的最大输家,因为它将更易受到恐怖主义的威胁。

《参考消息》:阿富汗战争是北约首次也是迄今仅有的一次启动集体防御机制,但战争的结局如此糟糕。这会不会影响美国未来动员盟友的能力?

戈登:此次撤军在美国盟友中引发了担忧。欧洲国家之前已对拜登政府在4月时不与它们就阿富汗撤军展开商讨感到沮丧,而过去数周这种负面情绪大大加强。我几天前看了英国议会的辩论,你能明显感觉到他们对美国和拜登的怨气。

我认为,美国不同的盟友对阿富汗撤军可能有不同的态度。

欧洲盟友很愤怒。欧洲人此前相信拜登对欧洲会比前任特朗普好得多,此次撤军会进一步提升他们想“独立自主”的意愿。但我对他们能否真正实现这一目标持怀疑态度。

中东地区盟友可能少一些愤怒,多一些担忧。在它们看来,如果美国可以不顾及地区伙伴和欧洲的态度,那么美国可能也会如此对待它们。

但亚太盟友的态度有所不同,它们明白美国从阿富汗脱身的一部分理由是要更加聚焦于亚洲事务,它们对此次撤军不会有明显的反对,除了我们刚才提到的印度。

美海外干涉意愿将降低

《参考消息》:“伊斯兰国”组织阿富汗分支近日在喀布尔机场外实施的恐怖袭击造成了美军伤亡。拜登政府说会通过“超视距”能力继续在阿富汗反恐。在缺少地面配合的情况下,是否能实现“超视距”反恐?

戈登:这次袭击的发生并不意外,但其规模让人惊讶。毫无疑问这对拜登来说是一个灾难,尤其是他此前表态说恐怖主义在阿富汗已不是什么问题。

美国仍具备许多“超视距”反恐能力。美方在截取信号情报和从空中获取情报的能力不应被忽视,如卫星、高空侦察和无人机等。打击能力也不存在问题。对美国来说,最大的挑战在于能否精确选择目标。这方面的能力还在,但肯定大不如前。

我认为美国可能会和塔利班在反恐领域寻找共同点。“伊斯兰国”组织此次袭击其实既是针对美国,也是针对塔利班。目前,在阿富汗阻碍塔利班更多的是“伊斯兰国”组织而不是美国。

恐怖主义在阿富汗卷土重来在另一方面可能会带来更深远的意义。2001年“9·11”恐袭发生前,小布什政府在对华问题上非常尖锐。但恐袭发生后,美国对恐怖主义的担忧很大程度上推迟了中美紧张关系的出现。在小布什政府后期,两国关系其实很好。我认为类似情况再现并非不可能。“伊斯兰国”组织对中国是一个严重威胁。现在,中国没有撤出喀布尔,并且相对低调,这将有利于中国与阿富汗新政府交往。

阿富汗局势变化以及恐怖主义威胁能否对中美竞争加剧这一地缘政治大背景产生某种影响,我认为这是值得思考的。

《参考消息》:最后,请您再对这场20年战争作简要总结。

戈登:正如越南战争,在阿富汗的经历让美国有一种挫败感。美国因打击“基地”组织而步入阿富汗战争。这场战争在反恐意义上取得了成功,但是在战略层面上,这场20年的战争并未带来一个好的结局。美国未来仍然会在海外开展反恐行动,但美国对于海外军事干涉和政权更迭的意愿一定大大降低了。

(责任编辑:和讯网站)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