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中国排协回应争议文章:不能以一次失利否定整个成绩

09-01 观察者网
语音播报预计25分钟

中国排球协会官网9月1日发表声明称,此前发表的《中国女排 为何兵败东瀛》不是也不代表协会意见,不能否定郎平教练做出的巨大贡献。声明全文如下:

东京奥运会结束后,中国排球协会和国家队利用隔离时间一直在深刻反思、总结失利教训。全国排球界对国家队非常关心也在帮助我们找原因、出主意,协会表示欢迎和感谢。协会官网发表的张然同志文章《中国女排 为何兵败东瀛》不是也不代表协会意见。这次成绩不如人意原因是多方面的,协会也有很大责任,必须全面、客观认识,不能以一次失利否定整个奥运周期的成绩,不能否定国家队全体教练员、运动员几年来的艰苦努力和巨大付出,不能否定郎平教练做出的巨大贡献。同时我们对女排实力、特别是一代代传承的女排精神有充分自信,经过总结、改进工作后一定能够走出阴霾、重现辉煌,不辜负全国人民的期望。

中国排协回应争议文章:不能以一次失利否定整个成绩

8月31日,中国排协官网发表文章《中国女排 为何兵败东瀛》,作者是91岁的排坛泰斗张然,曾担任中国排协副主席、江苏排球队总教练。

文章将中国女排失败的原因总结为主力阵容老化、替补力量薄弱、赛场指挥失宜、心理压力过大、集训弊多利少五点。文章全文如下:

强队也有短板,名人并非完人,失败必有原因。瑜不掩瑕,功不抵过,失败的教训有时比成功的经验更宝贵。此时此刻,冷静下来,痛定思痛,探求败因,尽快整改,要比抱怨指责或寻找托词更有益。

中国女排折戟东京奥运会,未打进前8名,是多数人始料不及的。虽说胜败乃兵家常事,但输球总不是好消息。无论一胜掩百丑,还是墙倒众人推,都不足取。女排将士们确实付出了巨大心力,经历了艰难磨砺。谁也不会否认,从技术实力讲,中国女排仍不失为世界诸强之一;从执教能力讲,郎平指导是当之无愧的优秀教练,她对中国女排的贡献也不可低估。然而,强队也有短板,名人并非完人,失败必有原因。瑜不掩瑕,功不抵过,失败的教训有时比成功的经验更可宝贵。此时此刻,冷静下来,痛定思痛,探求败因,尽快整改,要比抱怨指责或寻找托词更有益。由于中国女排常年封闭管理与训练,人们对内部详情知之甚少,本文只从赛场表象和业务范畴的某些侧面来分析,难免偏颇,仅供参考。

中国排协回应争议文章:不能以一次失利否定整个成绩

主力阵容老化

主力阵容是在比赛中组织力量、排兵布阵、运用战术、改变打法、制胜对手的平台,也是立足当前,放眼未来,深谋远虑,未雨绸缪,保持队伍生生不息、长盛不衰的载体,还可为未来的继任者营造良好的带队条件。

人们记得袁伟民指导从1981年11月中国女排首取世界杯冠军,到1982年折桂世锦赛,再到1984年7月洛杉矶奥运会荣登榜首,不到4年的三连冠历程中,阵容逐步更新,奥运冠军队未进八强,女排人人心痛感伤。

打法不断变化,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当主攻手杨希雄风犹存时,袁伟民顶住各方压力,起用更有发展潜力的郎平打头阵,叫杨希让位做后盾。尔后,年轻的二传手杨锡兰替代了经验老到的孙晋芳,其他位置人选也有所更迭。这既培养了新生力量,又发挥了老队员作用,能上场作战的人多了,后备力量必然雄厚。主力阵容变阵,个人特点不同,战术打法各异,队伍充满朝气,可使对手揣摩莫测,难以应对。实践证明,这种高瞻远瞩的谋划是成功的,这种一石多鸟的正效应,也为后来的五连冠奠定了有利前提。

反观现在的中国女排,2015年世界杯夺魁,2016年奥运会登顶,2019年世界杯蝉联冠军,前后近6年时间,特别是近5年,首发阵容基本不变,战术打法老套,被对手摸透,比赛中陷入被动。“六仙女”5年不变,在中外排球史上实属罕见。试想,有哪一支地方队在两届全运会的主力阵容是一个面孔!

经验表明,对主力队员的使用不能等到“江郎才尽”,油已榨干,再来更新换代。否则,必然会造成替补力量弱,阵容大换血,新老交替断档的后患。

替补力量薄弱

中国女排队员都是地方队各级教练员多年精心培养出的精英,如果使用得当,个个都是“仙女”,人人可当主力。有些强队一队人马可以组成两套阵容,有两种战法,以应对不同对手或不同局面。中国女排主力5年不变,替补只当陪练,缺少比赛锻炼的机会,必然消磨其原有的潜能,老本逐步亏损。

今年世界联赛中国队输给二三流、甚至不入流的日本、比利时和加拿大队,就已充分暴露出捉襟见肘的困境。有人戏言,地方队的京津辽鲁或江浙沪粤,随便派哪个队去参赛,也不至于输得一丝不挂。

替补力量薄弱,未必意味着中国女排青黄不接,后继乏人。奥运会小组赛第四场换上3个替补队员上阵,不是以3比0横扫强敌意大利队吗!所谓大国家队模式,每年集训了二三十个全国各地的好苗子,还有身材、体能、技术条件优良得令亚洲各队垂涎、欧美球队瞠目的国青、国少队,怎么5年选来选去,还是那6个老面孔充当主力?这说明中国女排这些年在选材、育才和用才等方面,存在值得总结的问题。

赛场指挥失宜

主要指两方面:一是指队伍的科学训练和管理,从训练调控到比赛安排,应当力求使运动员的最佳竞技状态出现在大赛期间,以便发挥最大潜能同对手较量。但中国女排在东京奥运会前的世界联赛中,先派替补队员出师不利,后来全部主力风尘仆仆飞赴欧洲,去迎战并非全部主力的奥运会主要对手。这既把全部底牌亮给对手,又使体力精力提前消耗,虽然六战全胜,但并没有得到想要的名次和国际排联的奖金,更给兵败奥运埋下了伏笔,留下了隐患,赔了夫人又折兵。

二是指在东京奥运首战以0比3输给从未败过的土耳其队,特别是后两局都只得了14分,好像水平不在一个档次上。在这种情势下,队伍在阵容调整、人员调度、战术打法和心理调适等方面,显得束手无策,无所适从,充分暴露出赛前过于自信,困难准备不足,缺少应变预案,临危方寸大乱。初战失利,尤其是败给并非强手的对手,是很伤元气的。

对俄罗斯一仗,中国队在大比分2比1领先的有利形势下,未能乘胜追击,奠定战局,关键输在第四局的后半局,先得19分和20分时,曾遥遥领先7分和6分,而后连续丢分,导致失败,在指挥上也显得无能为力,欲挽无术。

李盈莹在本场比赛中开始显现她的威风,但她是左撇子,在第四局关键时刻,恰在反手的4号位。上海一位曾为国家男排培养众多高手的九旬老教练认为,如果由李盈莹替龚翔宇,在2号位攻击或后2位置发动后攻,发挥其左手顺手进攻的威力,可能不至于造成卡轮的现象。听说李盈莹的扣球特点一反一般规律,在4号位反手进攻反而比2号位顺手更有威力,这可能是个体差异或是习惯问题,可以通过日常训练来解决。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二传球拉不开,她在4号位进攻很难顺利下手,对俄罗斯第4局关键时刻就有这种现象。事后诸葛亮,未必非高见,据传中国女排有一群比运动员人数还多的中外教练和谋士团队,其智商似不应比一位退休多年的教练逊色。

此外,关键时刻出现卡壳,与二传组织战术不当也有关。郎平麾下中国女排的战术思维似乎一反过去我国二传优良传统,忽视组织快速多变战术,过分依赖人高马大,强攻突破。早在2013年郎平刚组队时,江苏一位资深人士在一篇文章中就指出教练组缺少二传教练,并对选用教练、队员机制提出合理建议。2015年世界杯夺冠后,据说北京一位高人当面对郎平说:“中国队二传水平不行,因为你不是二传出身。”2017年,原八一女排一位领导曾经质疑郎平的训练理念。2019年,国际排联一位权威人士对中国女排参加东京奥运做出三点提示,指出过分依赖个别队员的强攻是靠不住的。遗憾的是这些苦口良药、逆耳忠言,不但没有被关注,有的还遭伪球迷嘲讽,有的差点被水军的网喷口水淹没。

心理压力过大

压力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自身酿造的,二是外部加压的。

常言道,知人者智,自知者明,知人不易,自知更难。中国女排近几年战功赫赫,荣誉满满,深受人们爱戴,被视为各行各业学习的榜样。在这种语境下,如果不清醒、不自觉,缺乏自知之明,很容易摆高自己的位置,陷入盲目境地。殊不知,2016年里约奥运会夺冠,并非一帆风顺;2019年世界杯登顶,有的强队缺席,有的不派主力;2021年世界联赛,主力出征六战全胜,但不是与各队真正实力的较量。这种潜在的自我膨胀自我放大心态,一旦遇到困难和挫折,就容易形成难以摆脱的压力。初战受挫于土耳其队,场上的技术发挥和神态表现以及场外指挥措手不及,就是明显的例证。

从外部讲,由于女排昔日的崇高地位与荣耀,从领导到群众、铁杆球迷到普通观众,大多以为这块奥运金牌是囊中取物,势在必得。女排只能赢,不能输,输了不是想不通,就是被骂娘。加上某些不负责任的媒体和伪球迷无端吹捧,推波助澜,把女排捧上了天,不自觉地成为给女排加压的助推器。

包袱重重,压力太重,精力分散,神态失常一一“批判的武器”受损;主力老化,替补薄弱,打法老套,伤兵累累──“武器的批判”消退。两种“武器”都疲软,还有什么实力去同人家较量!

失败在所难免,输球并非偶然。

集训弊多利少

这里说的集训,是指女排几乎每年都要举办所谓大国家队模式的集训,把各地方队的佼佼者二三十人竭泽而渔,集中到国家队训练,意在从中培训与选拔国家队队员。此事虽与东京奥运胜败没有直接关联,但可能与队伍建设密切相干。有媒体曾把大国家队模式吹得天花乱坠,但也有人颇有微词。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搞了这么多年,选来选去还是那“六仙女”。

无论是上世纪80年代的五连冠,还是2000年的新生代,国家队一般只集训十五六个人,经过一段时间训练观察,最后选定12个人参赛。有媒体报道,美国女排等欧美队都是业余的乌合之众,大赛之前两个月才开始集中训练。我们这种劳师动众、劳民伤财的集训模式,至少有三个弊端:

第一,分散了教练精力。国家队教练不论水平多高,都不是三头六臂,应把主要精力集中在十几位选手的训练与管理上。地方队库存哪些人才,国家队教练早就心中有数,不必多此一举。系统训练,培育人才,这是地方队教练的职责。事实上,国家队的所有精英都是地方队各级教练多年培养、系统训练的成果,可惜媒体视而不见,聚光灯只照在国家队教练身上。国家队教练的主要任务是把这些来自各省的十几个精英加以精心组织,密切磨合,加强管理,不断提升其训练水平与战术素养,为大赛做好各种赛前准备。大家知道,医学博士给病人打针的技术不会比小护士高明,越俎代庖,手伸太长,会不会既抓不到芝麻又种不好西瓜?

第二,耽误了人才成长。从训练角度讲,地方队这些好苗子的技术特点、训练需求各不相同,执行集训的国家队教练们肯定不及地方队教练了如指掌。而且,国家队这些教练中,除了郎平、安家杰外,有的是优秀运动员刚退役,有的是陪打教练出身,大都没有独立带过队伍,其执教能力很难说能超过富有经验的地方队教练。把这些好苗子交给他们去训练,能有效吗?能放心吗?其中有的是二传队员,国家队教练没有一个是二传手出身的,会不会以其昏昏,使人昭昭,误人子弟?

第三,干扰地方队训练。各地方队都有自己的年度训练安排和队员培养计划,被国家队调去集训的人无疑都是本队的重要成员,甚至是主力和核心队员,这对地方队的系统训练当然会有严重的干扰与影响。经过在国家队一段时间集训之后,这些队员绝大部分甚至全部返回本队训练,又要打乱原有步骤,重新安排计划。特别是那些所谓可上可下的“边缘队员”,去了又回,回了再去,几年来回折腾,不但影响正常训练和技术提升,对心理冲击和思想干扰也是不言自明的,使地方队教练增加不少责任担当。当然,全国一盘棋,地方队应当服从国家的需要和调度,但国家队是不是也应当换位思考,设身处地为地方队的利益考量?实际上,这也是为全局利益着想,调动两个积极性,总比只有一个积极性好。

风物长宜放眼量。奥运圣火已灭,一切从零起步。后悔、懊恼、抱怨都于事无补。中国女排当务之急是认真总结,诚心反思,信心不减,奋发图强。本文只涉及业务范畴内的一些侧面,不是也不可能是全部,至于保证训练比赛正常运行的队伍管理问题,外人知之甚少,网络传言,鱼龙混杂,真假难辨,不信不传,这就更需要中国女排和管理部门自身深刻反省,坚持真理,修正错误,不断进取。

国人对中国女排的未来依然充满信心,寄予厚望。“兵家胜败事不期,包羞忍耻是巾帼,中华儿女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

(责任编辑:董云龙)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