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长园集团:从“宠儿”到“弃子”有多远?

08-28 证券市场红周刊
语音播报预计9分钟

作为国内最大的热缩材料和高分子PTC制造商,长园集团(600525,股吧)可谓“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当下最热门的概念,比如新能源汽车、锂电池、新材料、智能电网等都能在它身上找到“影子”。然而,长园集团似乎并未享受到行业红利,不仅股价没能“飞起来”,还陷入财务造假引发的投资者索赔纠纷中。

虚假陈述案持续发酵

2021年8月3日,长园集团发布《关于涉及诉讼事项及进展的公告》称,公司近日收到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诉讼材料,97名投资者以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为由对公司提请民事诉讼,涉案金额合计约为4551.93万元,均为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

事实上,最近几个月,长园集团证券虚假陈述案持续发酵,公司此前已在2021年5月22日、6月4日、6月26日、7月28日连续披露《关于涉及诉讼事项的公告》。截至目前,公司已合计收到投资者索赔诉讼累计金额约为19029.26万元。

长园集团之所以陷入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还与此前违规有关。据此前公告,2018年12月,长园集团发布了《关于子公司业绩的风险提示性公告》,首次披露其控股子公司长园和鹰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对于三个智能工厂项目及部分设备收入确认的合理性存在较大疑问,引发长园集团与其子公司长园和鹰相互指责。2019年5月,证监会正式对长园集团立案调查。

2020年10月23日,公司收到深圳证监局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深圳证监局认定,2016年6月7日长园集团与上海和鹰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等16名股东签订《股份转让协议》,购买上海和鹰机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80%股权。2016年7月28日,长园和鹰成为长园集团控股子公司。自2016年8月起,长园集团将长园和鹰纳入合并报表范围。长园和鹰通过虚构海外销售、提前确认收入、重复确认收入、签订“阴阳合同”、项目核算不符合会计准则等多种方式虚增业绩,导致长园集团2016年、2017年年度报告中披露的财务数据存在虚假记载。

基于以上违法事实,根据相关司法解释,如果投资者于2017年3月14日至2018年12月24日期间买入长园集团,并在2018年12月25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并曾产生一定浮亏(无论是否解套)均可发起索赔,您只需将姓名、联系电话与交易记录(建议为Excel文件)发送到weiquan@hongzhoukan.com的邮箱,参与由《证券市场红周刊(博客,微博)》“民间维权”栏目组织的索赔征集活动,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广大投资者在获得赔偿前无需支付任何律师费用。

长园集团:从“宠儿”到“弃子”有多远?

风云过往俱成空

作为资本市场的话题之王,长园集团早年间还被李嘉诚看中。翻阅公司前10大流通股东变动情况,早在2007年年报,李嘉诚旗下的长和投资有限公司(简称“长和投资”)就新进为公司前10大流通股东,后经过几番持股变动,至2010年一季报晋升为公司第一大流通股东,并持续至2014年一季报,2014年中报,长和投资第一大流通股东的位置被上海复星高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取代。

实际上,长园集团曾一直被看作是惟一一家李嘉诚控股的A股上市公司。因长和投资为香港长和控股有限公司的控股子公司,香港长和控股有限公司是李嘉诚家族旗下长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子公司。此后,在长和投资彻底退出后,长园集团的股权变更变得复杂。2019年年报,珠海格力金融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为公司第一大流通股东,此举一度在资本市场引起争议。

经历一番风云岁月后,如今的长园集团略显寂寥。最近,资信评估机构中证鹏元发布长园集团董事会成员变更超过三分之一等事项的公告称,董事会人员等变动系公司正常的人事变动,不会对公司日常管理、生产经营及信用水平产生重大不利影响。但投资者索赔诉讼累计金额较大且在继续增加,如公司败诉,将发生大额赔偿支出,进而可能对公司经营、财务和信用状况产生一定不利影响。

不过,就索赔而言,投资者并不必担忧。2021年8月5日,长园集团公告称,2021年7月1日至2021年8月3日,长园集团(包括全资及控股子公司)共收到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1315.08万元。这表明,公司资金充裕,为股民获得索赔创造了良好条件。■

长园集团:从“宠儿”到“弃子”有多远?

(责任编辑:李佳佳)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