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中国Adobe”的“分娩”之痛

08-27 和讯名家
语音播报预计22分钟


“中国Adobe”的“分娩”之痛

坚持做难而正确的事。

作 者 / 文 雨

编 辑 / 小市妹

8月26日,创业板上市公司万兴科技(300624,股吧)披露半年报,公司实现营收5.03亿元,同比增长5.94%,但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了47.1%。巧合的是,5年前的这一天公司首次IPO遭遇滑铁卢。

1

深蹲

对于一家上市公司而言,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大多会经历在短期利益与长期发展之间的抉择时刻。最具代表性的企业当属国内“面板双雄”京东方和TCL,过去十年,两家公司为了弥补与日韩企业之间的技术剪刀差砸进去几千亿,这才换来全球面板进入中国话语权的机会,但期间引发了投资者的诸多不满和指责。

曾经踩着巨人的肩膀往上爬,整体顺利发展了十八年的万兴科技,在上市三年后同样面临这样的难题,而这很快就反映到财报数据上——上半年公司的净利润大幅下滑。

细看财报数据,其中研发费用投入1.42亿,同比增长96.5%,增长率近乎翻倍;营销费用同比增长4.7%;管理费用同比下降1.46%;财务费用大幅下降118.3%。

基本可以确认,吃掉利润的“罪魁祸首”是研发投入过猛。

“中国Adobe”的“分娩”之痛

▲图片截取自Wind

事实上,万兴科技目前所面临的考验有点类似于当年的京东方和TCL,在研发上砸钱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回溯2019年和2020年财报,万兴科技研发费用的增长率分别为40.52%和59.56%。不过当时的盈利水平并未受到太大冲击,去年净利润还大幅增长了67.18%。但今年的情况着实令人咋舌。

虽然研发投入水平是衡量企业是否具备投资价值的一个因素,但影响到业绩水平的砸钱还是会触碰到投资者的神经。

这个时候,可能所有人会不约而同的问同一个问题:钱都花哪儿去了?

笔者此前曾在线下和万兴科技的管理层有过深入交流,这个问题的答案很明确,钱在大方向上主要投向了两个领域:一个是技术,一个是人才。

技术性投入还可以进一步细分为两个大方向:AI化和SAAS化。

搞过技术的人都清楚,AI的投入是巨大且持续的,其中,算力的前提就是财力,百度过去十年在技术储备上投了1000个亿才做到如今的地步。万兴科技内部对于来自算法研发部门的配置需求完全放开,“该买就买,全力支持!”为了增强算力,万兴科技批量购置了GPU服务器等硬件,而这只是硬件投入的冰山一角。

有人可能会问:“这个钱不花行不行?”事实上,还真不行!

就拿AI来说,它的普及是对生产力的又一次极大提升,人工智能相对于人力操作,似有一种工业机器生产与农业手工作坊之间的差距。拒绝AI,意味着将接受这种降维打击。2016年,谷歌AlphaGo战胜围棋世界冠军、职业九段棋手李世石,震惊全世界的同时也颠覆了人类的认知。以此为标志,人工智能开始席卷各个产业,其中就包括图形图像设计领域,也就是在这一年,Adobe发布了首个基于AI的底层技术开发平台。

毫不夸张的说,没有AI,就意味着没有视频创意的未来。

之前需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完成的基础设计,现在只需几秒钟,原来需要自己完成所有资源的组织和剪辑,现在导入素材就能自动识别用户的想法。这种生产效率跨越式升级的技术革命是无法拒绝的。更重要的一点是,进入5G时代,视频创意的创新玩法已经远超现在的视频剪辑水平,而AI就是视频创意的重磅武器。使用PS的用户可能已经注意到了,Adobe最新发布的PS Elements 2021又出现了大量的AI技术。

显然,万兴科技起跑已经晚了,所以只能加快步伐了。

同样,SaaS化转型需要金钱铺路,只云计算开发这一项就需要投入巨大的资源,除此之外,转型让产品从一次性付费变成持续付费,用户留存的前提是产品需要有足够的吸引力和粘性,否则可以随时弃你而去,那如何保持粘性?自然是升级服务。在今年上半年,万兴科技完成了新一代视频技术引擎WES3.0版本的开发,在此技术支持下编辑性能得以提升,其中视频导出速度提升超过120%,渲染性能提升160%,与此同时,为了丰富符合潮流的素材资源,万兴科技在创意部门也加大了投入。

总之一句话,没有真金白银砸下去,这些都无从谈起。

技术性投入必不可少,人才队伍建设同样不可或缺,而这也是一笔不小的花销。对于这一点,葛优最有先见之明,当年他在《天下无贼》里喊出的一句戏谑之言已经成了今天的社会现实:“21世纪什么最贵?人才!”

从华为、阿里、腾讯这样的商业帝国,到几个人组成的民营小公司,都在不停的挖人。对于万兴科技目前发展来看,在研发人才队伍建设的投入上更不能吝啬。公司从去年就开始大面积引进人才,今年步子迈的更大,上半年研发人员同比增长了76%,其中硕博人员占比17%,占公司总人数的比重也已经超过了一半。

除了形势需要,似乎和吴太兵个人的经营理念也有直接关系,他本人对人才似乎有一种执念。今年的岳麓峰会上,吴太兵在演讲的最后还不忘为万兴科技长沙运营中心招兵买马,并许诺可以拿深圳同等高薪。

在技术上砸钱,在人才上砸钱,战略选择下的巨大投入让万兴科技眼下陷入了尴尬处境。放在更长远的时间维度上来看,技术终究是手段,目的还是要为商业模式服务。而这次万兴科技如此破釜沉舟式的投入,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寻求SaaS化转型。

2

灯塔

过去十年,全球有两家SaaS化转型最成功的软件公司,一个是微软,另一个就是Adobe。而有趣的是,万兴科技总被外界称为“中国Adobe”。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作为无可争议的全球创意软件龙头,Adobe也曾走过一段深蹲然后起跳的历程,而跳板就是2013年确立的SaaS化转型战略。

拨开迷雾看本质,SaaS化转型的一个直接结果就是对商业模式的改写。以Adobe为例,license模式下,Adobe CS6套装软件和CS6 Master Collection的基本款售价分别为1299美元和2599美元,而SaaS化后,对应产品的价格分别变成了49.99美元/月、79.98美元/月。

与之伴生的一个重要变化是,初次使用成本的下降让价格敏感型客户群体转化成了付费用户,软件SaaS化直接扩大了用户群体规模。2013年之前,Adobe用10年的时间才积累起1280万CS软件用户,而在转型后的三年内,Adobe CC就快速获得了900万用户。

简而言之,SaaS模式看重的是长尾收益,用贝索斯的话来说:“我们总是高估技术的短期效应,而低估它们的长期影响力。”通过增值服务吸引并留住用户,SaaS化后Adobe整个客户生命周期的价值能达到3348美元,远高于SaaS化前的1950美元。用户能享受更好的服务,平台能赚更多的钱,双赢的结果足以证明SaaS模式的价值。

但这里面还隐藏着一个问题,SaaS化转型势必增大短期技术投入,而SaaS化后客单价的骤降又会拖累短期收益,两个因素叠加共振,转型的阵痛也就在所难免了,当年Adobe也没能躲过这一劫,盈利水平在2013年和2014年连续下滑。

“中国Adobe”的“分娩”之痛

这也就是为什么万兴科技内部曾对SaaS化转型有过分歧的原因。事实上,万兴内部曾对公司要不要走SaaS化路线发生过思想上的激烈对撞,而码农们都有一种先天的自信和执拗,双方谁也说服不了谁,以至于形成一个核心议题在公司2020年终战略研讨会上进行专题研讨。

现在回看,那场研讨会正是公司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在对全球SaaS软件市场进行了扎实的调研后,站在公司SaaS转型抉择对立面的双方,进行了一场博弈大辩论,摆事实、讲道理,反复论证。而总裁办公会和董事会的最终拍板,正式开启了万兴科技转型SaaS化的革命旅程。

把复杂问题简单化,要不要SaaS化转型其实就是选当下还是选未来的抉择。

对于软件公司来说,license模式已经被证明是很难走下去,不只是Adobe,强如微软又如何,靠着Windows和Office在全球范围内变相收了几十年的税,最终不还是愈发无力,被华尔街抛弃了十年之久,而其在纳德拉“云为先”战略指引下重回巅峰,也是继Adobe之后SaaS化转型的又一个样板和灯塔。

相比之下,思科就没那么幸运了。2015年,执掌思科20年的CEO约翰·钱伯斯卸任,查克·罗宾斯正式接棒。由于在2014年才正式切入公有云,思科的反应明显慢了一步,在巨头之争中显得心力交瘁,无奈的查克·罗宾斯最终于2017年宣布关闭公有云InterCloud服务。2020财年,思科营收同比下滑5.01%,随即宣布进行6000人的大裁员。

在技术革命的浪潮中,巨头们都做不到独善其身。目前体量的万兴科技,和这些巨头自然是无法相比,但如果沉醉于当下的小富即安,谁能保证今后还有饭吃?

综合来看,SaaS化转型是一条必经之路,与其让危机倒逼改革,不如主动求变。从目前的情况来看,Adobe的经验完全可以迁移到万兴科技身上,今年上半年,SaaS化转型中的万兴科技,其订阅收入占整体销售收入的比例达59.63%,较去年年末增长29.63%,订阅收入同比增长31.90%,用户续费转化率接近50%。

在这个善变的时代,有时候拒绝拥抱变化往往就意味着“自杀”,而时代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反应迟钝者。雅虎、摩托罗拉和诺基亚等企业都曾是一个时代的旗帜,但最终还是在时代的洪流中折戟沉沙,当英特尔躺在过去的功劳簿上昏昏欲睡之时,AMD已经在悄然间完成逆袭。

相对于美国,中国云计算产业的发展大约落后了5年左右的时间,目前正处在爆发的奇点上,万兴科技恰好是中国软件(600536,股吧)企业借SaaS化转型向上突围的一个缩影,当下公司整体处在“分娩”的阶段,分娩无疑是痛苦的,但也意味着新生。

在巨头分裂的夹缝中寻求生机,万兴科技的发展充满了戏剧性。作为后发本土企业,创始人吴太兵非常谦逊地表示真正做到“中国Adobe”还有一段路要走。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过程注定不会平坦。但雷军也告诉我们:“方向对了,路就不怕远。”

■ 免责声明

本文涉及有关上市公司的内容,为作者依据上市公司根据其法定义务公开披露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临时公告、定期报告和官方互动平台等)作出的个人分析与判断;文中的信息或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商业建议,市值观察不对因采纳本文而产生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市值观察。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