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关塔那摩幸存者质问:“如果是美国男孩会怎样”

08-24 参考消息
语音播报预计6分钟

参考消息网8月24日报道 英国《卫报》网站8月16日发表题为《反恐战争的失败,关塔那摩幸存者称:“美国应当为此负责”》的文章,作者为波普伊·努尔。全文摘编如下:

在时常遭受折磨的20年之后,现在生活在塞尔维亚的曼苏尔·阿达伊菲问道:“如果是美国的男孩会怎样?”

2001年,阿达伊菲刚刚开始在阿富汗做研究,并打算在年底开始上大学。然而,他被指控是“基地”组织的一个领导人,被阿富汗军阀绑架并交给美国中央情报局。

他被关在阿富汗的一个拘押营中,然后被送往关塔那摩。当戴着镣铐的阿达伊菲被置于一群颤抖着的、全身赤裸的人当中,他头上戴着头罩、耳朵蒙着耳罩时,以为自己会死。

18岁的阿达伊菲来自也门的一个部落地区,没有电,也没有自来水。他在关塔那摩被关押至2016年。他的回忆录《不要忘记这里的我们》——其中大部分是在被镣铐锁在地上、有摄像头和看守监视他时写的——是对被关押者所面对的不公正对待的悲惨叙述。

阿达伊菲是那些被认为在很大程度上是无辜的被关押者中的一员。美国向巴基斯坦和阿富汗散发传单,重金悬赏“可疑之人”,关塔那摩86%的被关押者是在那之后被捕的。很多被关押者是被同自己竞争的农民交上去的。只有8%的囚犯被认为是“基地”组织的武装分子。

但监狱官员并不在乎。

阿达伊菲被认为是最危险的囚犯之一。他成为最令人担忧的“441号被关押者”,这并非因为他同情恐怖分子,而是因为他花了数年时间组织被关押者争取更好的权利;通过绝食获得媒体的关注,并在狱友受到虐待时在监狱制造混乱。

自离开关塔那摩以后阿达伊菲的生活取得了很多成功。他赢得了圣丹斯奖学金,在获奖播客中担任主角,并且是世界各地人权的积极倡导者。他与安东尼奥·艾洛合著的回忆录《不要忘记这里的我们》已经出版。

但在他居住的塞尔维亚,他仍然被视为恐怖分子,而他的抱负则受到阻碍。他发现很难交到朋友,因为人们担心与他交往;一家小报用两页篇幅称他为恐怖分子,而与他相识的人仅仅因为认识他就受到审问。

他无法找到一份工作。他不能离开这个国家,也不能开车。他没有医保。他与自己所喜爱女性的关系在他去探视她的旅行文件遭拒后结束。

但这并不罕见。事实上,其他人的情况更糟。

关塔那摩的被关押者并不享有在获释时可以选择被送往哪个国家的待遇。有人在所在国死去。

只有八名被关押者被判有罪——其中四人的定罪被推翻——而他们仍被当作恐怖分子对待:他们面临例行审讯、虐待以及监禁。很多人在被关押期间就有健康问题,这导致死亡。

鉴于阿富汗目前的局势,他担心反恐战争仍未结束。他说:“当然没有结束。”

根据国际法,关塔那摩的被关押者享有康复的权利,但正在就有关这一问题撰写大学论文的阿达伊菲震惊地发现,美国在令幸存者康复方面缺乏努力。

“因为在关塔那摩的生活,我们所有人都有灵魂上的伤痕。我们都有创伤后应激障碍。这并不意味着你无法康复,但你需要健康的环境、健康的社区、家人、朋友、妻子和生活。你必须拥有其他选择。”

(责任编辑:和讯网站)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