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蔚来车粉签名再酷,也打不过特斯拉

08-20 TechWeb
语音播报预计17分钟

TechWeb/肥熹

8月12日蔚来车主车祸死亡一事让蔚来身陷自动辅助驾驶的泥潭,8月18日百度世界大会就发布了自动驾驶汽车机器人,高举“AI这时代,星辰大海”的旗帜,时空好像被割裂开了,某些事情神奇般的交错了。

自动驾驶是一种科技,一个工具,工具怎么会有错呢,那错的当然是人喽。蔚来车主出事后的这几天,人们争吵,辩论,好像一定要找出一个人,来承担全部的罪责,车主们和网友们的口水战一时间难分胜负 。关于事故的调查正在进行中,真相暂且交给警方,不予置评。

这件事发生后有两个让我思考的点。一:自动驾驶到底有什么用?二:蔚来到底是个汽车品牌还是一个有规矩有纪律的组织,蔚来车主竟能在品牌陷入危机时,快速反应起来发表联合声明,替官方免责。

“不要毁了行业”

自动驾驶技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被视为人类的未来,提高驾驶的安全性,解放双手。解放双手并不是主要目地,或许只是一个附加价值。这几年随着新能源汽车辅助驾驶功能的应用,“解放双手”好像成为了自动驾驶相关技术最大的卖点。可以理解,“解放双手”看起来很酷,很有科技性,自己彷佛就是科幻片里的主人公,坐的不是车,那是变形金刚。

但是,往往你坐的车只有一个L2级别的辅助驾驶功能(愿科技界永无黑话),这个功能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既不能完全自动驾驶,辅助得好像也很鸡肋,而且购买蔚来的自动辅助驾驶还需要额外花36000元。

我有幸体验过一次蔚来的自动辅助驾驶技术,这项功能最大的作用不是让你冒着生命危险腾出双手吃汉堡,毕竟汉堡晚吃一会没太大问题。其最实用的地方是在车主分心、车辆遇到紧急时刻时,辅助车主进行危险处理。这就犹如你在驾校学开车,副驾坐了个教练,安心。

另一个是在车辆遇到长时间堵车情况时缓解驾驶员疲劳,这种情况下车辆一步一步的往前挪动,很容易引起驾驶员浮躁心烦。辅助驾驶在这种情况下接管车辆,驾驶员的精力得到了休息,且此时速度极慢,即使辅助驾驶失误也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总之,辅助驾驶的一切都是为了驾驶员更好的开车,而不是不开车。

如今的事故表面上看确实是车主未正当使用辅助驾驶功能引起,很多车主辩解蔚来交付车辆时说的清清楚楚并无误导责任,可如果“自动辅助驾驶”前面没有自动二字,踏踏实实的叫辅助驾驶,今天的一切,会不会就不会发生。不管如何,就单单从命名这项工作来看,蔚来在这件事上就有误导驾驶员的责任,这是无法推脱的。“自动驾驶”听起来会让车更好卖,毕竟再有梦想的公司,本质都是逐利的商人。

人类驾驶汽车出事故的很大原因都是由于车主分心、醉酒。但对于一个机器来说,是不会分心的。技术出发点是为了避免更多人在车祸中丧生,只是走向成熟需要一些时间,只是不想,这个时间却要用人命来换...

一定有人要为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牺牲吗?华为智能驾驶产品部部长苏菁曾经直言“特斯拉杀人”,他还提到用户对新兴科技产品普遍是不信任的,但是一旦试过,觉得挺好的时候,他就会变得非常信任,而这时候也就是出事故的开始。这点也许是人类的本性,很多时候,有些车主明明知道自动辅助驾驶不能代替人类驾驶,但潜意识里的“我觉得挺安全”就会作祟,这就像人人都知道抽烟会导致患癌几率上升,但抽烟的人依旧不见少,一时的“爽”下,会让人心存侥幸。

讲上面这些,并不是在责怪车主,只是希望不要把过多的信任交给机器,我们永远要对自己的生命负责。既然如此,难度在自动驾驶技术发展不完善的时候,安全问题就永远无法解决了吗?

苏菁还曾表达:“这(特斯拉事故)就导致我们的系统设计要思考一个问题,首先,无论我们怎么去界定这个法律责任,我们需要我们整个的机器的基础能力一定是要无限接近L4(即高度自动驾驶)的,就是我们希望它能尽量处理所有场景,同时能处理尽量多的极端场景。同时我们也深刻的认识到,机器进入人类社会以后,尤其是中国复杂的交通状况后,一定有一些情况处理不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一定强烈要求,从技术角度我们会有手段去要求用户去监管这辆车而不会完全放权给用户。这就是我说的在技术上我们会努力构建一个L4的系统,但是我们在商用上我们会把它限定在L2.9。机器人行业一定会来的,如果我们这么认为,但另一方面,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不要毁了这个行业。”

很朴实的一段话,提出了可行却又不可行的方案。通俗点讲就是,其实你的车完全可以自动驾驶,但你以为它只能辅助驾驶,所以一般不敢“放手”,即使哪天放飞自我了,也能保命。方案完全可行,不可行的是人性。现在电动车企业实际拥有L2(辅助驾驶)的技术,都巴不得在前面加上自动二字,又或者有意无意的制造一种“自动驾驶”的朦胧氛围感。如果真正的掌握了L4的技术,为了吸引人,为了销量,为了竞争,会舍得只给车主提供L2或L3级别的功能吗?

脚下虽然泥泞,自动驾驶依然是星辰大海。

失控的群体?!?

事故已经发生,蔚来这波被骂的并不委屈。但蔚来车主很委屈,他们眼看着一手养大的“蔚来”被网友群起攻之,绝不会坐以待毙。然后我们就看到了那封起初500人,现在已经3000人的联合声明。这些口舌战争的背后,有真情实感的发声,也有公关层面的博弈。

这份联合声明每一句话都很理智,很客观。但整封信传达出了一股情绪:委屈,气愤,无奈,觉得所有人都在不加思考得诋毁蔚来,所有人都不懂蔚来。蔚来车主让我感觉到,即使有一天蔚来面临破产危机,车主们都会想方设法众筹替蔚来消灾消难。

这封联名信并没有任何人的署名,是来自一个群体的“呐喊”。群体极易无意识,这句话同样适用于高知高产高收入的蔚来粉丝群。联合声明这件事,蔚来车主们有组织有纪律的程度再一次刷新了大众对这个品牌的认知。好像他们可以代表所有蔚来车主,可以代表死去的人讲“我没有被误导”。

确实,出事之后很大一部分攻击蔚来的言论都不够客观,但正如我前面分析的,不管警方对这起事故调查的结果如何,蔚来不委屈,也不无辜。此时着急跳出来的蔚来车主联名信,透露出了一种“我家孩子是最棒的,再不好也不能让别人说”的护犊子的感觉。但这无疑让蔚来陷入更大的危机中。此时的蔚来,不管调查结果如何,站出来郑重地道歉都比任何一种公关手段要好。但蔚来不会这么做,用户至上的蔚来要顾及“粉丝”的面子。

如果你有了解过每年一度的NIO Day 和NIO summer,车主们能有多疯狂,就不会惊讶于联合声明的事。蔚来的这些活动是李斌跟小米学的,不同的是,小米的活动米粉只需要参与活动就可以了,蔚来的活动,车主们却是操心操力的组织者、决策者。

在这里插一个问题:高端车究竟是消耗品还是投资品?第一反应是消耗品,毕竟不保值。曾经有一位做生意的奔驰车主告诉我,奔驰对于他来说就是投资品,每次去见客户谈生意都需要这辆车,这辆车也增加了客户对他“资金雄厚”的信任。“帮”他谈成了不少单子。

这可能是个特例,但被圈外人戏称“韭菜”的蔚来车主们可能并不是真的韭菜。他们消费50万元追求的可能并不单单是所谓的自动辅助驾驶和语音交互,他们想要融入一个爱好相同、地位相当的圈子。

蔚来车主们对彼此的感情非常深厚,各个城市都有车友会组织,如果去别的城市,联系蔚来车主,他们还会给你接风,招待一番,这很像金庸武侠小说中的江湖帮派。蔚来车主们已经在全国形成了一张巨大的人脉网络,附着在这张网上的人,都能得到安全感和归属感。

蔚来车主对于每年一度NIO Day的热情几乎可以用crazy来形容。NIO Day的举办城市每年都要通过竞争投票选出,各地车友会的人做好精良的ppt答辩宣讲。中国各个优秀城市在这里相遇,赢的城市,人们欢呼雀跃,落选的城市,人们伤心、流泪,更多的是从头再来。NIO Day 从策划到举办,都留下了蔚来车主们的真情实感。

有时候想想,花50万获得一个“中高端俱乐部”的门票,顺便送了一辆车开,也挺值得。况且买车的钱,蔚来股票(蔚来车主大部分都是蔚来股票持有者)早就原封不动的还给车主们了。这波操作,车主,蔚来,股民三方皆大欢喜。这种情况下,谁抨击蔚来,影响蔚来的股价走低,谁就是在坑车主们的钱,车主们当然要第一个不答应。

讲到这,蔚来在遇见危机后一系列的反应也就能解释的通,蔚来车主们的梦,当然要由他们自己去守护。

(责任编辑:李显杰)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