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严重被低估,这家石油巨头最高能涨近一倍

08-16 和讯名家
语音播报预计13分钟

  壳牌拥有诸多能够推动股价上涨的利好因素。

严重被低估,这家石油巨头最高能涨近一倍

  在所有石油巨头里,荷兰皇家壳牌(Royal Dutch Shell,下文简称为壳牌)是最有可能实现井喷式增长的公司。

  这家英荷合资的巨头是主要国际能源公司中最赚钱的,但股价却远低于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 XOM)和雪佛龙(Chevron, CVX)。此外,壳牌的股息收益率近5%,派息很有保障。

  波士顿投资公司Mill Pond Capital的负责人丹·法布(Dan Farb)说:“壳牌的液化天然气、零售和深水钻探等业务拥有行业领先的现金流和强大的特许经营权,该公司股价目前被严重低估。”

  投资者可以通过壳牌的两只美国存托股份(ADS)投资这家公司,这两只ADS的价格差不多,交易代码分别为RDS.A和RDS.B。

  投资该公司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交易的B类股(RDS.B)的ADS是一个更好的选择,其价格目前约为40美元,这只ADS的交易价格比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易所交易的A类股(RDS.A)的ADS低1美元,且投资B类股ADS的投资者不用像投资A类股ADS的投资者那样得预扣股息税。B类股ADS目前的股息收益率为4.8%。(数据截至8月9日)

严重被低估,这家石油巨头最高能涨近一倍

  有一些因素会推高壳牌的股价。首先,投资者终有一天会意识到这只股票有多便宜,按2021年4.95美元的预期每股收益计算,其市盈率为8倍,相比之下,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的市盈率分别为14倍和16倍。其次,壳牌的资产组合也被低估了,这包括业内最大的液化天然气业务及强大的零售特许经营权。该公司拥有46000个服务站,比麦当劳(MCD)和星巴克(SBUX)的门店数量还多。

  壳牌仅零售业务一项就有近400亿美元的估值,这相当于2020年未计利息、税项、折旧和摊销前利润(Ebitda)的10倍。该估值与总部位于魁北克的Alimentation Couche-Tard (ANCUF)的估值相近,后者拥有14200多家便利店,主要分布在美国和加拿大,其中大多数都提供加油服务。壳牌的市值现为1600亿美元。

  壳牌和其他石油巨头对比

严重被低估,这家石油巨头最高能涨近一倍

  资料来源:彭博

  壳牌还有可能大幅提高股息。该公司已经将季度股息从2020年的低点提高了50%,至每股48美分。然而,在疫情暴发前,股息为94美分。该公司的目标是在目前的水平上每年把股息提高4%,但实际上该公司的股息有更大的上调空间。

  壳牌拥有与埃克森美孚类似的自由现金流,每年派发75亿美元的股息,而埃克森美孚的派息规模为150亿美元。如果壳牌派发和埃克森美孚相当的股息,那么股息收益率将提高至7%至8%。与壳牌不同的是,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在疫情期间都没有对股息做调整,埃克森美孚的股息收益率为6.1%,雪佛龙为5.3%。

  Mill Pond Capital的法布说:“如果管理层继续控制资本支出,并将股息恢复到接近北美同类公司的水平,那么股价很可能会上涨50%以上。”

  对于壳牌的估值而言,一个不太可能但吸引人的想法是将公司分拆成几个部分来逐个估值。Mill Pond Capital对壳牌不同部门分别进行估值后,加在一起的估值意味着股价比目前水平高出约70%。

  展望2022年,预计壳牌的每股收益将超过5美元,创造230亿美元的自由现金流,略高于埃克森美孚。

  MKM Partners分析师约翰·格迪斯(John Gerdes)最近把壳牌B类股ADS的目标价上调了8美元,至76美元,理由是该公司自由现金流收益率达到15%。他预计,假设布伦特原油价格为每桶65美元,天然气价格为每千立方英尺2.9美元,那么2021年至2026年壳牌的自由现金流总计将达到1420亿美元,几乎与其目前市值相等。布伦特原油现在是70美元,天然气价格约为每千立方英尺4美元。

  摩根大通(J.P. Morgan)分析师克里斯蒂安·马莱克(Christan Malek)最近在研报中写道,假设原油价格为每桶70美元,2021年和2022年壳牌的平均自由现金流收益率将超过15%,这将成为其股价上涨50%的“有力支撑”。他给予壳牌“增持”评级。

  壳牌和英国石油(BP)股价低于美国同类公司的另一个原因是,它们在减少化石燃料生产、投资风能和太阳能(000591,股吧)等替代能源的问题上面临来自更多投资者的压力和更大的政治压力。壳牌虽然准备转型,但并不会达到像英国石油那种程度的转型,后者的目标是到2030年将其油气产量削减40%。

  壳牌的目标是在2016年的碳排放基础上,到2030年减少20%的碳排放,到2050年达到零净排放。该公司正在减少部分勘探活动,预计其石油产量每年将下降1%至2%。

  壳牌一直很关注低碳排放的天然气业务,预计到2030年,天然气占其总产量的比例将从45%上升至55%。在每年大约200亿美元的资本支出中,目前只有20亿到30亿美元用于可再生能源——风能和太阳能——以及其他清洁能源项目。

  今年5月,荷兰一家法院命令壳牌在2030年前将其全球碳排放量减少45%。这一命令受到了气候活动人士的欢迎,但壳牌计划提出上诉,这一过程可能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

  壳牌的管理层没有接受《巴伦周刊》的采访。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本·范博登(Ben van Beurden)在6月份的一篇文章中表示:“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希望继续利用石油和天然气来提供能源,以满足客户的需求,并继续保持雄厚的财务实力。”

  鉴于欧洲反化石燃料的情绪高涨,壳牌与比美国同类公司相比风险更大。但低估值、高股息收益率、上调股息的可能性、甚至分拆业务的可能性带来的更高估值都将足以抵消这种风险。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巴伦。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洋)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