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两年亏超25亿负债率突增!新文化频收关注函

08-16 投资时报
语音播报预计12分钟

近一年半时间内,新文化(300336,股吧)已收到来自深交所发出的七封关注函、两封年报问询函。主要涉及该公司业绩持续亏损、计提商誉减值准备、资产负债率大增以及更换会计师事务所等问题

两年亏超25亿负债率突增!新文化频收关注函

《投资时报》研究员 吕贡

2021年以来,上海新文化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文化,300336.SZ)已收到来自深交所的三封关注函、一封年报问询函。最新的一封关注函,将重点放在了新文化的股东表决权上。

2021年8月4日,新文化披露《关于股东表决权委托到期暨权益变动的提示性公告》。

公告显示,该公司控股股东拾分自然(上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拾分自然)与上海渠丰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渠丰国际)及其一致行动人杨震华,前期签署的《股份转让及表决权委托协议》(下称表决权委托协议)已到期。表决权委托到期后,拾分自然拥有的表决权比例为8.88%,渠丰国际及杨震华拥有的表决权比例为6.70%

在这样的情况下,新文化的实控人归属是否有变化?针对前述情况,深交所向新文化下发关注函,要求该公司结合相关股东持股比例差距、董事会构成、各股东对董事会成员的推荐资格等情况,说明仍认定张赛美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的依据及合理性。

事实上,这已不是新文化2021年以来第一次引起深交所的关注。《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该公司曾在今年2月、3月和5月接连收到来自深交所的关注函及年报问询函,主要涉及公司业绩低迷亏损、计提商誉减值准备、资产负债率大增以及更换会计师事务所等问题。

值得关注的是,自2018年起,新文化的业绩就逐步呈现出下滑趋势,2020年已是该公司营业收入连续下滑的第三年,亦是归母净利润连续下滑的第四年,进入2019年后,新文化归母净利润甚至转盈为亏。时至2021年第一季度,该公司低迷不振的业绩仍未有所改善,且营收净利下滑幅度同比进一步扩大。

两年亏超25亿

2004年创立初期,新文化是一家以影视剧制作、发行为核心,电影、综艺、新媒体、户外广告投放、产业投资等多元化发展格局的全产业链型影视企业。2012年7月,该公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2014年之后,新文化的主营业务开始由影视行业逐步向广告行业转变。而进入2015年后,该公司广告行业所贡献的营收占公司各期总营收比重已高于影视行业,且占比差距逐年拉大。

主营业务的转变或与新文化2014年的一起高溢价收购交易有关。资料显示,2014年6月,新文化公告称,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郁金香传播100%股权和达可斯广告100%股权,并募集资金。上述交易价格合计为15亿元,其中支付现金6.30亿元,发行股份支付交易对价8.70亿元。

不过近年来,新文化的业绩表现并不理想。据财报数据披露,自2018年起,该公司的业绩便渐显颓势,2020年已是该公司营业收入连续下滑的第三年,亦是该公司归母净利润连续下滑的第四年。

具体来看,新文化的营业收入从2018年的8.06亿元一路降至2019年的5.56亿元、2020年的3.39亿元,两年时间缩水近5亿元。与此同时,该公司的归母净利润在进入2019年后甚至转盈为亏,2019年和2020年分别亏损9.48亿元和16.73亿元,两年累计亏超25亿元。

针对近年来业绩亏损的原因,新文化方面解释称,主要系影视行业方面政策收紧、平台购买价格下降、内容调整加剧等所致;广告业务方面则系广告主投放预算减少所致。同时,突发疫情、计提资产商誉减值等对公司的净利润水平也造成了一定冲击。

时至2021年,新文化业绩持续低迷下滑态势仍未有所改善,第一季度营收净利润双双下滑,且降幅相较于上一年同期进一步扩大。其中,营业收入同比下滑47.91%至0.55亿元,归母净利润更是同比骤降253.41%,亏损近0.12亿元。

新文化2017年至2020年营业收入及归母净利润情况

两年亏超25亿负债率突增!新文化频收关注函

数据来源:公司财报

连收关注、问询函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在2020年至2021年期间,新文化也频频引起深交所关注。目前,该公司已收到来自深交所的七封关注函和两封年报问询函。其中,涉及该公司及旗下子公司业绩低迷亏损、计提商誉减值准备、资产负债率大增等问题值得留意。

首先是新文化近年来业绩低迷的问题。《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在上文所提及的新文化高溢价并购郁金香传播100%股权的交易中,郁金香传播全体股东曾承诺,郁金香传播2014年至2017年实现的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0.69亿元、0.86亿元、1.08亿元和1.33亿元。据业绩承诺完成情况的鉴证报告显示,2014年至2016年郁金香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达0.70亿元、0.87亿元和1.12亿元,均完成承诺业绩。

然而,2017年郁金香却出现业绩“大跳水”,当年扣非归母净利润仅有0.98亿元,距承诺业绩差了0.35亿元。在接下来的2018年至2020年期间,新文化旗下子公司郁金香的净利润均处于亏损状态且亏损规模总体扩大,分别为-0.35亿元、-3.66亿元和-1.50亿元。

其次是新文化前期因并购郁金香和达可斯形成高达9.84亿元的商誉。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新文化2019年的亏损,一部分原因或与该公司计提商誉减值有关。而时至2020年,郁金香的持续亏损或再次成为新文化当年度业绩的“负累”。

针对上述问题,新文化方面曾表示“近年来,广告行业步入调整期,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导致广告主投放预算减少,广告市场整体规模同比下降,行业生态格局发生变化。同时受疫情、国内多地开展的户外广告整治等影响,导致户外广告板块收入及经营业绩下滑。”

不过,近年来新文化的商誉数额已有所下降,截至2021年第一季度末仅有3.22亿元,相较此前7至9亿元的商誉,已下降超五成以上。

此外,还需要注意的是新文化突然大增的资产负债率。据财报数据披露,进入2020年后,新文化的资产负债率突然出现了大幅增长,即在2020年之前,该公司的资产负债率最高时也仅徘徊在40%上下,而2020年和2021年第一季度却分别高至78.65%和80.81%。

(责任编辑:李佳佳)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