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袁国宝:软银没有中国,孙正义失去一切

08-13 和讯名家
语音播报预计29分钟

袁国宝

互联网趋势观察家、知名财经作家、新盟创始人、资深媒体人、新媒体营销和品牌传播专家。

袁国宝:软银没有中国,孙正义失去一切

宝哥说

没有神话的个人,只有时代的神话

被称为中国互联网小金库的孙正义,这两天很不高兴。

据华尔街和路透社报道,软银董事长、CEO孙正义8月10日业绩发布会上表示,软银将暂停在中国的投资:“尽管我们仍然看好中国市场的未来,但中国政府管控加强的背景下,需要进一步观察哪些领域的风险更小,在那之后再重新考虑投资,预计这个过程需要半年甚至一年以上。”

话里话外,孙正义的不满情绪再明显不过:监管加强,风险很大,我要好好观察观察。

不过这次“观察”,意味着软银将暂停对华投资两年。

虽然,孙正义所说的“中国市场”,实际是指一级市场:“在对科技行业的审查变得明朗前,软银将削减对中国初创企业的投资”。但是,作为一个在中国赚到最多钱的VC,孙正义这一次声明,直接将中国创投圈翻了底朝天,客观上加重了市场的恐慌情绪。

这或许是孙正义打的“小算盘”:二十多年来,孙正义在中国互联网做出过不计其数的重磅投资与杰出贡献。但此时如果他按下暂停,凭着自己的影响力和号召力,从侧面向中国高层施压,似乎就可达到相应目的。

不过,孙正义如此激烈地向高层“甩脸色”,真会取得预期效果吗?

对此,本文有三点看法:

第一,现阶段,不止中国互联网科技公司,乃至一切产业都在监管之下迎来根源的价值重塑,这是必要且不可阻挡的。此时,孙正义试图向监管“施压”,带动市场恐慌情绪,无疑是打错了算盘。在中国本土风投力量逐渐变强之时,孙正义的作用已经削弱。严格意义上说,没有谁不可取代。正如近期央媒所做评论:“一鲸落,万物生”;

第二,近年来,尤其近期监管的收紧,虽给软银带来短期的投资缩水,但是回顾孙正义在华投资历程,从长期视角来看,孙正义已获得了巨大回报。此外,影响软银近年业绩表现不佳的根源,实际是孙正义全球范围内对“共享经济”的误判,例如wework与Uber等独角兽公司巨大亏损,险些在2020年将孙正义拉入深渊。相反,关键时刻,借出售中概股尤其是阿里股票为救命稻草,孙正义于2020方才摆脱至暗时刻,真正获救。当下,孙正义借近期中国监管收紧为由,公开发难,显然不厚道,不客观,更不是时候。

第三,被誉为“十倍先生”的孙正义,其投资理念中“时光机思维”与“铺开摊子赌赛道”的方式,曾在一定时期内让软银迅速发展。但随着技术发展与时代变化,孙正义投资参照系逐渐消失,既往的投资经验开始失灵,孙正义的投资神话已出现关键转折。此时,“行事不成反求诸己”,孙正义应该自省。

01

意图掀起市场恐慌情绪,孙正义打错了“算盘”!

孙正义被誉为中国互联网时代幕后的最大金主与功臣,但同时,他也是最大获利者。

在中国互联网行业兴起蓬勃的阶段中,他扮演着一个“伯乐”角色,作用非常关键。翻阅孙正义在中国的投资图谱可以发现,从阿里到滴滴,从京东到字节,中国已经上市的互联网公司,以及大批独角兽背后,都有孙正义的投资背影,都有软银的基因。

袁国宝:软银没有中国,孙正义失去一切

客观来说,他一直是中国人民,尤其是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好朋友。没有他,中国互联网在诞生初期缺乏资金,其发展或会受到很大程度影响。

然而,随着近一年来国内监管手段开始频繁,孙正义在华投资受到了极大冲击,利益受损——甚至有人调侃,孙正义成为这一年调控以来最大的“冤大头”。

尤其是近期,监管层对互联网企业的整顿还在持续。其中,被誉为孙正义投资皇冠的“钻石”:阿里巴巴数次受挫,或许加重了孙正义的不满——从去年10月股价巅峰320美元,到近期跌破200美元大关,阿里股价已经跌去了三分之一,市值蒸发近300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接近2万亿。

风头收紧,孙正义其实早已开始行动——今年4月,阿里巴巴因“二选一”被市场监管总局处以182亿罚款后,软银就逐渐降低在中国投资比重。

但是,2020年孙正义全球范围内投资受损,陷入四面楚歌的绝境,正式抛出“四万亿救市”计划之前,阿里却是他最为关键的救命稻草——2020年一季度,为了扭转亏损局面软银出售价值115亿美元的阿里股票。之后接连几次套现,孙正义获得大笔资金,方解燃眉之急。

孙正义最艰难的2020年,正是凭借着出售阿里股票,凭着中国市场的投资回馈,孙正义和软银才真正度过了难关。

即便到了现在,孙正义还手握阿里1000亿美金的持仓市值,在软银在全球共投资301家公司中,阿里巴巴仍是软银持有市值最大的一笔投资,占比高达39%。

孙正义绝对不要忘记:千禧之年前,他对阿里2000万美元的投资,如今已收获上千亿美元的回报,这是中国市场,中国万亿消费者回馈他的大笔真金白银。

此时,孙正义公开声明将暂停对华投资,引发中国创投圈轩然大波,甚至引发一些人士哀叹:资本正在撤出中国。

这显然不够厚道,且非常不是时候。

更重要的是,孙正义将对华投资暂停归结为行业监管。但值得玩味的是,目前监管波及的公司,大多是互联网平台即二级市场上市公司,与孙正义软银的主战场一级市场并无过强关联。

如果进一步分析可知:自今年中国推出多项有关数字安全的法案,加大对赴美公司的内部数据审查后,这些孙正义在一级市场押下重注的公司上市显然受阻。此时他一开腔,显然意义不纯。

袁国宝:软银没有中国,孙正义失去一切

但是,如果任凭大批涉及大数据的独角兽公司上市,而不加监管与审查,国家安全从何谈起?

可以说,此时孙正义公然甩“脸色”,可谓操之过切,也大大低谷了中国监管的决心。

现阶段监管是一种根源的价值重塑,是必要的且不可阻挡的。此时,孙正义试图向监管“施压”,带动市场恐慌情绪,无疑打错了算盘。在中国本土风投力量逐渐变强的背景下,孙正义的作用正在削弱,没有谁不可取代。

正如近期央媒所做评论:“一鲸落,万物生”。

02

没有谁可以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

没有人可以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

2020年,曾有一组不完全统计数据显示:过去20多年,孙正义投资了800多家互联网、科技企业,成功获利的企业有40家,赚了1700多亿美元——其中的1600亿出自阿里巴巴。

可以说,孙正义对阿里巴巴的投资,是其投资生涯以来最为成功的一战:1999年10月,孙正义以2000万美元投资阿里巴巴,上市至今回报已超千倍。

哪怕经过多次巨额套现,现阶段软银持有阿里约53.9亿股,仍为阿里巴巴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4.8%,最新对应市值超过1300亿美元。

更不要说,孙正义近千家投资不力中仅存的,获利的40家公司,归属中华区的公司又有多少——自2000年软银中国资本成立,除了阿里巴巴,软银还投资了淘宝网、分众传媒(002027,股吧)、万国数据、华大基因(300676,股吧)等一系列中国企业。

相关数据显示,仅软银愿景基金1号和2号,目前在亚洲投资50家企业中的4成就为中国企业。包含饿了么、贝壳、字节跳动、瓜子、京东物流、keep、掌门教育、众安保险、自如、作业帮等在内企业,都具有着巨大的投资回报。

短期来看,比如2017年12月软银投资平安好医生4亿美元,如今不到4年,愿景基金1号获利已达4.28亿美元。此外,愿景基金2号投资的贝壳、叮咚买菜、京东物流、掌门教育4个项目均实现正收益。其中,愿景基金于2019年11月投资贝壳的13.5亿美元,截至今年6月底,账面获益37.03亿美元。

袁国宝:软银没有中国,孙正义失去一切

再次回顾孙正义在华投资历程,人们可以清楚看到:不是孙正义成就了中国互联网时代,而是中国互联网时代成就了软银。

但是,与中国市场巨大投资回报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孙正义在全球范围内的投资溃败——软银最新一季财报显示,其净利润同比下降39.4%,环比下降61%,其中软银愿景基金利润相比上一季度下滑了90%。

近年来,软银在WeWork和Uber等独角兽公司上落下巨大亏空,直接让孙正义过去两三年里,踩下过去二十多年内都没踩完的坑。

2019年以来,对共享经济的彻底误判,孙正义差点被拉下深渊——砸下104亿美元,押下重注的Wework没有成功上市,估值一再缩水。甚至,疫情期间Wework差点破产。

这直接导致,不可一世的孙正义在2019年11月6日软银第二季度财报发布会上,为软银有史以来最大的亏损接连道歉:“WeWork董事长亚当·纽曼的错判,是我犯的最大错误。这让我感到羞愧和迫切。”

彼时,他被媒体形容为一个“低身下气、身材矮小”的投资人。

而几次重大失败,让孙正义在近两年里显得更加仓促狼狈:其持有美国公司的总股本,已由3月底的190亿美元减少至6月底的136亿美元,Facebook、微软、谷歌、亚马逊公司,都相继遭到孙正义抛售。

更令人难以接受的是,孙正义几年来的糟糕表现,其愿景2期也备受世界投资人的质疑:两年前孙正义筹备软二期基金之时,目标是1080亿美元,但到今年2月份,其目标已经缩水至500亿美元。

甚至,之前对孙正义抱有厚望的中东石油巨头们,相继远离孙正义愿景二期,表示不再跟进——2019年10月,孙正义第二次参加沙特未来投资计划峰会时:“在沙特峰会上,孙正义对着几乎空旷的房间讲话”。

曾经,软银前第二大股东柳井正指出,孙正义这个人总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他)有个坏毛病,就是兴趣点不断变化,这也想干那也想干。”

此时,以近期中国监管收紧开始发难,孙正义的做法显然不厚道,没有找对原因,更很不是时候!

03

孙正义不是永恒的神话

“只要有七成胜率,就可以下重注!”

孙正义业内有一个响亮的名号:“十倍先生”。一个流传甚广的说法是,众多创始人在与孙正义会面,短促的对话之后,孙正义会立马打断:“停,我知道。我听够了,你想要多少钱?”

比如,2017年,孙正义想要增投合并后的滴滴,程维显得很犹豫,表示滴滴刚融到100亿美元,暂不需要这么多投资。可是,孙正义则强硬回应:“你不拿这笔钱,我就把这笔钱给你的竞争对手!”

这是孙正义投资强横的一面:一旦他认定某一行业可行,孙正义在与公司负责人交谈后,会给出了公司所要求的四到五倍,甚至十倍融资。如若不答应,便公然威胁。

但是,孙正义这套投资逻辑有着一个深刻内核:时光机思维。

即,孙正义会从发达地区找到发展迅速向好的对标产业,并在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的地区,提前这一产业的众多公司压下重注。

更重要的是,孙正义的投资理念是典型的只赌赛道,不看车手的模式。

袁国宝:软银没有中国,孙正义失去一切

绝大多数时候,孙正义对选定方向的中国各类公司,都频下重注,最后回报丰厚。这一投资理念,一直是孙正义的制胜法宝:无论是在日本互联网产业的投资,还是到中国互联网的投资,他往往以美国相对先进的互联网产业为对标,在发展不完善的地区和产业,提前布局。

比如说,孙正义在1996年入资雅虎日本,如今占据日本互联网7成以上市场。

值得关注的是,在决定投资阿里巴巴前,孙正义早已在中国相关公司普遍撒网。千禧年之前,压注马云的同时,孙正义早已在世界范围内找到了不下三十家企业入资,决定大干一场。

“我(马云)站起来去厕所,他(孙正义)追我到厕所里面谈,在厕所里我们敲定了投资的事,然后洗了洗手出来。所有人都傻了。就 1 分钟。”

这样惊人的桥段,发生在马云和时任阿里CFO的蔡崇信2003年到东京求助于孙正义之时。如果联系孙正义整体做派,实际并不神奇。

这样的投资理念一直贯彻孙正义生涯始终:比方说,学生时代的孙正义,就靠倒卖日本淘汰的二手游戏机,在美国市场,成功捞到了自己生涯中第一个100万美元。

可以说,这是孙正义投资理念的真正核心:最喜欢吃不对称信息的红利。他总是想超人一步,以更为前驱的信息,或者说不对称的信息,来实现一种差价优势,实现十倍甚至百倍回报。

这样的打法让孙正义在2014年之前“大杀四方”。以至于,彼时人们时常感叹:孙桑,真像一个从神话中走出的传奇。

在孙正义在华投资最为春风得意之时,他给王石老婆承礼学院做演讲,一度说到:“钱真是太碍事了,真想全部丢掉,有没有人过去接啊.....”.

可是,世人对孙正义投资的质疑,从未间断。

软银愿景基金正式成立的2017年,对这一世界上最大的风险投资基金,彼时路透社便犀利评价:“孙正义要对科技公司高估值的泡沫负责,他是‘一个人的泡沫制造者’(one-man bubble maker)。”

此外,橡树资本创始人霍华德·马克斯,也在当时发表了一份备忘录,公开指责孙正义:“软银18年的历史,创造了44%的年回报率。这是技术还是运气?”

近年来,愿景基金全球撒网时,与孙正义搭档近二十年的软银(前)董事柳井正,曾数次公开批评孙正义募集愿景基金、将经营重点转向投资的做法非常糟糕。以至于,柳井正在2019年年末毅然离开了孙正义:“我希望他以企业家的身份,而不是投资者的身份获得成功。”

但随着中国政策风向剧变,监管聚焦互联网平台,外加世界范围内互联网企业整体飞速发展,孙正义逐渐失去了可供参照的投资系。

以往的经验难以复制,面对全新的、从未遇见的趋势,自2019年开始,孙正义与软银已经显露颓势。

如今,软银财报的不及预期,孙正义失去了日本首富的宝座——根据福布斯实时富豪榜数据显示,孙正义以31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023亿元)位列日本第二大富豪。

更重要的是,从盛田昭夫、本田宗一郎、松下幸之助、稻盛和夫等四位老一辈的经营神话接过传奇衣钵的孙正义,在2019年谁犯下了一次次瞠目结舌的投资失败,一步一顿地跌下神坛时:

直到今天,他似乎还没有想想清楚问题根源。起码在中国的市场中,有一句话值得记住:

没有神话的个人,只有时代的神话。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袁国宝。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洋)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