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人民币汇率促进新发展格局的作用

08-13 证券时报
语音播报预计17分钟

人民币汇率促进新发展格局的作用

【汇率论衡】

今后我国货币当局不宜过多关注短期人民币汇率的双向波动,而应该突出预期管理,通过各种方式引导市场预期、稳定市场预期,从而确保人民币在合理均衡水平中的基本稳定;长期则应该顺势而为,坚持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的市场化方向,保持人民币长期稳中趋强的走势。

曹伟 罗浩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Ο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简称《建议》)。《建议》提出了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关键在于经济循环的畅通无阻,构建新发展格局最本质的特征是实现高水平的自立自强、更加强调自主创新。可见,新发展格局一方面强调内需引领以及内需和外需两者的协同推进;另一方面强调经济发展需要创新推动。自《建议》提出以来,学术界围绕如何促进新发展格局从各个方面做了深入探讨。相对而言,从开放宏观金融角度来探讨新发展格局问题的文献并不多,而汇率作为开放宏观金融十分重要的变量之一,在有关新发展格局的相关研究中,还没有引起足够的关注。本文对此做一些初步探讨。

人民币汇率改革以来

汇率走势分析

自2005年7月人民币汇率改革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进入升值通道,于2014年1月创下汇改以来的高点,即1美元兑换6.04单位人民币。之后,人民币步入有升有贬的双向波动“新常态”。2019年9月,人民币汇率创2014年1月以来的新低,为1美元兑换7.19单位人民币。2020年全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再次升值,目前围绕6.4上下波动。近年来,从短期走势来看,人民币双边波动幅度扩大,但与其他主要国家货币汇率波动幅度相比,整体表现仍然较为平稳;从长期趋势来看,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态势不变。另外,从全面反映一国货币对外竞争力的有效汇率指标来看,据国际清算银行公布的主要国家货币月度有效汇率指数显示,人民币名义有效汇率指数,从2005年7月的88.11上升至2021年的121.6;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指数,从2005年7月的84.99上升至2021年的129。可见,人民币汇率自汇改以来一直保持了稳中趋强的走势。

人民币汇率影响新发展格局的作用渠道

保持人民币汇率稳中趋强的走势,对于促进新发展格局,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具体而言,人民币汇率通过进口贸易效应、资本流动效应以及创新效应,作用于新发展格局。

(1)促进新发展格局,需要发挥人民币汇率的进口贸易效应。从长期来看,保持人民币汇率稳中趋强的走势,通过进口贸易渠道,可一定程度上疏通国内大循环的堵点,促进新发展格局。

国际经验表明,本国货币升值,客观上对于畅通国内循环、调整本国经济结构存在一定的积极作用。很长一段时间,学术界将上个世纪90年代日本“消失的十年”归因为日元的升值。事实上,研究表明,日元升值带来的进口收益超过了出口损失,促使经济增长从出口依赖转向扩大内需为主,部分出口主导型企业因日元的大幅升值而倒闭,大部分内需主导型企业因日元升值而获得了更大的发展。同样的经济效应在德国一样存在,马克升值加速了德国经济结构的调整,作为主要包括非贸易行业的服务业,在马克升值期间,取得了很大的发展。两国货币升值,减轻了经济发展对国际市场的依赖,同时,对两国淘汰落后产能、扩大有效需求、优化经济结构均存在正向影响。

结合国际经验,本文认为,保持人民币稳中趋强的走势,对于扩大我国有效需求、借助国际市场以畅通国内大循环,大有裨益。具体而言,一是长期维持人民币汇率的整体升值趋势,有利于发挥汇率的进口成本下降优势。人民币适度升值可以降低进口中间品成本,从而使得企业在国内市场销售的最终产品价格下降,人们在国内市场的购买力因此提升,国内整体需求水平随之上升。二是短期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的双向波动和基本稳定,可以稳定企业的汇率预期,从而为企业的生产和经营决策提供保障。也可以认为,保持人民币汇率稳中趋强的走势,可促使企业进口高质量的中间产品,生产更高质量的最终产品,推动国内消费升级、畅通国内循环。

(2)促进新发展格局,需要发挥人民币汇率的资本流动效应。新发展格局重视国内大循环的主导作用,但同时也强调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从实体经济层面来看,保持人民币汇率稳中趋强的走势,有利于降低我国企业在他国的生产成本,企业“走出去”的意愿增强,通过绿地投资、跨国并购等形式,做大做强中国企业,培育一批真正具备较强竞争力的跨国企业。特别是,充分利用人民币汇率的资本流动效应,可积极推动中国企业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长期以来,受出口导向经济发展模式的影响,人民币汇率政策服务于经济发展大局,人民币汇率经历了较长时间的低估。近年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进入双向波动新常态,并且整体仍然维持了升值趋势,在此背景下,中国企业通过“走出去”,进行对外直接投资,以替代原有的出口导向发展模式,既是新形势下企业发展的理性选择,又是新发展格局战略部署下,畅通国际国内双循环的必然要求。

中国企业“走出去”,有利于化解过剩产能,激发企业开拓国际市场的积极性,而这必然对这些企业在我国境内的生产经营产生正向溢出效应。在国际化环境中经历过“大浪淘沙”的企业,有能力在国内市场提供更高质量的产品和更优质的售后服务。换句话说,人民币汇率短期保持在合理均衡水平的稳定和长期整体升值趋势,有利于中国企业“走出去”,确保中国企业在打通国内国际双循环、实现双循环相互促进中发挥应有的作用。

(3)促进新发展格局,需要发挥人民币汇率的创新效应。保持人民币汇率稳中趋强的走势,有利于提升企业的创新能力,从而为实现高水平的自强自立和自主创新奠定微观基础。所谓人民币汇率的创新效应,是指人民币保持稳中趋强的走势,可激发我国企业的创新潜力。具体来看,对于出口导向型企业而言,人民币升值可能倒逼企业技术进步,提高企业的自主创新能力;而对于内需导向型企业,人民币升值有利于企业在生产过程中进口更高质量的中间产品以提升企业最终产品质量,也有利于企业在生产过程中进口更先进的技术,实现进口技术与自身研发创新的有效融合,提升企业整体创新能力。

人民币汇率促进新发展格局的政策思考

(1)汇率制度改革需要进一步深化。坚持市场化方向,继续深化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保持人民币在合理均衡水平的基本稳定。目前,中国人民银行退出了对人民币汇率的常态化干预,人民币汇率的弹性增强。今后我国货币当局不宜过多关注短期人民币汇率的双向波动,而应该突出预期管理,通过各种方式引导市场预期、稳定市场预期,从而确保人民币在合理均衡水平中的基本稳定;长期则应该顺势而为,坚持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的市场化方向,保持人民币长期稳中趋强的走势。

(2)汇率政策与贸易政策需要有效搭配。一方面,在长期内保持人民币汇率稳中趋强的走势,另一方面,当局要积极调整进口贸易结构。人民币升值促进国内需求上升,存在两种可行选择。一是直接进口国外最终消费品,通过进口贸易来替代国内生产;二是进口国外中间品,为国内企业生产高质量的最终消费品提供更优的生产投入要素。那么,是依靠进口替代国内生产还是进口促进国内生产?容易理解,后者对于实现国内循环有着更为重要的意义。这就要求政策当局积极调整贸易政策,鼓励企业进口更多高质量的中间产品,提升最终产品质量,进而实现消费升级、促进国内循环。

(3)汇率政策与微观经济政策需要同步实施。充分利用人民币升值的技术进步“倒逼”机制,并进一步制定鼓励企业加大研发力度的相关措施,提高我国制造业企业的创新能力。人民币升值一定程度上将市场上低技术水平的制造业企业淘汰,生存下来的企业不得不迫使自身提高技术水平以应对激烈的市场环境。一方面,在人民币汇率稳中趋强的走势下,企业需要主动出击,持续加大自身的研发力度,提高自身的核心技术水平;另一方面,政府应进一步制定相关措施助力企业提升创新能力。比如,可通过知识产权保护、正向激励机制、税收优惠等政策鼓励企业自主创新。

(曹伟系浙江工商大学金融学院教授、经济学博士 , 罗浩系浙江证监局三级调研员。)

以上文章发表的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证券时报立场。

(责任编辑:李佳佳)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