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16岁学生参加沙漠探险活动身亡,同伴称到公路才有信号叫救护车

08-11 新京报
语音播报预计19分钟

新京报讯(记者 左琳 实习生 吴梦真)近日,有网友称北京16岁的高一学生郑同学在参加中国探险协会组织的沙漠探险活动中身亡。8月5日,中国探险协会官方微博发布声明,证实其组织的青少年腾格里沙漠探险项目发生意外,一位16岁的孩子意外身亡。

同行者马辉(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7月29日中午12点左右,郑同学突然躺倒在沙坡前,“领队认为郑同学不是中暑,还有力气,所以叫他继续走。”爬上沙坡后,郑同学从坡顶滚了下去。由于沙漠中没有信号,马辉与司机、领队开车拉着郑同学到了公路,才联系到救护车,用时至少30分钟,而从郑同学滚下山坡到救护车赶来,至少经历了1个半小时,“全程没见卫星电话。”在救护车上,马辉听医生说,郑同学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

8月10日,中国探险协会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该协会举办类似活动都按照正规流程进行,也有相应的应急预案,目前所有青少年项目都已暂停,协会及带队老师正配合警方调查。其中一名领队回应称,目前还在调查中,以公安机关公布的结果为准。

16岁学生参加沙漠探险活动身亡,同伴称到公路才有信号叫救护车

项目宣传材料上展示的徒步路线。受访者供图

同行者:开车到公路才有信号拨打急救电话,全程未见医疗相关人员

新京报记者获取的项目宣传资料显示,涉事项目名称为“激越黄沙——探秘腾格里青少年探险科考训练营”,时间为7月25日-8月3日,费用为22500元,参与者要在7天完成100公里的徒步行走,同时学习荒漠生存课程,进行沙漠水文资源对生态的影响、沙漠化治理与水土流失等课题研究。

中国探险协会官网显示,该项目与探索珊瑚海活动、探索三江源活动、探寻西域精绝古国活动同属“青少年探险科考训练营”项目,持续时间为2021年7月12日-2022年1月11日。

16岁学生参加沙漠探险活动身亡,同伴称到公路才有信号叫救护车

项目宣传材料上关于活动课程的介绍。受访者供图

马辉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与郑同学系北京一高中国际部学生,此前,中国探险协会曾来学校宣传过该活动,“本来郑同学是想去三江源,但因为三江源和沙漠的项目报名人数太少了,最后两个项目合并成沙漠项目。”马辉表示。

马辉介绍,此次参与活动的学生为8人,同进沙漠的还有中探协的两位领队、一名随队司机和两名研究人员,此外还有三四名后勤人员在沙漠外等候。记者获取的一份聊天记录显示,6月17日,协会客服曾向咨询的学生家长允诺,此次“青少年探险科考训练营”项目有队医,协会提供的《青少年探险科考训练营活动风险与危机的紧急应对方案》亦标明保障管理组含医疗救援组,由具有医疗资质的当地医生护士进行专业保障,同时导师教练、专职救援队协同保障,但马辉表示“全程都没有与医疗相关的人员”。

据马辉回忆,进沙漠前的7月25日-26日,中探协的工作人员曾召集同学,介绍注意事项,包括行程安排、采购计划,“关于安全措施的培训非常少,我只记得说危险的时候要三个人同行,一个人照看这个人,另一个人去求救,他们也说过别的,不是很多。”至于项目宣传资料中提到的学习“基本的止血包扎技能及CPR(心肺复苏)”,马辉表示,“我可以很确定地说,这个是没有的。”

7月29日,一行人的徒步目标为18公里,为“近3天最远的路程”。因前一晚同学睡得较晚,出发时间由原定的5点改为8点30分左右。马辉表示,早上10点以前,天气通常比较凉爽,但中午体感温度达到30℃以上。当天,其中一名领队因鞋坏了未能随行,全程仅有一名领队跟随徒步。

在当天上午的行进过程中,队伍徒步6-8公里,休息了至少3次,休息时间共计三四十分钟。8名队员每人都有一个背包,里面装有衣服、食材、器皿、帐篷支架等。在第一次休息时,郑同学觉得包有点沉,马辉提出换一下包,他估计郑同学的背包有20千克左右,“换包之后我也觉得挺累的。”

马辉称,当日中午12点左右,郑同学突然躺倒在沙坡前,“领队认为郑同学不是中暑,还有力气,所以叫他继续走。”

事发地距离营地有一二百米左右,不过中间有一些沙坡,所以不太好走。郑同学缓缓爬到坡顶后再次倒下,领队则坚持要他走完,郑同学从坡顶滚了下去。

马辉回忆,郑同学滚下沙坡后,领队让其他同学先回营地吃饭。马辉吃完后,听说郑同学脸色不对,需要叫救护车,但因为没有信号,马辉与司机、领队开车拉着郑同学到了公路,才联系到救护车,用时至少30分钟,而从发现郑同学滚下沙坡到救护车赶来,至少经历了1个半小时,“全程没见卫星电话。”在救护车上,马辉听医生说,郑同学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

16岁学生参加沙漠探险活动身亡,同伴称到公路才有信号叫救护车

7月28日早上,活动参与者马辉(化名)拍摄的腾格里沙漠。受访者供图

出发前曾签免责协议,中探协:正在配合警方调查

中国探险协会在声明中称,对年轻生命的逝去表示沉痛哀悼,同时启动内审程序,对所有项目进行紧急安全检查,避免类似事故再发生。

10日上午,记者致电中国探险协会,工作人员回应称,协会会不定期举办类似活动,都是按照正规流程进行的,也有相应的应急预案。“我们以及这次的带队老师也正在配合警方调查。”协会另一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所有青少年项目都已暂停。

随队徒步的领队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情况还在调查中,以公安机关公布的结果为准,其他问题可以问中探协。

据协会官网,该领队为中国探险协会探险领队导师、中国登山协会山地户外教练、巅峰户外运动学校户外教练、美国国家户外领导学校LNT高阶讲师、瑞士国家滑雪学校双板滑雪教练、国际野外医学协会第一响应人、青少年导师兼巅峰教练员。2014年北京出发骑车环新疆,70天7500公里;2015年丝绸之路骑车去罗马;多次探险新疆夏特古道、乌孙古道等;多次探险狼塔c+v、环博格达、环贡嘎、鳌太、洛克等线路;攀登哈巴、玉珠、慕士塔格等雪山。

新疆兰馨户外俱乐部的领队告诉新京报记者,一般沙漠探险活动项目中,8个成员配1名领队是足够的。但由于青少年缺少户外经验,组织方最好配备两个老师,一个人在前面领队,一个人在后面收队,以保证所有人员的安全。在信号不好的地方,也应该配备卫星电话等通讯设备。

“随行队医是要收费的,探险组织可能会考虑项目收费标准,决定是否会配备队医。”该领队表示,目前,国内户外探险配备随队医护的情况比较少,“领队一般都要掌握基本的救护知识,如果队员在探险过程中出现不舒服的情况,应及时反映,领队看到情况也应该及时处理。”

绿野ORG自助户外活动组织平台的资深户外领队Jane简认为,从目前的信息看,领队对风险的判断不够准确,“在户外时间久了就知道,该放弃的时候要放弃,该救人的时候要救人,尽最大努力保障生命安全是第一位的。即使锻炼品格,也要保证生命的安全再做教育。”她表示,根据自己十余年的重装徒步经验,在沙漠徒步要顺风走,因为“上坡硬沙、下坡软沙,会节省体力”,不建议在六七八月进沙,因为此时“温度过高”,即使进了沙漠,也应当避免中午行进。

新京报记者获悉,参与涉事活动的学生与中国探险协会签署了“青少年探险科考训练营”风险告知及免责声明,其中写道,主办方为每位学员购买了人身意外伤害保险(未成年人最高限额50万元)和意外伤害医疗保险(保额5000元),“参加本次活动的学员及其监护人需同意对于非因主办方主观原因造成的伤害、死亡或其他任何形式的损失不承担除保险之外的任何责任,学员及其监护人也不得以任何理由向主办方、学校及工作人员提出除保险责任以外的任何形式索赔。”

对此,北京慕公律师事务所主任刘昌松律师表示,如果郑同学在行进中确实出现了体力不支、身体严重不适等症状,探险队并未及时给予救助,违背了自己的义务。只要探险队的过失与郑同学的死亡之间有一定的因果关系,就应承担与过失相当的民事责任,即使签了免责协议也不能免责。

16岁学生参加沙漠探险活动身亡,同伴称到公路才有信号叫救护车

8月5日,中国探险协会官方微博发布的声明。微博截图

中国探险协会已无业务主管单位,曾被列入社会组织活动异常名录

中国探险协会官网显示,该协会成立于1993年3月,是中国探险的行业协会与最高组织机构。协会曾于2019年4月,发布中国探险领域首批标准《探险领队基本能力要求》和《探险旅游企业安全管理体系要求》,后又制定《探险者行为指南》《户外探险应急救援指南》《探险步道建设规范》《探险营地规划设计及建设规范》。

记者查阅民政部主办的中国社会组织政务服务平台发现,该协会业务主管单位自2017年度起,由“自然资源部”变更为“中央和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同时,民政部网站在2018年12月公布的《全国性社会团体2017年度(第5批)年检拟定结论公示名单》显示,中国探险协会的业务主管单位一栏显示“已脱钩”。

记者致电民政部,工作人员表示,民政部是登记管理机关,“已脱钩”的意思就是没有业务主管单位了,其党建工作归中央和国家机关工委管。

记者在民政部主办的全国社会组织信用信息公示平台发现,该协会的党建工作机构确为中央和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协会证书有效期为2019年10月9日至2024年10月9日,业务范围为国际合作、组织探险、学术研究、专业展览、业务培训、咨询服务,年检结果除2017年度外,均为“合格”或“基本合格”。

2018年7月,民政部对包括中国探险协会在内的5家社团作出警告的行政处罚,称其存在未按规定接受2016年度全国性社会团体年度检查的行为,违反了《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简称“《条例》”)第二十八条的规定,民政部依据《条例》对5家社团作出警告的行政处罚,并将其列入社会组织活动异常名录。

编辑 刘倩

校对 李立军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