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长春高新、安科生物股价大跌:发文亦难救市,“增高针”市场暴利之下亟待规范

08-06 蓝鲸财经
语音播报预计11分钟

长春高新、安科生物股价大跌:发文亦难救市,“增高针”市场暴利之下亟待规范

8月5日,长春高新(000661,股吧)和安科生物(300009,股吧)股价大跌。截至收盘,前者跌幅10%,市值蒸发124亿元。安科生物跌幅10.52%,市值蒸发26亿元。

8月4日,有媒体发布报道称生长激素有被滥用的苗头。这可能带给使用者内分泌紊乱、股骨头滑脱、脊柱侧弯等健康风险。

央媒发声,作为行业领军的上市企业,长春高新安科生物受到影响最大。

两家企业也作出了回应。安科生物回应在营销上不存在“高额回扣来引诱儿科医生滥开处方”的情况,未暴露出大规模的临床使用风险。长春高新称,相关产品均销售至符合法律法规要求的医疗机构。

其实过去几年,两家企业已经获得行业增长红利。长春高新旗下生长激素业务核心企业金赛药业收入从2017年的20.84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入58.03亿元。安科生物业绩从10亿元增长17亿元。

在业内人士看来,由于家长对孩子身高关注过高,也敢于投入,需求增长,生长激素行业利润较高,相关产业链上的企业获利丰厚。一些医疗机构存在逐利的情况,所以出现了一些乱象,亟需规范。从使用者的角度看,公立大医院使用相对规范。

股价大跌发文澄清

8月5日,长春高新跌停。截至收盘,长春高新股价为276.51元/股,下跌30.72元,跌幅达10%,总市值为1119亿元,蒸发124亿元。安科生物股价跌超10%,股价报收于13.53元/股,下跌1.59元,跌幅10.52%,总市值仅剩221.7亿元,蒸发26亿元。

8月4日,新华新华社“新华视点”发布《身高焦虑就打“增高针”?危险》的文章或是引发上述两家企业下跌的原因。该文章援引专家的说法称,目前生长激素有被滥用的苗头,可能带给使用者内分泌紊乱、股骨头滑脱、脊柱侧弯等健康风险。

作为头部企业,长春高新安科生物股价受到影响肯定最大。8月4日晚,有股民就表示,“明天跌停”、“凉凉了”、“大利空来袭”等。

据了解,长春高新旗下金赛药业是其生长激素业务的主体。主要产品为注射用重组人生长激素(粉针剂)、重组人生长激素注射液(水针剂)、聚乙二醇重组人生长激素注射液(长效水针剂)等人生长激素系列产品。2020年收入达58.03亿元,净利润达27.6亿元。安科生物是生长激素领域排名第二位的企业,2020年,其生物制品(主要为生长激素)收入8.95亿元,比重为52.63%。

对于新华视点提出的问题,两家企业也作出了回应。安科生物称:公司在营销上不存在“高额回扣来引诱儿科医生滥开处方”的情况,公司的重组人生长激素注射液已有20多年的临床应用史,近两年的累计使用量有十几万人次,未暴露出大规模的临床使用风险。

长春高新方面称,生长激素属于处方药,国家对于生长激素的销售有《药品管理法》、《反兴奋剂条例》等严格的法律法规要求,相关产品均销售至符合法律法规要求的医疗机构。

高利润企业趋之若鹜

随着家长对孩子身高过度关注,生长激素行业成为高利润行业,相关企业也获利颇丰。

资料显示,2017年,金赛药业营业收入20.84亿元,净利润6.86亿元。2018年营业收入31.96亿元,净利润11.32亿元。到2020年,金赛药业收入达58.03亿元,净利润达27.6亿元。长春高新的收入也从2017年的41.02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85.77亿元。

安科生物2017年收入仅为10.96亿元,2020年就高达了17.01亿元。净利润从2.78亿元,增长至3.59亿元。

不仅如此,生长激素行业为企业带来了高利润。长春高新基因工程/生物类药品毛利率达92.27%,高于其中成药73.29%的毛利率。安科生物生长激素产品毛利率达88.31%也高于其他产品。

医疗机构也会获得了高利润。

一位河北家长告诉蓝鲸财经记者,孩子打了一年的增高针,每针价格在百元左右,全年下来八千多元的费用。

并且因制剂不同,孩子体重和敏感性不同,每月费用也不同。

有报道称,有的孩子一般每月在3000元-15000元,且往往需要注射2至5年时间。

业内人士认为,一些企业对高利润趋之若鹜,会专门针对这些领域开始成立相关医疗机构,所以出现了滥用的情况。

在一些医院门口,一些医药代表身着白大褂,对家长“洗脑”:孩子要想长到理想身高,就必须打生长激素。如果想要孩子稳步增高,生长激素至少要使用1年以上。也有医疗机构打出“身高70%靠遗传、30%靠后天,定制身高不是梦”之类的广告语。

有家长投入了巨额费用,但效果不明显。有消费者花费数万元只长高了四、五厘米。也有一年下来花了48万元,结果孩子只长高了1厘米。

北京协和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医师伍学焱曾表示,特别是一些骨骺闭合后的青年人注射大量生长激素,可能导致肢端肥大症,相貌变丑。

北京和睦家医院儿科医生刘华表示,生长激素对于非生长激素缺乏的矮小儿童效果有限,更不可能达到“定制身高”的目的,绝非所有身材矮小儿童都需要应用生长激素,盲目为改善身高而进行医学干预并不可取。

如果必须使用生长激素,建议前往大医院就诊。上述河北用户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当初感觉孩子身高与同龄孩子比较略低:“希望注射生长激素,就前往保定一家三甲医院。医生表示不是所有个子矮的孩子都可以使用生长激素,必须全面检查排除其他病症后,才可使用。孩子做了全面检查,确定为缺乏生长激素,目前打了一年增高针,长高了11厘米。”

对于生长激素行业的规范化,上海市社会医疗机构协会会长闫东方向记者表示,个别机构的宣传导向及营销手段对患者存在误导,要对不科学的治疗方法采取慎重态度。并对医疗机构加强监管,以切实维护群众的利益。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