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身高焦虑助长“增高针”滥用风险

08-06 北京商报网
语音播报预计13分钟

害怕长不高就滥用生长激素?近年来,不少家长不惜动辄几十万元为孩子注射生长激素,在“身高焦虑”等因素推动下,相关企业赚得盆满钵满。8月5日,受新华社发文点名“增高针”滥用,且存一定健康风险影响,长春高新(000661,股吧)、安科生物(300009,股吧)生长激素相关概念股双双大跌。正如新华社指出“药物是用来治疗疾病的”,没病乱用药,被利益绑架的“增高针”风险重重。

身高焦虑助长“增高针”滥用风险

身高焦虑的产物

当代父母的育儿焦虑,已经不止停留在“鸡”孩子的教育,也已经延伸到了身高上。

北京商报记者发现,为孩子购买“增高针”的家长不在少数,有的家长为了孩子长高,每天打生长激素,一年花费少则四五万,多则十多万元。某社交平台评论区中有家长表示,已给孩子打了108针,长高3厘米。

身高焦虑已包围多数家长。一位孩子不满3周岁的宝妈在社交平台发表动态称,自己女儿2岁8个月了,身高才81厘米,不知道要怎么办。另一位宝妈则称,自家孩子11岁不到161厘米,十分发愁。

焦虑推动下,企业赚足了生长激素产品的钱。目前,长春高新的业务已覆盖房地产开发、新型疫苗以及现代中药等多个医药细分领域,但其核心子公司金赛药业的地位不可动摇,是长春高新业绩的半壁江山。

2020年,金赛药业实现营业收入58.03亿元,同比增长20.34%;净利润为27.6亿元,同比增长39.66%,占长春高新总营收的68%,净利润的91%。其中,基因工程/生物类药品(主要以生长激素为主)的毛利润高达92.27%。

作为市占率第二的企业,安科生物目前有粉针和水针剂型生长激素产品,且激素产品在安科生物的营收中占比较高。2018-2019年,安科生物制品占总营收的比重分别为52.33%、50.29%,一半营收依靠生物制品。

2021年一季度,由于主营产品重组人生长激素产品收入、净利润同比大幅增长,安科生物实现营业总收入4.8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53.76%;实现净利润1.3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54.3%。

按行业分类来看,安科生物主要分为生物制品、中成药、化学合成药、原料药等,其中安科生物证代刘文惠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生物制品营收基本来自重组人生长激素产品。

两只概念股双双大跌

受新华社发文影响,8月5日,长春高新安科生物股价均遭重挫。

首先来看长春高新,8月5日,公司股价跌停开盘,早盘阶段,大额资金前来撬板,长春高新短暂打开跌停,不过之后再度封上跌停板。午后开盘,长春高新再度被撬开跌停,但临近收盘,再度封死跌停。截至当日收盘,长春高新收于跌停价276.5元/股,总市值1119亿元,成交金额74.79亿元。

而在前一交易日,长春高新总市值约为1243亿元,仅一个交易日公司总市值蒸发124亿元。

另外一只生长激素股安科生物同样大跌。交易行情显示,8月5日,安科生物大幅低开9.26%,随后全天呈现低位震荡态势,截至当日收盘,公司最终报13.53元/股,收跌10.52%,总市值221.7亿元,成交金额较此前出现明显放量,达12.45亿元。

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上市公司的股价表现直接反映了投资者的态度,“增高针”被点名事项对两只生物医药个股影响较大。

安科生物刚刚加码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增高针”被点名事项恐对安科生物影响较大。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安科生物在2019年募资加码了生长激素产品线,斥资超7000万元,基本已经建设完成,目前正处于审批阶段。此次事件是否会影响审批结果,目前还是个问号。

具体来看,2019年3月28日安科生物非公开发行新增股份上市,此次再融资事项以“注射用重组人HER2单克隆抗体药物产业化项目”“年产2000万支重组人生长激素生产线扩建提升项目”等四个项目为募投项目,募集资金总额6.82亿元,扣除与发行有关的费用后,实际募集资金净额为6.63亿元,其中“年产2000万支重组人生长激素生产线扩建提升项目”投入募集资金7144.8万元。

安科生物2020年年报显示,公司年产2000万支重组人生长激素生产线扩建项目已申报至国家药审中心,目前正在审评审批中。针对上述项目目前的审批情况,刘文惠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还在后期的审核阶段”。之后记者追问“增高针”被点名是否会影响上述项目的审批进展以及审批结果,刘文惠表示,“目前公司还没有公开披露这个事情的进展,所以不太方便回复,还是看公司的公开回应”。

医改专家魏子柠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增高针”被新华社点名一事引发了市场各界关注,相关生长激素生产线扩建项目也必然会遭到监管部门的重点审核,至于是否会影响审核结果,目前还难下定夺。

“增高针”可能适得其反

很多家长担忧孩子身高不够,“输在起跑线上”,抱着“打打也无妨”的心态注射生长激素。

然而数据显示,2020年国内矮小症患者群体接受治疗的占比仅为5.7%。在没有确诊孩子是否缺乏生长激素的情况下,注射生长激素,恐怕只会扰乱内分泌系统,适得其反。

除了宝妈们的焦虑,生长激素是否存在被滥用等话题也一再引发争议。据长春高新2020年年报,其销售费用约为25.8亿元,占据营业收入的30%。

针对媒体报道“增高针”被滥用一事,长春高新安科生物相关负责人回应北京商报记者时均表示,公司不存在“增高针”滥用的情况,且产品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没有问题。

据悉,我国药企申请的生产激素适应症是,由于生长激素缺乏等罕见病造成的矮小症,努南综合症和SHOX基因缺少但不伴有生长激素缺乏症的患儿。而医学上对矮小症有着严格的诊断标准,大约有5%的孩子较同龄人个子明显偏矮,这其中有的是家族遗传因素,也有病例因素。而这其中因生长激素分泌不足引发的矮小症,占比并不算高。也就是说,生长激素并不适用于所有出现身材矮小状况的孩子。

此外,注射生长激素可能带来副作用。业内人士表示,常见的副作用有局部红肿等轻微症状,极少数会引起甲状腺激素偏低、颅内高压等症状。有些孩子的甲状腺功能会发生暂时性降低的情况,产生疲劳、乏力、虚胖等症状。有些孩子在注射生长激素后,还会出现血糖高的问题,需要定期监测,以免埋下糖尿病的风险。

注射生长激素能否有效改善身高仍是未知。根据新华社报道,王女士担心儿子身高偏矮,陆陆续续在各种“身高促进门诊”就诊,一年下来花了48万元,结果儿子只长高了1厘米。

北京商报记者 姚倩 马换换 实习记者 胡悦莹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