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当“鹅厂”开始卖企鹅

08-04 和讯名家
语音播报预计14分钟

  企鹅在中国通常有两种含义,一个是互联网大厂二是一种动物,这次要说的是后者。

  早在13世纪,人类便在好望角第一次发现了企鹅,但发现真正生活在南极冰原的种类是19世纪和20世纪的事。不过,一百多年后的今天,人们对于企鹅的好奇心已经逐渐消散,展示企鹅的传统水族馆似乎也走到了“穷途末路”。

当“鹅厂”开始卖企鹅

  大连圣亚海洋世界,在较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是国内领先的水族馆,曾以企鹅而闻名,是名副其实的“鹅厂”,但当下也只能靠出售企鹅求生,传统水族馆还会好吗?

  “鹅厂”往事

  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便有企鹅来到了中国,但是当时并未造成太大反响,毕竟当时的自然科学基础不发达,随后漫长的日子里因为种种原因,这种极地动物也一直没有引起太多关注。六十年后的1995年,大连建立起一座第三代水族馆,修筑了一条一百多米长的海底通道,并以此为卖点吸引了大量游客,这就是大连圣亚(600593,股吧)海洋世界。

  2000年后,大连圣亚海洋世界开始专注南极企鹅的人工饲养繁育,建成了南极企鹅饲养场馆,经国家林业局认定,大连圣亚被授予“国家级南极企鹅繁育基地”称号。

当“鹅厂”开始卖企鹅

  也正是从那时开始,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旅游业逐步发展,2000年-2010年均增长超过了15%,包括大连圣亚海洋世界在内的各大旅游景点在几年时间内一直游客依然络绎不绝。数据显示,2001年全国平均月工资不过千元左右,大连圣亚海洋世界的门票要150元/人,2001年大连圣亚企业净利润高达2300万元,可见游客之多。

  或许是看到这生意不错,随后大连又出现了另一家水族馆,不仅规模更大,还有过山车等游乐场项目,这就是金石滩海洋公园。长期以来,两家水族馆到底哪个更好?这个问题一直存在争议,客观的看法是大连圣亚靠近海水浴场,场馆相对小,逛完了出来还能去海水浴场转转。金石滩规模大,但是入园后很多项目要另外付费,游玩要一天时间。而从两家乐园背后的经营公司来看,经营模式也有些相似,都是先后在A股和港股上市。

当“鹅厂”开始卖企鹅

  不过,时间推进至2010年前后,水族馆这类单一形式的娱乐场馆开始缺乏对游客的吸引力。游客下降就代表了收入下降,也代表着后续更新设施的艰难,设施落后更也会导致游客减少,形成了恶性循环。近两年,受到疫情影响旅游业十分艰难,故以2019年的数据计算,大连圣亚公司净利润为3800万元,比2001年的净利润增幅不到三分之二。

  2019年全国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大概在4000元左右,比2001年增长4倍,换句话说大连圣亚净利润增速甚至赶不上私营单位员工的工资涨幅。

  卖企鹅能扭亏?

  面对连年亏损的业绩,大连圣亚也不是没想过自救,然而想出的点子却是卖企鹅扭亏。

  据大连圣亚披露的数据显示,2020年,公司共销售企鹅52只。其中,44只企鹅销售确认为主营业务收入,共计1876万元,其余8只企鹅销售作为资产处置收益。

  不过,大连圣亚对于企鹅销售的收入认定却有些“模糊”。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均并未将出售企鹅只算做处置资产也不算作销售收入。第四季度,公司对2020年前三季度企鹅销售的会计处理进行差错更正,表示2020年出售的企鹅中有44只可以算作销售收入。

  于是,在2021年初,大连圣亚发布2020年年报显示,公司2020年营业收入为1.14亿元,扣非后的净利润为-8405万元。这与前期公告披露的数据存在较大差异。

  为此,上交所在7月6日和14日向大连圣亚发布问询函,质疑大连圣亚疑似将展示用企鹅作为暂养区企鹅出售并确认销售收入。

当“鹅厂”开始卖企鹅

  对此,大连圣亚的解释是,公司的企鹅分为两种暂养区和展示区两种。暂养区的为消耗类企鹅,展示区的为生产类企鹅,出售展示区的企鹅不能计入销售,但暂养区的企鹅可以,故出售企鹅的行为应该算为营业收入。

  更戏剧的一幕还在后面。问询函发出后,上交所联合大连证监局自6月8日起对大连圣亚进行了现场检查,但大连圣亚并不配合调查,公司以“涉及商业敏感信息为由”拒绝提供区分生产类企鹅和消耗类企鹅的企鹅臂环编码和生物档案等必要资料,无法证明其企鹅分类的准确性。

  在现场检查中,监管部门要求走访企鹅买方之一的重庆融创嘉晟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但大连圣亚最先表示“重庆融创不配合走访而未予协调”,后又改口称“无法安排检查组现场走访,是因为对方对接的业务人员已离职。”

  基于大连圣亚的不配合,公司年审机构中兴财光华会计师事务所对已经出具的收入扣除专项核查意见进行了更改,将企鹅销售的收入从主营收入中扣除。

  更改后,大连圣亚2020年营业收入降为8401万元且扣非净利润为负,触发了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扣非前后的净利润孰低者为负的退市风险警示条件,公司股票被带上了*st的帽子。

  看企鹅的正确打开方式

  不论结果如何,大连圣亚的衰退已成定局,而背后则是传统动物园、主题馆产业的衰退。

  回看过去,国内历史悠久的传统乐园都在面临游客减少的问题,而新兴的涵盖多种主题的文旅城模式则正在兴起。比如今年在国内多点开花的融创文旅城,其中的“海世界”主题场馆也包括了企鹅、海豚等海洋动物的展示,不过对于来到文旅城的游客来说,融创给了他们更多选择,除了“海世界”,还有主题乐园、水世界、雪世界、体育乐园、融创茂等更多跨界主题场馆可供消费。

当“鹅厂”开始卖企鹅

  而单就融创文旅城“海世界”的设施和游玩项目来看,其与传统的海昌海洋公园和大连圣亚相似程度极高,但文旅城多为近年来建成,在硬件设施和游客体验上有着明显优势。

  业内人士分析,文旅城以更姿态的产业融合整合了更多的资源,向消费者提供了更多的资源和服务,同业也获得了更多的利润空间。文旅城的兴起对传统动物园、主题馆产业形成了一定的冲击,毕竟双方的赛道存在重合部分。

当“鹅厂”开始卖企鹅

  除来自国内的冲击外,还有来自国外的冲击。迪士尼的火爆程度超乎想象,甚至早上四点要开始排队。北京环球影城一再跳票,园区虽然未开放,但配套商场曾经短暂的开放,依然有人远道而来观光购物。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

  一位曾参与迪士尼宣传工作的相关人士小艾认为:输在了ip。Ip这个概念自世纪之初变已经提出,但是到了2021年本土的乐园仍然未能形成的强ip,随着科技的进步,越来越多的虚拟形象开始渗入到生活之中,能讲故事、有底蕴的乐园明显更吸引人。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90度地产。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洋)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