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成也营销败也营销,江小白借壳港资,与A股说拜拜

08-04 和讯名家
语音播报预计14分钟

成也营销败也营销,江小白借壳港资,与A股说拜拜

  十年,对于其他的白酒企业来说只是一坛酒中的悠悠岁月,但是对于江小白来说似乎已经历尽了沧桑,从爆红到质疑再到重生,江小白将公司主体转移到香港,是否打算在港IPO上市,暂且无法获知,但我们肯定的是它已经放弃在A股上市了。

  来源:中访网

  7月31日,一篇来自财联社的报道在酒圈乃至资本市场炸开了锅,站在风口浪尖的就是昔日的国民小酒江小白。据悉,江小白已在去年9月C轮融资前后由香港Joyboy Limitied全资控股,这意味着它再也无法在A股上市。

  从2012年横空出世受到资本热捧,到2021年被外资全额收购,短短9年时间,眼看其他白酒企业在A股高举YYDS(永远的神)的大旗,江小白却逐渐驶离了大陆资本市场。这期间到底经历了什么变故?

  港资收购或成“乌龙”

  说起Joyboy Limited,在资本市场上可以说是既陌生又有点熟悉。翻阅近几年的公开报道可知,江小白近两年多次活动都以江小白Joyboy冠名,Joyboy的英文发音也十分接近江小白。Icris香港公司注册处公开资料显示,Joyboy limited是2020年5月28号在香港设立的私人股份有限公司,中文名正是“江小白集團有限公司”。如此看来,Joyboy limited似乎正是特地为了去年9月的“收购”而成立的。

  “借壳”香港江小白,以“收购”方式持有江小白,这葫芦里到底卖了什么药?是否又是“一大乌龙”?一时间,我们也捉摸不透。江小白一贯反其道而行之,从创业伊始,就早已埋下了伏笔。

  成也营销,败也营销

  作为一个初创品牌,江小白如何短时间内摆上年轻人的酒桌,受到资本的热烈追捧?答案在于营销。

  以“江小白”为关键词输入搜索引擎,即刻弹出的是“江小白文案”“江小白金句”。江小白的品牌营销能力业内有目共睹,据传江小白鼎盛时期仅文案就多达百人,这也使它自2012年横空出世以来,短短几年就一跃成为年轻人的第一口青春小酒。

  然而,江小白的口感一直备受诟病。江小白主打的清香型白酒,自称遵循“SLP产品守则”,即白酒应当适宜消费者口感,向“Smooth、Light、Pure”的方向努力。但是部分消费者并不买账。在知名问答社区知乎,就有一则题为《江小白到底难不难喝》的问答。截至2021年8月2日24点,356个回答中,说难喝的有327条,仅有29条回答说好喝。甚至有网友直称为“二锅头兑水”。这也是不少消费者对其口感最直接的认识。

  网红营销给江小白的企业发展提供了第一道曙光,也埋下了隐患。因产品自身属性原因,消费者对其产品的黏性较低,消费忠诚度不高。

  商标之争,一波三折

  除了产品质量和网红营销遭消费者诟病外,江小白外部同样危机四伏,首当其冲的就是与江津酒厂的商标风云。

  2012年,江津酒厂旗下江津区糖酒有限责任公司,与四川新蓝图商贸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定制品协议,此时新蓝图公司的法人代表便是江小白创始人陶石泉。然而,自2013年开始,江小白公司与江津酒厂就陷入了旷日持久的商标“江小白”争夺战。

  2016年5月,商标评审委员会接到了江津酒厂“江小白”商标无效宣告请求。经商标评审委员会审查,于同年12月作出的商评字[2016]第117088号关于第10325554号“江小白”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而作为当事另一方的江小白,则表示不服裁定,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经过两年时间,2018年底,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宣判:一审中,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判决撤销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江小白”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要求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作出裁定。二审中,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宣判,撤销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7)京73行初1213号行政判决;驳回江小白公司的诉讼请求。

  直到2019年12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判定“江小白”商标属于江小白公司。历时七年,江小白的商标之争终于尘埃落定。

  抛弃网红标签,打造全产业链

  无论消费者对江小白好评与否,这几年的江小白的确沉寂了,没有搭上互联网直播的东风,单靠文创出圈消费者并不感冒。对此,江小白保持冷静,埋头开始打造自己的酒类生产全产业链。

  在蓝鲸今年5月的一次专访中,江小白创始人陶石泉说到,“江小白的所有投资都投在生产去了”。江小白的产品链布局始于2017年,先是与相关政府部门签署了“江小白酒业集中产业园”项目投资协议以及“江小白高粱产业园”项目合作协议,后用地1300亩、投资30亿元,在重庆白沙镇打造了酿酒基地——江记酒庄,并引进玻璃瓶、纸箱、瓶盖、酿酒设备制造集研发、物流等配套企业,产业链集群不断完善。目前,江小白全产业链项目已经建设到三期,基酒年产能规模已达到6万吨。

  在这个产业链中,江记酒庄是核心环节。对于酒饮品牌来说,产区是一个很重要的招牌,而白沙镇是中国小曲清香高粱酒的主要产区之一,江小白的江记酒庄在选址上得天独厚,但其产能积淀相比其它历史悠久的酒企来说,暂时还存在很多不足。

  新赛道或将突围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7月,优布劳(中国)精酿啤酒有限公司发布聘书,聘请陶石泉任独立董事。在此之前,优布劳精酿董事长李庆带领品牌团队造访江记酒庄与陶石泉会晤。二者频繁互动,让不少人开始猜测:江小白要卖啤酒了吗?虽然,事后江小白澄清:只是两位董事长的私下交情,但仍有不少人对“不走寻常路”的江小白报以期待。

  事实上,江小白早在2019年度伙伴成长大会上,就正式提出了“ALL IN ONE新酒饮计划”,借助C轮融资,江小白加码果味白酒和果酒赛道,推出了水果味高梁酒“果立方”和青梅酒“梅见”,而这两个新产品不负众望,均成为天猫近两年大促中所属品类第一。值得玩味的是,“梅见”作为江小白现在的主打品牌,其产品并未列席江小白官网,天猫旗舰店也是互相独立运营,似乎有意与母品牌割席。

  十年,对于其他的白酒企业来说只是一坛酒中的悠悠岁月,但是对于江小白来说似乎已经历尽了沧桑,从爆红到质疑再到重生,江小白将公司主体转移到香港,是否打算在港IPO上市,暂且无法获知,但我们肯定的是它已经放弃在A股上市了。

  江小白未来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中访网关注。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洋)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