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3金雪耻里约翻身任重道远

08-04 新京报
语音播报预计13分钟

3金雪耻里约翻身任重道远

第2金 继李小鹏、冯喆等双杠名将后,邹敬园再次捍卫中国队双杠项目的荣誉。 专题图片/新华社

3金雪耻里约翻身任重道远

第1金 “吊环王”刘洋为中国体操队摘下首金。

3金雪耻里约翻身任重道远

第3金 女子平衡木,管晨辰为体操队摘金收官。

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体操馆墙上有一道醒目的标语:拼团体、搏全能、夺单项,打赢东京奥运会翻身仗。

8月3日,中国体操队在东京有明竞技场拿下2金,为此次奥运之旅收官,共获得3金3银2铜,单项的奖牌贡献率达到75%。最后两个比赛日连续披金挂银,让中国体操队一雪里约奥运0金之耻。

然而,能代表整体实力的团体和个人全能项目,中国体操想要再现北京奥运和伦敦奥运的辉煌,仍然任重道远,尤其是无缘领奖台的女队。

男子团体

老格局不变中日俄争锋

中国体操男队名单公布时,曾引发巨大争议。在5月全锦赛上令人眼前一亮的00后张博恒,在后两次选拔赛中也在个人全能比赛中名列前茅,却仅列入替补名单,没能等来被激活的一刻。教练组最终选择的是2019年世锦赛男团亚军的原班人马。

充满争议的“第4人”林超攀是团体阵容中唯一有奥运经验的,但他从资格赛起就发挥一般,决赛在第2项自由操打头阵,出现了手扶地的失误。他在赛后自责落泪,直言“对不起兄弟们”。

没有人质疑中国队对重夺男团金牌的渴望,但最终的结果却让人遗憾。纵然有裁判打分的“不利因素”,但作为队伍自身来说,明知林超攀的团体贡献率略低于张博恒,仍将宝押在了老将的大赛经验和队长稳定军心作用上,是否该为决策失误、用人保守买单?管理层和教练组需要认真总结。

东京奥运周期,男团仍是中日俄“三国杀”的格局,3队都有自身的困难。俄罗斯奥运队在主力达拉洛扬跟腱断裂、影响发挥的情况下,纳戈尔内挺身而出率队登顶;东道主日本队尽管被吐槽受到裁判“照顾”,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后内村航平时代依然保持在争冠行列。

女子团体

东京触底正视差距

东京奥运会,中国体操女队仅获第7,追平雅典奥运会的最差战绩;2019年世锦赛也仅获第4。女队在这个周期的大赛表现不佳。

世锦赛遭意大利女队“压哨”反超,无缘领奖台后,世界冠军莫慧兰曾在社媒发出“灵魂拷问”:“美国队参加的是2019年世界锦标赛,而中国队参加的是上世纪90年代的比赛吗?”除了自身失误,各单项的难度和编排没有实质性发展和创新,成了更致命的问题。

女队方面当时曾说,在实力上有所保留,世锦赛还不是拼的时候。到了应该出状态的奥运会,继续以新人出战的中国队表现并无起色,越比到后半程,名次跌得越惨。

经过了本届奥运会,美国女队不再不可撼动,拜尔斯的伤病反映出她们并非无懈可击,俄罗斯奥运女队从一开场就早早奠定了领跑位置,大有重现辉煌的势头。同时,英国女队在东京摘铜,两年前世锦赛季军意大利女队本次排名第4,足以说明女子体操诸强崛起的新格局。

在对手大踏步前进的大背景下,中国队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们的“小花”能力并不比别人差,以唐茜靖为代表的参赛阵容大部分具备打全能的实力。这次触底后,女队亟须深刻反思,才能在巴黎迎来反弹。

男子全能

肖若腾稳当领军人

东京奥运会奠定了肖若腾在中国体操男队的领军地位。一枚男子个人全能银牌,无碍他成为国人心中的冠军。北京小伙儿用行动兑现了诺言,把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

经过了因伤错过里约奥运会的遗憾后,肖若腾在东京周期付出了更多努力,最重要的就是与肩伤作斗争。即便系统训练受到伤病影响,他的整体实力依然保持在世界顶尖行列,目前仍是中国体操下一个“全能王”的最优人选。

这一切源于他心中对胜利的不懈追求。两年前的世锦赛男子个人全能决赛,他带着伤,冒险在最后一项单杠上加难度,只为冲击金牌,即便丢掉已经十拿九稳的银牌也不后悔。本届奥运会,他双肩挑起团体和全能的重任,拿出了最佳的竞技水平,更用大度的表现赢得了尊重。

男团决赛手腕意外受伤的孙炜,打了麻药拼个人全能收获第4名,同样值得点赞,他也具备冲金的实力。而且更年轻的全能型选手已经开始崭露头角,中国体操下一个真正的男子“全能王”指日可待。

女子全能

唐茜靖或扛起大旗

2019年世锦赛女子个人全能项目,北京选手唐茜靖曾以替补身份参加决赛,摘下银牌,仅列“美国女王”拜尔斯之后,追平了中国女子个人全能的最好成绩。拜尔斯在东京退出女子全能后,外界对唐茜靖的期待更加提升,18岁的小姑娘最终排名第7,还是为经验不足交了学费。

不过,纵观唐茜靖整个奥运的表现,她的进步还是很明显,以往比赛启动慢的问题得到改善,这与备战期针对性训练分不开。另一方面,小姑娘面对大场面敢放开手脚值得肯定,特别是全能决赛在高低杠和平衡木没有拿到理想分数的情况下,她在自由操和跳马中,依然敢于尝试加难度冲高分。

跳马和自由操这两项对下肢力量要求极高,中国女子全能选手存在“短板”,竞争力不及美俄等队名将。不过,唐茜靖、章瑾都曾在世锦赛和世界杯取得过全能亚军甚至冠军佳绩,芦玉菲也在这次奥运选拔中凭实力入围,说明女队在人才培养上还没完全落后。

东京奥运会已经建立了新的争冠序列,中国女队要将这次失利当作动力,3年后继续向领奖台发起冲击。

个人项目

传统强项不负众望

在团体、全能和单项首个比赛日均冲金未果后,中国体操队实际上已经压力山大。好在计划中的优势单项吊环、双杠和平衡木不负众望,在最后两个比赛日迎来大丰收。

男子方面,肖若腾首日拿到男子自由操铜牌,3场决赛全部有奖牌进账。

后两个比赛日诞生了新一代“吊环王”刘洋和“双杠王”邹敬园,这让中国体操在传统强项上夺回了霸主位置。这两名选手都在各自项目上拥有最高难度和教科书般的动作质量,能在奥运赛场顶住巨大压力,完全发挥水平值得称道。此外,29岁的尤浩在这两项上拿到银牌和第4,老将的坚持令人钦佩。

女子方面,平衡木包揽金银,为中国体操奥运之旅圆满收官,也一扫“小花”们此前的阴霾。16岁的管晨辰和18岁的唐茜靖“小鬼当家”,后者第2个出场,靠高完成分一路力压外协会选手,前者则将全场无人企及的高难度当成日常操作,为中国队时隔9年再夺奥运会平衡木金牌。

遗憾的是,另一项具备冲金实力的女子高低杠项目,中国队已经连续两届奥运会未能跻身领奖台,值得引起重视。

专题撰文/新京报记者 刘晨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