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怒火·重案》动作水准一如既往,但世间难再有陈木胜丨娱论

2021-08-01 新京报
语音播报预计12分钟

电影《怒火·重案》是香港导演陈木胜先生的遗作。2020年8月23日,陈木胜导演因鼻咽癌去世,年仅58岁。这对于一个导演来说,是一个很正当年的年纪,还有很多的可能性。消息一经发出,立即引起了广大影迷的追思之情。陈木胜导演的作品《天若有情》里刘德华骑着摩托车载着吴倩莲的镜头几乎成了每一个港片迷脑海中挥之不去的经典场景,而大量优秀的时装动作片特别是警匪片更是陈木胜导演的强项,从《特警新人类》到《新警察故事》,每一部都代表了影迷们一段美好的岁月,而这部《怒火·重案》则在导演去世的消息公布的当时,就获得了极大的关注,大家似乎都认为,香港的警匪动作片时代似乎真的要一去不复返了......但这部影片却让我们看到了一些希望。

《怒火·重案》动作水准一如既往,但世间难再有陈木胜丨娱论

陈木胜导演

久违了的港式警匪片,动作好看过瘾

《怒火·重案》是一部久违了的港式警匪片,笔者认为至少各方面都回到了当年《导火线》的整体水平。甄子丹自从《叶问》系列之后再次回归时装动作片,而谢霆锋也是继《逆战》之后再次扮演反派角色。不得不说谢霆锋经过这么多年的磨炼,已经不需要刻意装狠来演反派了,面部的几个表情变化就能让你获悉他所扮演的是一个已经极端偏执的复仇者。而甄子丹只要扮演好一个硬汉警察就足够了,大家需要看的也就是这个。另外,像谭耀文、任达华扮演的高级警长也拿捏到位,反派里也有在陈木胜导演《扫毒》里就搭档的卢惠光和林国斌,可以说,整部戏大家都很认真、很卖力,以至于全程没有拖沓,没有这些年港片的那种故意精致化。

故事剧情很简单,谢霆锋扮演的前警员邱刚敖因为失手杀人被判入狱,甄子丹扮演的张崇邦作为他以前的上司在关键时刻没有包庇他们,导致他们对整个警队怀恨在心,采取了激烈的报复行动。影片采用的是插叙方式来叙述整个过程,文戏上中规中矩,始终把重点往武戏上引导,主要就是让观众看过瘾,但这个过瘾不光是打得过瘾,而是有宣泄在里面,这是陈木胜导演一贯的风格。

《怒火·重案》动作水准一如既往,但世间难再有陈木胜丨娱论

谢霆锋和甄子丹

本片的重头戏是动作,可以这么说,甄子丹只要好好地去打,认真地去对待,那么他就是华语动作片里动作最好看风格最时尚的人,没有之一。甄子丹的动作戏始终保持了一个原则,就是保持格斗的逻辑性和连贯性,通过动作和观众沟通,而不是靠剪辑来自顾自地耍帅,片中再次玩起甩棍是最大的亮点。另外柔术的运用,特别是狭窄空间和障碍物的利用已经相当成熟,跑酷也加入了实际受伤借力的部分而不是纯表演,动作场面越来越“接地气”。

《怒火·重案》动作水准一如既往,但世间难再有陈木胜丨娱论

甄子丹再次玩起甩棍

谢霆锋的蝴蝶双刀也玩得非常好,本来纯动作戏的最终对决一般都很难拍好,通常都相当闷,更多的是为打而打。但本片的最终对决是一场非常精彩的甩棍VS甩刀,相当舒畅的动作设计,和《杀破狼》里的经典对决可以算是不同风格的展现,都没有过多拆招痕迹,基本就是抓空隙、进攻、退出到安全距离,再连续进攻的真实畅快。这个如果不是甄子丹这样的演员,笔者觉得没有几个人能做到既美观又有冲击力,谢霆锋的甩刀也看得出下了很大工夫去练习。巧的是,上一部戏他用双刀的时候,也是陈木胜导演的作品,十年前的《新少林寺》。

《怒火·重案》动作水准一如既往,但世间难再有陈木胜丨娱论

谢霆锋手持双刀

另外还有几段中间的打戏也很不错,比如和林国斌在下水道的那一段,以及谢霆锋双刀杀死卢惠光的那段,其余的部分重点是在枪火和追车戏份上,也保持了陈木胜导演一如既往的高水准,但很遗憾,以后可能很难再见到这样的作品了。

陈木胜见证了谢霆锋和甄子丹的成长

其实回顾陈木胜导演一生的作品,从《天若有情》走红开始,陈导就以自己独特的叙事风格奠定了港式警匪片的一条新路线,那就是充满激情和张力。虽然师从杜琪峰导演,但选择的是一条完全不同于杜琪峰导演风格的路线。陈木胜导演擅长把控快速节奏,这也让当年以谢霆锋、冯德伦等年轻演员为主的警匪片《特警新人类》深受年轻群体的欢迎。与甄子丹的第一次合作则是电视剧《精武门》,没想到再次合作,就已经是最后一次了。

《怒火·重案》动作水准一如既往,但世间难再有陈木胜丨娱论

《精武门》中的甄子丹

与成龙合作的《我是谁》是典型的港式动作喜剧+警匪片的经典之作,之后的《新警察故事》也延续了这种路线,不过只要有陈木胜导演参与,那么节奏就一定会是紧凑且充满激情的,你始终能在他的作品里看到一股张力。《扫毒》这部电影里他让一个以前只是纯武戏的演员卢惠光发挥出了演艺生涯里最具张力的一段文戏,哭嚎着跪下用中泰文切换着求八面佛的桥段让人忘记了这人是个身手过人的拳王。不需要打也能让你爆发出来,这就是陈木胜导演的功力。

《新少林寺》和《危城》则是他很少执掌的偏古装动作题材,但硬是凭借着过硬的动作场面和封闭环境下的压迫感,在当时对古装动作片并不友好的市场环境下票房口碑双赢,谢霆锋也是在《新少林寺》中首次把一个反派演好了,而且动作上开始成熟。所以有理由相信,当《怒火·重案》宣发的时候,甄子丹和谢霆锋的落泪是真情实感流露,因为陈木胜是一路陪着他们成长的见证人,也是香港警匪片乃至华语动作片从鼎盛到势衰的一个见证人,虽然他直到去世都还在坚持着.......

《怒火·重案》动作水准一如既往,但世间难再有陈木胜丨娱论

《新少林寺》中的谢霆锋

有人说如今的华语动作片人才断代,动作电影是看一部少一部,笔者也认为以后动作会更多地作为一种元素而不再是主题,但陈木胜导演的去世对我触动很大。看到他们的坚持,我相信新的一条路总会有人找到的,并且以新的形式重新让警匪片和动作电影焕发新生。陈木胜导演的去世让华语动作电影从此少了一位好导演,但《怒火·重案》却让人记住了我们还有人在坚持着,坚持到最后......

□杨添(影评人)

新京报编辑 吴龙珍 校对 赵琳

(责任编辑:李佳佳)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