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我们的新打工人】快递员,城市里的活地图

07-30 北京商报网
语音播报预计18分钟

编者按:在党领导人民进行奋斗的新时代,诞生了许多新职业、新工种。这些新岗位上的新打工人,借助互联网和大数据的快速发展、借助生活品质的提升和消费升级的时代契机,改变了原来工种模式和工作流程。也正是这些新打工人的出现让我们的生活更丰富多彩,他们自身于时代中的获得感也明显提升。值此建党百年之际,北京商报遴选了最有代表性的“新打工人”,用他们的职业故事,体现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体现当代社会奋斗向上的积极面貌。

【我们的新打工人】快递员,城市里的活地图

北京商报

与游人如织的鼓楼东大街仅一墙之隔,草厂胡同却静得能听到鸟叫虫鸣,老大爷在墙根儿下日复一日地晒着太阳……不足一平方公里的胡同群里,生活着成百上千户人家,快递员段亮亮用六年时间,走遍了草厂胡同的每一个角落枝杈。

胡同群的每一条路,段亮亮早已烂熟于心,脚下的路也已经编织成了一张张复杂的物流网络图。全中国,同段亮亮一样的快递员多达400万人,他们在这张物流网络上奔忙谋生,亲历着快递职业的崛起与变迁,也见证了中国快递业的腾飞与辗转。

井喷前夜“上岗” 跟着行业一起跑

没有谁能比段亮亮更熟悉草厂胡同了。哪户人家常早起、上班忙,哪户人家爱睡懒觉,哪户人家希望将快递投送到一个犄角旮旯儿,段亮亮心里都有谱。而这背后,是长达六年的磨合与信任。

【我们的新打工人】快递员,城市里的活地图

段亮亮与这个职业六年的磨合,正是快递物流业从草莽走向规范化的快速阶段。2015年,是中国快递业井喷前夜。互联网的风口还未超载,电商直播正在积蓄后浪,快递发展指数一路走高。彼时的快递业,在一片期盼声中稳步迈入了200亿时代。

行业发展迅猛,互联网的蓬勃发展让快递员体验到了快件与日俱增。“胡同巷子路线复杂,手机导航都难顶用,迷路是常事儿。”亮亮笑着说。而在2015年,快递业尚处于狂奔阶段,快递员数量还不如当前,因此单个快递员的派送范围远大于当下,“入行时派送的区域比现在大多了,100-200件能派送一天”。亮亮说,后来,为了把路记住,他特意画了一张派送路线的地图,时不时地拿来看看。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份地图逐渐嵌入他的脑海。不仅是路线,人们的作息时间、取件喜好、性格特点,都成为地图里纷繁的记号。每天一来到分拣处,段亮亮就会熟练地将快递装进三轮车。哪些比较好送,一来就能找到人,放在靠近车门的位置;哪些客户早出晚归,需要等待一整天,快递就放在里面;还有些人希望把快递放在门口,或是投放到自己做的快件箱里,段亮亮只需一扫人名和地址,就能迅速作出判断,一条效率最优的路线自动浮现在眼前。

将地图印到脑子里的快递员,几乎一起推动着物流企业步入资本市场。就在亮亮入职一年后,圆通吹响了上市的号角,中通、申通、顺丰等快递巨头们纷纷高调奔赴资本市场。至此,顺丰、三通一达格局现出雏形。

电子面单横空出世 告别潦草字迹

2015年,中国国内快递量超过了200亿件,一年后这个数字又迅速突破了300亿件。能实现业务量的巨大飞跃,离不开一张小小电子面单的问世和升级。

【我们的新打工人】快递员,城市里的活地图

图片来源:企业供图

段亮亮刚上任时,寄快递大家都需要手填相关信息,浪费时间不说,有时寄件人、收件人的字迹不清更是麻烦。“那个时候快递分拣还有些笨拙,我们得仔细辨认纸质面单上潦草的字迹,还要背下网点的地址,用大头笔进行分类标记。对于行业新人来说,写错是常有的事。一旦标记错误,快递建包时便会递送到错误的网点区域,时效得延迟4-5个小时。”对于当年的“辛酸”往事,亮亮依旧记忆犹新:“那个时候,一个业务老练的分拣员在快递圈里可是非常抢手的!”

2016年,电子面单开始逐渐在快递业推开。一张小小的不干胶热敏纸凝集着寄件人、收件人、货品、运单号等大量信息,自动生成,无需手工填写,又快又准,迅速取代了传统的手写面单。更重要的是,电子面单将一条包裹流转信息链转化为了可视化、可查询的过程,单个包裹在上亿件包裹中就能被精准识别、分拣、配送,大大降低了快递分拣的难度。

到了2017年中旬,菜鸟的电子面单在行业中覆盖率已经达到 81%,比上一年的 60%有了大幅提升。电子面单代替纸质面单后,快递运转过程中不再需要快递员费时间陆续撕下五联纸质面单,分别交给客户、财务、揽件方、派件方和收件人。提速自然显而易见,当年的快递已经开始迈向当日、次日达时代

伴随快递业的不断发展探索,快递分拣的难度在不断降低,与此同时,分拣效率也在逐渐提高。2017年,中通在“二段码”的基础上推出“三段码”,在目的地城市、区县数据基础上增加了以快递员分拣维度的数字识别,分拣效率再次提升。这意味着,到了末端环节,段亮亮只需核对包裹上的末尾数字就能进行精准派送。

价格战致利润走低 末端派件承压

六年过去了,快递业已经成为了国内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点。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2020年国内邮政业业务收入与GDP的比值超过了1%。今年,全国快递量更是将超过950亿件。

邮政业一日千里,局中人看得最清。尽管段亮亮当前的派送区域有所缩减,但件量却逐年递增。从服饰、化妆品、日用品,到生鲜食品、小件用品,越来越多的中老年客户开始和他打照面。一个月算下来,段亮亮的派件数能达到1.1万-1.2万件,日均300-400件成为了常态。

和上扬的快递业务量相比,单票价格在逐年走低。据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2010-2020年这十年间,快递单票价格从24.6元降至10.55元。另一组来自中国邮政快递报社的统计显示,50%以上的快递员月收入不超过5000元,超过1万元收入的群体占比仅达1.3%。

快递派单价格下降背后,快递企业们愈加激烈厮杀。早在2019年,巨头们的价格战已初露端倪。据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义乌平均每单快递价格为7.44元;到了2019年上半年,价格已经腰斩至3.45元,一公斤以内的包裹最低至1元。

三通一达几乎同时崛起,同批上市,十余年来征战不休,从早期的各自跑马圈地到如今的价格战短兵相接,血流成河却难分输赢。2020年,巨头中如中通、申通和韵达均呈现净利润下滑的情形。

快递量加速攀升,致使末端派送的压力有所增加。在胡同里奔忙的段亮亮已经很久没回过家了。“带过的小徒弟吃不了奔波的苦,难以应付各种各样的客户要求,扛不住每天超14小时的工作时长,最后都没能留下来。”段亮亮说这话时,眼里既有骄傲,也有心酸。今年春节,妻子带着女儿专程来北京看望段亮亮。

与电商亦步亦趋 一日千里

回望数年,快递企业从蹒跚学步到一日千里,电商功不可没。与快递业发展轨迹相似,2015年,国内网络零售额仅为38773亿元,然而仅仅五年时间就突破了十万亿元大关。2020年,国内网络零售额更是达到了117601亿元。

电商企业频频下场与快递企业或明或暗地牵手,既是为提升话语权保证平台的履约服务质量,更是为延展电商业务谋划好通顺的仓网链路。例如在2020年,圆通获阿里66亿元增持国际,百世发力东南亚跨境物流承接阿里东南亚Lazada平台业务,拼多多业务扶持极兔速递等等,均证明着电商与物流唇齿相依。

日复一日,订单络绎不绝,包裹飞速流转,没有哪个行业像快递业般敏锐感知居民生活消费习惯的细微变化,捕捉中国经济升级转型的脉搏跳动。快递业务量能克服疫情影响重回增长高位区间,不断刷新纪录,既是疫情防控的显著成果,更折射出人们强劲的消费信心。历时仅5个月,今年全国快递业务量便突破400亿件,接近2017年全年水平。数字背后是我国快递市场巨大的发展韧性、蓬勃活力和增长潜力,也是我国巨大内需消费市场的一个缩影。

从城市到乡村,物流链路正不断延伸触角,拉近时空距离,让越来越多新兴活力的商业模式、消费方式走向更为宽广的市场。根据规划,迈入“十四五”之年,中国将建设现代物流体系,加快发展冷链物流,统筹物流枢纽设施、骨干线路、区域分拨中心和末端配送节点建设,完善国家物流枢纽、骨干冷链物流基地设施条件,健全县乡村三级物流配送体系。

物流网络的通畅,加速着线上消费的持续渗透,更让一个个包裹、一位位从业者与人们的生活紧密联系在一起。从2015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中新增了快递员、快件处理员、快递工程技术人员,到去年1月,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国家邮政局联合颁布《快递员国家职业技能标准》和《快件处理员国家职业技能标准》,快递从业环境正朝着规范化大步迈进。 “我一直很看好快递这个行业。”段亮亮自豪地说。

如今,对于段亮亮来说,快递员不仅是一份谋生的职业,还叠加着温暖的人情。石板路、灰瓦灰墙,从院里探出的绿植,耳边偶尔传来一两句老人们的闲谈,老北京胡同的生活光景里早已融入段亮亮的身影。居民们太熟悉他了,要是有人问“我的快递怎么还没到呢”,只要一提段亮亮派送比较忙,可能得稍等下,大家几乎都会回应“噢,亮亮送啊,那没什么,我们放心”。

北京商报记者 赵述评 何倩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