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职业上升期被“听神经瘤”叫停 黑科技让我重燃生活自信

07-29 大京网
语音播报预计11分钟

“四十不惑”这几年,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应该是漫长生命中最精彩的时刻。对事业的激情,对家庭的热爱,在得知患病的那一刻,被迫中断,等待我的却是多少个分外难熬的日日夜夜。听神经瘤引起的单侧耳聋,让美好黯淡失色。幸运的是,有一次接触到了“牙骨传导”黑科技,并还有幸成为临床研究阶段的一名参与者,一切仿佛又回到了最初的幸福模样。

无措:听神经瘤术后,变成单侧聋,无法根治

2013年元月,持续的头晕不适,让我高度怀疑自己高血压而前往医院的神经内科。经过医生的初诊排除之后,被建议做了个脑部CT检查,一个口香糖大小的阴影出现在我的脑部CT中: 左侧听神经瘤CPA 肿瘤大小为:3*4*2.8cm……对于自以为一向健康的我来说,听神经瘤的出现简直就是晴空霹雳

早上8:00,我被推进手术室,直至晚上10:00左右,才在ICU被叫醒。医生告诉我,“手术很顺利,肿瘤切除干净,面神经得以保留,需要在ICU留观24小时。”当时我的心情无比激动,由于鼻插氧气的原因,无法用语言表达,只能用书写表达感激。

留观的24小时既兴奋又难熬,兴奋的是手术的成功和家人的探望,难熬的是由于药物的关系无法入睡,漫漫长夜,疲倦无比。术后出院的一个月左右,身体状况恢复如初,开始关注起术前医生所提到的2大后遗症,需要后期自我康复改善的,一个是面瘫,另一个是单侧耳聋。经过三个月左右的治疗,我的眼睛睡眠时,闭合完整,患侧吃饭的问题也大大改善(到今天为止基本如初),面部咧嘴歪斜的状况,也基本看不出来。

然而,我的一侧听力却完全丧失,也就是医生说的“单侧耳聋”。和医生再三确认后,医生明确告诉我,“单侧耳聋”无法康复。

无助:无法分辨声音来源,作为曾经的老司机,连车都不敢开了

听神经瘤术后,我的一只耳朵听不见了。对于身旁的声音,我始终无法进行声源定位。在开车的时候,大家都知道,汽车鸣笛是一种警示信号,如果我在驾驶车辆的同时听到其他车辆按喇叭,但不能立刻辨别出喇叭声音的来源方向,可想而知,这样的安全隐患得有多大。作为老司机的我,不敢开车了。

无奈:职场中被边缘化 晋升、加薪按下暂停键

工作上,我本处于职业上升期,前景一片光明。然而,因为一只耳朵听不见,工作汇报没有了我、项目研讨没有了我,晋升加薪名单中也不再有我。久而久之,我被边缘化,这一切的出现对于而立不久的我来说,就像是上天给我开了个巨大的玩笑。

未来漫长的几十年,我的职业生涯难道就该这样了?!

自卑:和自己较劲,变得自负又自卑

除了工作方面,我的家庭生活也是一团乱麻。例如听音乐,我喜欢在家听CD、出门听耳机,但再好的音响、耳机,无论几声道,到我这里都变成了单声道。原本看电影、听演唱会都是我和妻子最喜欢的放松娱乐方式,但一只耳朵听不见后,这就不再是一种可以让人享受的事情了,反而成为了令人“脑壳疼”的事。因为电影院、演唱会现场的音量特别大,在这种环境下,对于一只耳朵能听见的我来说,真的十分头疼。

再比如,参加朋友聚会,我会下意识地移动到所有人的最右边。因为在大家一起说话的环境下,如果有人在右边和我说话,我不集中精力,是完全听不见的。即便有意识地对话,我也必须侧过头去认真听才能听清。这使得大家都会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我开始变得自卑,无法接受别人的眼光,无法接受这一切。

绝望:哪怕是自己的女儿,我都不愿多说话

渐渐地,一向乐观的我,不再爱与人分享交流。开始与朋友疏离、与爱人疏离,甚至是自己的女儿,我都不愿多说几句。内心充满了矛盾和冲突,感到绝望。我以为我这辈子就这样了。

转机:接触牙骨传导产品 重燃生活自信

偶然的一次机会,让我接触到牙骨传导产品,并有幸成为了产品临床研究阶段的一名参与者。

到现在我已经佩戴了一年多的时间,我真的完全没想到,这款产品慢慢地改变了我焦虑的生活,重燃了我对生活的希望。

我永远忘不了第一次戴上牙骨传导产品的那个时刻,心里真的是特别激动,“天啦,我终于能听到那一侧的声音了”,我的眼眶也有些湿润。

标配:每天使用,成为了我的生活中的“标配”

适应产品快

第一次看到专属我的“牙骨传导”产品时,很是震惊,这个产品包括口内机和耳背机两部分,很小巧精致的样子。口内机刚戴上时,就像一种“含着糖”的感觉。从我开始佩戴口内机到完全适应,前后花了一周左右的时间。口内机习惯了以后,吃东西都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另外耳背机也很小巧,平常佩戴,旁人不仔细观察,都不会看到。

再也不会漏听了

到目前为止,我每天都会使用它。我个人喜欢在工作时,特别是开会的时候戴着,可以避免漏听漏记的情况。

声源定位也不再是问题

开车的时候,戴上牙骨传导产品以后,声源定位对我来说不再是问题。我现在还可以一边开着导航,一边和身边的人保持交流,仿佛感官重新得到延展,一切都恢复到很自然的状态。

更自信了,更幸福了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最初的幸福模样。我与爱人、女儿的关系得到了很大的缓和,每天女儿叫我爸爸的时候,就是我感到最幸福的时候。

牙骨传导产品帮助我慢慢走出低谷期,这不仅仅指的是生理上的适应和转变,更大意义是帮助我重新振作起来,重新拾起自信和对生活的热情。

感受:生活“奥利给”,未来可期

快要落笔的我,正准备带着妻子女儿一起去电影院看最新的电影了,我好爱我的家人,好爱这个有惊喜的世界。

决定写这个故事的时候想了很久很久。可能在很多听力损失人士中,我算是幸运的,我有爱我的家人、朋友,还有兜兜转转遇到的好医院、好医生、好产品。但我仍想告诉每一位听力损失朋友,学会坦然接受,勇敢面对是一种方式。不要吝啬温暖,不要疏离最爱你的人,不要放弃生命,科技如此发达的当下,我们都有机会“重获新生”,战胜病魔!如今,春已至,花已开。是时候,一起战胜挫折,迎接春天,迎接新“声”!

(责任编辑:董萍萍)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