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大跌!外卖政策落地,美团基本面变了吗?

07-28 和讯名家
语音播报预计16分钟

  风险和恐慌性情绪集中释放并未影响美团的长期逻辑。

大跌!外卖政策落地,美团基本面变了吗?

  教培行业监管风暴引发的市场连环巨震令A股经历持续两天的大面积恐慌性抛售。市场的恐慌情绪很大来自于对监管政策预期的不确定性,投资者都在思考,下一个遭遇教培式强力监管的行业会是谁?

  7月26日收市前的一则消息引发了市场对外卖行业的猜测。市场监管总局等七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落实网络餐饮平台责任切实维护外卖送餐员权益的指导意见》。《意见》提出,保障劳动收入方面,要求平台建立与工作任务、劳动强度相匹配的收入分配机制,确保外卖送餐员正常劳动所得不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不得将“最严算法”作为考核要求,通过“算法取中”等方式,合理确定订单数量、准时率、在线率等考核要素,适当放宽配送时限。

  消息一出,美团-W(3690.HK)股价大幅跳水,7月26日和27日分别跌超13%和17%。

  外卖行业会是下一个教培吗?我们的看法是:不会。从《意见》透露的信号看,国家对“零工经济”新就业形态的扶持态度没有变,在灵活用工的劳动保障方面,也没有采取强制一刀切做法,力求探索符合劳动者利益的、又不影响新经济业态发展的新型劳动保障体系,这与针对教培行业“双减”政策不能相提并论。

大跌!外卖政策落地,美团基本面变了吗?

  1

  用工关系三分法,意义不限于外卖行业

  回答这个问题还是要回到对监管政策的解读以及《意见》出台的背景的梳理。26日发布的七部门《意见》从劳动收入、劳动安全、食品安全、社会保障、从业环境、组织建设、矛盾处置机制七个方面提出了要求。这几个方面,既是监管的要求,也是外卖平台长期发展的方向和必然趋势。

  其中,“完善社会保障”是最受外界关注的一点。《意见》要求,督促平台及第三方合作单位为建立劳动关系的外卖送餐员参加社会保险,支持其他外卖送餐员参加社会保险,按照国家规定参加平台灵活就业人员职业伤害保障试点。鼓励探索提供多样化商业保险保障方案,提高多层次保障水平。

  这一点之所以备受关注,是因为我国当前有2亿人在从事灵活就业,他们包括外卖送餐员、快递小哥、网约车司机、网红主播、微商、家政人员等。正是他们支撑起了“零工经济”新就业形态。由于互联网平台和依托平台就业人员之间不属于传统劳动关系,如何维护新就业形态下的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也面临着挑战。

  因此,市场监管总局等七部门出台的《意见》也是在为其他新就业形态加强劳动者权益保障提供指引和参照,其意义并不仅限于外卖行业。

  实际上,对于灵活就业等新就业形态的劳动者保障研究是从2018年就开始的,今年有了突破性进展。7月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了加强新业态劳动者权益保障的若干政策措施,随后多部门在20天内连续发出四份指导意见。7月12日,全国总工会印发《中华全国总工会关于切实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意见》;7月22日,人社部等八部门联合发布《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针对的所有业态劳动者;拆开来看,针对三通一达顺丰的快递员群体,邮政部等七部委也在7月8日联合印发过《关于做好快递员群体合法权益保障工作的意见》。

  也许接下来,交通部等多部门也会下发关于网约车司机和货车司机群体权益保障的相关监管规定。循序渐进按不同行业出台相关政策。

  值得注意的是,人社部的这份总领性文件首次出现了“不完全符合确立劳动关系情形”的表述。文件将新就业形态用工关系分为三类:第一类符合确立劳动关系情形的,应当依法与劳动者订立劳动合同;第二类不完全符合确立劳动关系情形但企业对劳动者进行劳动管理;第三类个人依托平台自主开展经营活动、从事自由职业等,按照民事关系调整双方的权利义务。

  第二类“不完全符合确立劳动关系情形但企业对劳动者进行劳动管理”的表达,针对的正是这四份文件要重点保障的对象。参考海外,就像英国最高法院将优步司机认定为worker(类职工),既不是雇员也不是自雇者,可享受最低工资保障、带薪休假和休息时间等基本的劳动法权益。

  据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副教授周广肃介绍,社保从险种看,包括养老、医疗、工伤、失业、生育(逐步并入医疗)五险;从范畴看,社保分为城镇职工社保和城乡居民社保,前者有五险且强制缴费,后者只有养老和医疗两险且自愿缴费。其中城镇职工社保与劳动关系高度绑定,导致出现了社会保障的“二元化”,即有劳动关系才有社会保障,反之则缺失。

  劳动关系与法律关系的传统关系二分法明显已经不适应包括骑手在内的灵活就业人员的工作特点。而人社部意见对用工关系的认定采用三分法,可以说是一项关键的制度创新,为可持续地扩大就业人数创设了条件。

  人社部意见中明确了针对第二类人群的社保条款:“企业要引导和支持不完全符合确立劳动关系情形的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根据自身情况参加相应的社会保险。”这里面的”根据自身情况“强调了尊重劳动者个人意愿的前提,“引导和支持”强调了倡导的原则而非强制性,倡导的主要方向是放开新就业形态劳动者社保的户籍限制,允许他们在就业地自行参保。后续可能要制定参加居民基本保险的具体规定,但可以预见大概率平台须承担职业伤害保障等底线责任。

  网络餐饮业是新经济、新业态的典型,外卖送餐员是新就业形态劳动者的典型。具体到外卖行业,企业可以将现有的大部分全职和兼职骑手都纳入第二类管理。市场监管总局等七部委《意见》中的“支持其他外卖送餐员参加社会保险”应该也是从上述文件承接而来。而外界关于《意见》出台意味着“外卖企业将为全平台骑手购买社保,从而造成成本激增”的看法更多的是一种误读。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副教授、中国新就业形态研究中心主任张成刚也表示,目前一些观点认为,只要使用传统方式,认定了劳动者与平台企业的劳动关系就可以解决新就业形态从业者保障问题的想法,没有考虑该类就业的特点和经济基础,不仅无法解决问题,还有可能造成就业岗位大量缩减。

  2

  莫慌,外卖行业长期价值仍在

  文件出台后,国内外投行如高盛、杰富瑞及中信证券(600030,股吧)等均发表深度报告分析政策影响,维持美团“买入”评级。报告认为,对行业政策已有预期,不改美团长期价值。

  中信证券在研报中称,针对近期监管的相关指引,尚无法进行准确的量化影响测算,但从逻辑上判断监管部门并未有意推翻和颠覆外卖现有商业模式,也没有对其商业化变现能力进行明确约束,而是将平台焦点由单纯的效率提升转向对收入的合理化分配、以及对整个平台背后生态的稳定性和人性化提出了更高标准和要求。总体上,骑手社保、权益保障等监管存在必要性但对业务生态影响有限。

  “我们认为短期因政策担忧产生的市场情绪和博弈对股价产生负面影响存在合理性,但长期而言,我们的判断仍然偏乐观,公司提供的各项服务均是围绕消费者需求、成为百姓的‘美好生活小帮手,在政府的监管下,生态的平衡更能确保该目标实现。”

  正如《巴伦周刊》中文版在此前报道中所说,美团的业务一切与吃有关,一切关乎居民身边日常消费;由于这些业务在共享的数字化基础设施之上协同,从而使高频、刚需的性质得到强化。美团或许是目前市场中,唯一同时覆盖不同消费能力人群的电商平台。

  因此,从另一个方面理解,相关监管文件的出台对于外卖平台而言是未来健康积极发展的一个有利信号。市场和各平台对此也早有预期。此轮大跌是风险集中释放后的恐慌性情绪驱动,但实际上美团的长期投资逻辑并未改变。

  文 |《巴伦周刊》中文版撰稿人 李奥

  (本文仅供读者参考,并不构成提供或赖以作为投资、会计、法律或税务建议。)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巴伦。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洋)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