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全球运费或将持续高企,航运大佬却称尚未进入“超级周期”

07-28 智通财经
语音播报预计8分钟

智通财经APP获悉,随着全球经济反弹和大宗商品需求复苏,今年干散货运费飙升,但一些市场观察人士表示,该行业可能尚未进入持续强劲增长的时期。

“这是一个超级周期吗? 好吧,我想说还没有,但它有这个潜力,”海事咨询公司 Shipping Strategy 总经理Mark Williams表示。

所谓的超级周期是指由强劲需求和低供应驱动的价格持续高企和不断上涨的时期。

他表示,好望角型货船(capesize vessels)的费率约为2019年年中的水平。好望角型货船是运载干货物和谷物、铁矿石和煤炭等原材料的最常见的船舶类型。报道称,好望角型船舶的平均日收益为3.188万美元,比去年2月的约3000美元增长了10倍以上。

截至7月3日,波罗的海干散货运价指数(BDI)较年初上涨了约74%。

矿业巨头必和必拓负责海运和供应链的副总裁Rashpal Bhatti赞同Williams的观点。

"我们看到运费处于多年高位,但尚未达到过去牛市周期的峰值," Rashpal Bhatti表示。

由于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上一次大规模的航运繁荣在2008年结束。

分析师对可能导致价格脱轨的因素持谨慎态度,但预计运费将至少在2021年下半年,甚至更久保持在高位。

哪些因素推动运费上涨?

有几个因素支撑了货运价格,包括大宗商品繁荣提振了运输需求,以及世界部分地区从疫情中恢复,经济正在复苏。

但Williams表示,政府政策和宏观经济是“强劲增长”的市场的核心。

他认为,政府正在通过刺激措施向系统注入资金,这是推动经济增长的“关键杠杆”。

Williams表示:"这种强劲的GDP增长正在推动大宗商品需求,这是我们今天看到的强劲市场的基础。"

航运公司Berge Bulk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James Marshall表示,他预计今年下半年巴西的铁矿石供应将增加,中国的煤炭需求将增强,这将对运费产生“非常积极的影响”。

他补充道,效率低下和港口拥挤也可能导致航运成本上升。他此前曾表示:“我们的船舶仍因严厉的隔离措施而受阻。”

“随着delta病毒变体的出现以及新冠病毒感染带来更多问题,拥堵变得更加严重。” 他补充称,这可能导致“下半年市场大幅收紧”。

哪些因素将支撑货运价格?

Williams认为,未来几年船队规模不会显著增长,因为订购新散货船的热潮并不大。

他补充道,不订购新船和逐步淘汰某些旧船也将有助于保持较高的费率。

Williams继续补充道,散货船的供应方面也处于短缺状态,预计未来三年船队增长不超过3%。

"如果在三年里,需求增长超过船队增长,那么货运市场价格就会稳定,”他说。

Williams预计2022年将出现“真正坚挺的市场”,并认为“非常有可能”持续到2023年。 不过,他重申了自己的立场,即该行业尚未进入超级周期。

他指出:“疫情给全球经济带来了破坏性影响,货运市场正受到建设热潮的推动,而建设热潮是政府应对疫情的政策回应。”

风险:通胀和利率上升

Williams表示,政府的政策同样可以轻易地阻止成本进一步上升。

他表示,如果2023年宏观经济状况保持强劲,全球在通胀可能处于“危险境地”。

他表示:“届时,我们将看到各国央行加息,这将不可避免地放缓经济增长,然后这个商业周期就会翻转……航运周期也会随之改变。”

在供应方面,必和必拓的Bhatti表示,疫情形势的改善可能会减缓价格飙升。

新冠疫情缓解后,港口拥堵将得到缓解,航运能力将得到释放。

"随着产能回归市场,这当然会降低我们所看到的一些…峰值,"他表示。

(责任编辑:和讯网站)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