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破产式捐赠”引热捧股价逆市上涨 贵人鸟能否重新飞翔?

07-28 财联社
语音播报预计12分钟

财联社(记者 鲁佳乐)讯,A股大跌之下,有一只险些退市的股票却逆市上涨。

7月28日,贵人鸟(603555,股吧)(603555.SH,股票简称“ST贵人”)再次收获涨停板,截至收盘报3.06元/股。自7月26日开始,贵人鸟股票已连续三个交易日涨停。而此次贵人鸟的热度主要来自网友发现贵人鸟在自身连续亏损,面临破产的情况下,依然向河南捐款。

从成立开始,贵人鸟经历了体育用品第一股的高光时刻,也品尝到了盲目扩张的后果。如今陷入亏损、债务危机的贵人鸟迎来重组,投资方则是做粮食贸易的。

换帅、重整业务,回归众人视线的贵人鸟,能否重新起飞?

股价逆市上涨

正如鸿星尔克一样,贵人鸟的热度也是捐款带来的。近日,河南水灾引发全国关注,企业纷纷捐款。鸿星尔克、贵人鸟等几乎要没落的品牌慷慨解囊,更是引发众多网友抢购产品。

7月25日下午,贵人鸟官方运动旗舰店的直播观看人数已经超过了50万人次,而此前贵人鸟的多场直播观看人数只有一两千人。

作为A股上市公司,除了在销量上的增长,贵人鸟收到的关注也反映在股市上。就在7月23日,贵人鸟股票还惨遭跌停。过了一个周末的时间,贵人鸟在7月26日到7月28日连续三天涨停。不过该公司股票已经披星戴帽,涨跌幅限度均为5%。

“贵人鸟逆市上涨的行情并不是理性投资的结果,首先贵人鸟本身业绩已经持续亏损,投资者热捧的原因也不是来自于贵人鸟本身的升级、转型。而这次贵人鸟异常行情,与网友挖出其为河南捐款带来的热度时间基本重合,是消费者的非理性情绪转移到了资本市场。”鲸平台智库专家、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告诉财联社新消费记者。

数据显示,贵人鸟已连续三年亏损。2018年至2020年,该公司分别亏损6.86亿元、10.96亿元、3.82亿元,三年时间共计亏损超过20亿元。2021年一季度,该公司依然处于亏损状态,亏损额达0.59亿元。

最新数据则披露,截至2021年一季度,该公司货币资金仅有2267.97万元。自身处于这样的情况下,为河南带去4000万元的捐赠,网友戏称贵人鸟为“破产式”捐赠。

“贵人鸟与鸿星尔克此前在品牌定位、市场地位上都非常相近,即定位中低端市场,缺乏品牌附加值。在没有利好支撑的情况下,引起非理性投资。加之贵人鸟本身股票价格较低,投资成本小。不过没有投资依据的非理性操作,容易造成股票的大起大落。”沈萌表示。

创二代接手“烫手山芋”

相比于捐款,贵人鸟换帅也发生在最近,但未曾给其带来多大的热度。

天眼查APP显示,近日,贵人鸟发生工商变更,法定代表人由林天福变更为其子林思萍。同时,注册资本由约6.29亿人民币增至约15.7亿人民币,增幅150%。就在7月初,林思萍刚接替父亲林天福成为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与其他接班人不同,林思萍要面对的是一家连续亏损的公司以及巨额的债务。除了连年的亏损,根据贵人鸟披露的数据,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公司逾期应付债券11.47亿元、逾期银行借款9.77亿元,25个银行账户因诉讼被冻结。

从体育用品第一股到险些退市,贵人鸟品尝到了盲目扩张的恶果。1987年,贵人鸟成立于晋江,这里也是诞生安踏、鸿星尔克、361度等中国运动品牌的地方。2014年,贵人鸟作为体育第一股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市值一度冲破400亿。此后,贵人鸟开始 “买买买”的扩张之路。

从2015年到2018年,贵人鸟先后入股虎扑体育、西班牙足球经纪公司BOY,并入局体育赛事、体育经纪、体育游戏等领域,不过这些布局都为给其带来收益,反而拖垮了业绩,使其从2018年就开始了亏损,并陷入巨额的债务纠纷。

“贵人鸟想布局体育产业,扩张太快,没有深入。体育产业中赛事和体育器材是两个比较大的维度,但贵人鸟在体育产业的布局都是一些概念性的东西。而体育产业是耗资巨大的产业,通常情况下大财团、大企业才有能力进入,当时的贵人鸟显然没有这个能力。”服装行业分析师马岗向财联社新消费记者表示。

重组能否重生

连亏三年,深陷债务危机的贵人鸟终于迎来了接盘方进行重组,但重组后也命运难料。

早在2020年8月,贵人鸟就进入了重组阶段。直到今年7月份,贵人鸟的重整计划终于执行完毕。黑龙江泰富金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富金谷”)投资4.17亿元获得贵人鸟3.2亿股股份,持股比例20.36%。受重整计划影响,林天福控制的贵人鸟集团股权比例被动稀释至26.48%。

重整之后,贵人鸟开始了变革,创始人林天福退居幕后,其子林思萍接任董事长。办公地址也从厦门搬迁至晋江市陈埭镇沟西村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老厂。

不过,重新归来的贵人鸟可能不再是当初的贵人鸟了。

资料显示,泰富金谷主要从事粮食贸易流通产业供应链服务平台的运营,其业务范围与贵人鸟相去甚远。而泰富金谷自身的状况也不容乐观,根据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截至2020年末,泰富金谷资产总额40.73万元,净利润-44.03万元,资产负债率高达208.10%。

7月14日,贵人鸟宣布砍掉公司自有运动鞋生产线,全部改为贴牌加工模式。同时,贵人鸟开展粮食贸易业务布局,并设立了全资子公司上海米程莱贸易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中包括食品经营、粮食收购。

“这种情况存在借壳的可能性,不过粮食贸易行业本身也没有太大的成长空间和预期,即便是借壳,对贵人鸟来说也没有太大的翻转意义。贵人鸟主板企业,且已经被ST,这样的壳对科技企业来说没有太大吸引力,因为他们完全可以自己融资。入主的更多还是传统产业,且自身业绩也并不好,因为这种企业难以独自上市。”沈萌坦言。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