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鹤壁淇县灾后重建:村民返家抢救麦子,政府组织统一处理动物尸体

07-28 新京报
语音播报预计16分钟

鹤壁市淇县紧邻卫河、共产主义渠、淇河,此次河南暴雨期间,上游泄洪,导致淇县西岗镇16个村受灾,3万多人被转移。

7月27日上午,新京报记者乘车从淇县县城来到西岗镇。乡镇公路上,26日时路面还有大片积水阻碍通行,27日,整条路面已经干透。路边的村户正在家门前清理淤泥和少部分积水,路边停放的车辆被水泡过后还未有人处理。

滞洪区受灾较重的原庄村内,大街上还有大量积水,村民们提起裤腿,蹚水而过。路旁可以看到几只死猪,四脚朝天、身体已经浮肿,散发着腥臭的味道。远处的庄稼地里,大片庄稼已枯黄倒地。

同为滞洪区中受灾较重的大李庄村,村民谭树强家中存放着的一万多斤麦子,大半被水泡毁,他干了大半天,也只抢收了十几袋。

西岗镇政府党委副书记刘伟江告诉新京报记者,从26日起,已经允许一些养殖户自行回村组织生产自救。新京报记者在刘拐庄村内看到,村民把仍存活的奶牛聚拢到一起赶往积水较浅的地方,还有人把从猪圈里跑出来的猪逮住、装笼转运到别处喂养,靠近路面的农户把家里未被浸湿的麦子平铺在路面上晾晒。

刘伟江表示,现在灾后重建刚刚开始,接下来,镇政府的主要工作是帮助村民排积水、对动物尸体进行无害化处理、严格消杀,“现在最担心的是疫情,必须积极防控处理。”

鹤壁淇县灾后重建:村民返家抢救麦子,政府组织统一处理动物尸体

7月27日,淇县西岗镇刘拐庄村,村民把家里未浸水的麦子铺在路面上晾晒。新京报记者 刘瑞明 摄

暴雨中护堤三天两夜,最后全员撤离

淇县西岗镇石奶庙村,北邻淇河,南靠共产主义渠。四五十年前,村子四周就建立起四五米高的堤坝,堤坝以一个圆形将村子合围起来,防止村外的水漫进村内。在村子里,分布有六七个河堤口,方便村民进出。

正是有了护村堤,在7月24日全员撤离前,石奶庙村没有大水漫进村内。但是随着村外水位上涨,围堵河堤口成为必要的工作。

7月19日,暴雨开始,河堤口的围堵也在雨中进行。从村外调来的铲车运来沙土,村民们铲土、装袋,将堤口堵住。65岁的村民辛连合就是护堤人之一,他告诉新京报记者,在三天两夜里,他们都没有回家,堤口有一个别人不用的房子,大家就在那里休息。吃的是方便面,用热水壶倒上水泡着吃。晚上七八点,需要在堤上巡防,两人一队,每半小时换一次班,其余的人可以在堤口的房子里铺个毯子坐着聊天,谁也不敢睡着,怕洪水过来。

暴雨后,西岗镇安排滞洪区的五个村庄撤离。到7月24日11点多,最后一批救援船就要离开时,村干部们在村内挨家挨户排查是否有人员尚未撤离。70岁的陈显林因担心家里的几只鸡和羊不愿意撤离,爬上了房顶躲避村干部们的排查。

一个多小时后,西岗镇党委副书记李魏下令踹开陈显林家的大门,进门后,搜寻堂屋、耳房、厨房、厕所都没人。李魏顺着房前的梯子爬上房顶看到陈显林枕着胳膊、侧卧在房顶上。“陈显林,你必须撤离。”

随后派出所的辅警、救援队人员都已到场。陈显林说,“你们要是强迫我,我就跳房。”为了防止意外发生,李魏爬下梯子,绕到房后查看情况。现场僵持近一个小时,经过多番劝说之后,陈显林才自己顺着梯子走下房顶随着救援队撤离。

鹤壁淇县灾后重建:村民返家抢救麦子,政府组织统一处理动物尸体

7月27日,淇县西岗镇,远处的庄稼已经枯黄。新京报记者 刘瑞明 摄

临时安置点内课桌拼成床,物资车不断进出

石奶庙78岁的村民辛长国早在7月19日就加入撤离队伍。因为家里三个闺女外嫁,他在当晚带着老伴和几身衣服坐上车来到西岗镇初级中学临时安置点。当天晚上,由于安置点临时启动,学校内只开了两个教室,男、女各一个教室。

辛长国说,每个教室100多人,大家只能蹲在地上或者靠在墙角坐在带来的包裹上,还有的人趴在桌子上休息。“其实大家心里都不得劲,家还在那里,都不舍得离开。”到了第二天,安置来的村民被分到各个教室,休息的空间稍微变得宽敞一些。村民们把三个课桌拼在一起当床睡。条件艰苦,但辛长国说,“是逃难来的,又不是来住养老院的。”

7月21日下午,在西岗镇初级中学的村民们坐上军车来到县城的淇县职业中专安置点。“这里一人一张床,当晚老人和身体残疾的人分到了一条被子,身体好的就在床板上睡。过了一两天,大家就都分到了被子和褥子。”

鹤壁淇县灾后重建:村民返家抢救麦子,政府组织统一处理动物尸体

7月26日,淇县职业中专安置点内,村民们领走卫生纸等物资。新京报记者 刘瑞明 摄

7月26日,在淇县职业中专,有超过1700名村民安置在此。新京报记者在现场看到,工作人员正在冲洗校园路面,物资车不断进出,矿泉水、果啤、方便面、饼干等堆满了办公楼的一层。大楼门口,当地美发学校的学生们在给老人们免费理发。11点多,食堂就已经开饭,饭菜是酸汤挂面和馒头。

村民们聚在寝室聊天时,新京报记者问及受灾情况,一位原庄村的村民想起自家十几亩的麦子被水泡毁,突然哭了起来。面对前来问候的村民,她连连摆手说:“没事、没事。”接着转向墙角抹眼泪。不一会儿,村民们被通知下楼搬运物资,她为了避免别人看见泪痕,戴上了口罩。

鹤壁淇县灾后重建:村民返家抢救麦子,政府组织统一处理动物尸体

7月26日,淇县职业中专安置点内,工作人员正在清洗路面。新京报记者 刘瑞明 摄

村民回村生产自救,抢救泡在水里的麦子

淇县上游泄洪后,西岗镇大李庄村村民谭树强转移至县城里的安置点。7月26日,他第一批获准回村组织生产自救。他的任务是第一时间回家抢救自己的麦子。

凌晨5点多,谭树强出发到西岗镇政府给通行证上盖了章。在距离村口两公里的地方下车时,大水还在小腿位置。他穿着拖鞋蹚着水走了十五分钟到家。一路上,他看到水里泡着死猪的尸体、上游漂下来的几十厘米大鲇鱼。

鹤壁淇县灾后重建:村民返家抢救麦子,政府组织统一处理动物尸体

7月27日,淇县西岗镇原庄村,村内有部分积水尚未退去。新京报记者 刘瑞明 摄

谭树强的家在村子西头,是五间平房。大水还停留在院子里,家里的水桶、鞋子、孩子的衣服都漂在水中。幸运的是家里的被褥都放在了柜子顶上没有被淹,家里重要的冰箱、电视、电三轮等在撤离前已转移到村里地势高的村民家里。

村里还是没有信号,谭树强想给正在村里排水的孩子舅舅打个电话,电话无法接通。旁边的棚子里,放着从十一亩地里打下的一万多斤麦子,长时间浸泡在水里,麦粒已经肿胀、发酸。只有少部分堆在高处的麦子还没被水浸泡。

他赶紧拿出编织袋和洗衣服的大水盆,把剩下的麦子装进去,一一扛进堂屋,干了几个小时,装了十几袋麦子。回到安置点时已是下午四五点,全身衣服被汗水浸透,双脚被拖鞋鞋帮覆盖的部分是泡肿了的白色,其余位置和大腿上已全部被晒黑。

鹤壁淇县灾后重建:村民返家抢救麦子,政府组织统一处理动物尸体

7月26日,大李庄村村民谭树强回家抢救麦子,双脚在水中已泡得发白。新京报记者 刘瑞明 摄

灾后重建:需排水、清运动物尸体、组织消杀

7月27日中午,大李庄村村支书李海山开车从村里来镇政府,请求镇里给他再派几台水泵和一些物资。经过协调,拨付给他4台水泵、100箱矿泉水和50箱方便面。

西岗镇政府党委副书记刘伟江告诉新京报记者,从26日起,已经允许一些养殖户自行回村组织生产自救,“把还存活的猪喂一喂或者是转移到别处,家里有麦子的赶紧抢救。”

7月27日下午,淇县召开防汛应急新闻发布会。会上,县防汛抗旱指挥部有关负责人介绍,截至目前,全县受灾人口约17.15万人,倒塌受损房屋1800多座,先后转移群众4.8万人,没有出现人员死亡情况,5个安置点共集中安置群众3727人。目前,城区道路全部恢复通行,供电恢复率达到90%以上,对全县各单位、各小区(社区)、各村进行全面消杀,消杀面积273万平方米。

鹤壁淇县灾后重建:村民返家抢救麦子,政府组织统一处理动物尸体

7月27日,淇县西岗镇原庄村路边,猪的尸体正等待被清运。新京报记者 刘瑞明 摄

刘伟江表示,现在灾后重建刚刚开始。一方面,镇里给下面村里派发了几十台水泵,可以帮助他们把积水向外排。另一方面县里的供销社、农业局组织铲车等工具把死猪等动物尸体打捞出来,统一运送到处理厂进行无害化处理。

“后续还要组织县医院和卫生院的工作人员在村里进行消杀,让村子达到可以居住的合格标准。由于之前村里一直采用的是地下水集中供水,此次洪灾可能导致地下水污染,回村后的村民会暂时饮用矿泉水或者消防队拉着水箱统一调配运送的生活用水。”刘伟江说,“现在最担心的是疫情,必须积极防控处理。”

新京报记者 刘瑞明

编辑 刘倩

校对 李立军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