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微生物冷知识:人体57%都是微生物 肠道微生物能控制人的情绪

07-27 《小康》杂志社
语音播报预计8分钟

中国小康网讯 古希腊历史学家普卢塔克记载过这样一个故事:杀死了克里特岛牛头怪的国王忒修斯返回雅典后,他乘坐的船被纪念展示了上百年。之所以能保存这么久,是因为船上有一块木板腐朽了,人们就会替换一块新的。最后船上连一块最初的木板也不剩了,那么,完好无损的它还是原来那艘船吗?

这个悖论叫作“忒修斯之船”。实际上,如果把这艘船替换成人体,可以得出很多悖论的“变种”。比如,我们从出生那一天起,自身的细胞就不断自我更新、修复。最原始的那个细胞早就不存在了。那么现在的“我”还是本来的我吗?

当然,聊以自慰的是,细胞再怎么更新替换,都用的是“原装组件”。而美国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的一项最新发现,则让我“孰不可忍”了——“我”竟然不是“纯原装”的!

研究显示,人体里只有43%是自身细胞,剩下57%都是微生物;人类自身的基因有2万个,而人体里的微生物基因则有2000万个!更可怕的是,人体的肠道微生物甚至能决定人的性格、智商、寿命甚至精神疾病!

我仿佛看到,自身细胞那艘“忒修斯之船”再怎么替换木板,都只是瑟缩在身体“圣殿”的一角,是否完好无损都有待商榷;而庞大的微生物“纪念品”,占据了圣殿的大部分空间,甚至是“核心位置”!

那么,“我”到底是我?还是我体内的微生物啊?

也许有人会感觉到我的问题可笑,“我”是大脑产生的自我意识和行为的集合。微生物再怎么“喧宾夺主”,它们也突破不了身体里面的“血脑屏障”,要知道,大脑可是人体的司令部啊!

如果抱着这个想法,认为只要守住大脑这方“净土”,就能让“我”占据高地,那么,你就太小瞧微生物的作用了。

我先举个恐龙的例子。二十世纪初的时候,人们发现像马门溪龙、梁龙这些体型太过庞大的恐龙,体长一般超过20米,会导致一个脑子不够用。于是它们会在臀部脊椎上,长出一个膨大的神经球,就是所谓的“肠脑”,来协助大脑的工作。

可是近年来科学家研究发现,人类也有肠脑!与恐龙的不同,人的肠脑存在于食道、胃、小肠与结肠的鞘中。大脑能够思考和记忆,是因为其神经细胞。你以为神经细胞只有大脑独有吗?肠脑也有!而且和大脑里的数量相当!

所以,人体有两个“司令部”。它们通过“电话线”,即迷走神经沟通。我们都知道,人的抑郁、快乐以及各种行为,来源于大脑里的两种神经递质——5-羟色胺与多巴胺。

那大脑里的5-羟色胺和多巴胺是从哪里来的呢?告诉你一组数据,人体内95%的5-羟色胺和50%的多巴胺,是肠脑输送给大脑的!而这些神经递质的合成,就是靠肠脑里的微生物!

你看,从这个意义上讲,大脑充其量只算是个“前敌指挥部”,而肠脑才是“后方司令部”,“后方司令部”里的决策层还是微生物!

所以说,人的性情大变,或是有时干出匪夷所思的事情,就不难理解了。我相信谁都有过这种情况,这不是“大脑短路”了,而是微生物发出了错误指令。我们不知道自己日常所做的决定、有意识或无意识的行为,来自大脑和我内的微生物的影响的比例各占多少。

所以,“我”和我体内的微生物相比,真的不占优势。人类的发展史,有可能都是一部微生物发展史。

假如随着科学的发展,人们万一发现,身体这艘“忒修斯之船”可以完全被微生物替换掉呢?

我只想讲一篇很早以前看过的美国科幻小说。

故事说的是一个游子,一直在大都市打拼,十几年都没有回家,过得很不如意。有一次,他必须回乡办某件事,顺便看看父母。

父母都很衰老了,但父亲还是在农场里辛勤地忙碌着,母亲陪儿子说话,还给他煮咖啡。

然而主人公喝完咖啡才发现,咖啡渣里竟然沉淀着蚂蚁。于是他心想,母亲太苍老了,以至于连卫生状况都搞不好。

到了晚上,他睡不着,于是便悄悄到父母房间外,透过门缝看看两位老人。

他看到,床上只有两大群云一样的蚂蚁。它们有规律地运动着,不一会就聚合成了两位老人的身形。原来,父母早就过世了,接待他的是家里的蚂蚁。

这是一个忧伤的故事。但这也是我对前面的问题,提供的一个不太忧伤的答案:

蚂蚁替换掉了父母身体的“忒修斯之船”,却替换不掉他们对孩子的爱与思念。(子华)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