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全面限制学科类培训背后凸显投资“集体非理性”现象

07-27 每日经济新闻
语音播报预计9分钟

每经特约评论员 班妮(洪泰基金董事总经理)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以下简称“双减”意见),全面限制学科类培训机构的过度发展。受此影响,新东方、好未来等教育公司股价遭受重挫。

实际上,这不是近年来国家对教育产业及相关投资的第一次限制:2018年8月10日,司法部在网站上发布教育部提请国务院审议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以下简称《民促法送审稿》),规范投资发展K12民办学校;2018年1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发布,规范过度投资发展学前教育。这些国家级政策措施的出台,说明教育领域过度投资现象已持续数年。

笔者注意到,每一次政策的出台,都因为限制教育资产资本化而引发过相关领域的资产(学校或教育机构)估值大幅下跌、投资减少。《民促法送审稿》出台,使得K12学校的兴建和收购热度降低,改革学前教育的意见出台,使得原本在市场上大热的幼儿园资产迅速变得几乎无人问津。而这两年K12学科类培训的持续过热,正是之前这些教育资产限制政策后的直接后果——资本又涌向了当时尚未受到限制的、最具赚钱效应的K12学科类培训。

猿辅导估值155亿美元,2020年一年融资超过35亿美元;作业帮估值110亿美元,2020年最后一轮融资金额16亿美元。其他K12培训机构也都纷纷在市场上加速融资,目标都是上市。融了这么多钱,怎么花?于是出现了铺天盖地的教育机构广告,家长和孩子被教育机构营销绑架。再加上国家放开人口政策,社会舆论之下,新一轮更严格的教育机构限制政策就成为必然。

查理芒格说过:“每个机构投资者最害怕的事就是它的投资实践和大家的不同,这是很可悲的。”所有的投资机构都涌入教育产业,充分体现了投资领域的“集体非理性”现象。而这决不是教育一个单独领域特有的现象,过去多少行业都出现过类似情况——例如各地过度投资建设商场、购物中心,导致今天很多购物中心冷清、招租不满。

事实证明市场不总是有效的,完全市场化的投资并不能实现理性投资,反而会造成资源大量浪费。

近年来,教育领域、消费领域、互联网领域,甚至科技和医疗领域都出现了投资过热现象,资本的过度竞争已经造成企业偏离商业本质的无序扩张。因此,今天的一切都是经济规律的必然,当市场的有效性丧失,“看得见的手”(政府)必然要发挥其干预作用,才能防止资源浪费以及对国民经济的可能伤害。而教育作为国计民生的重要产业,必然是首先被规范的领域之一。

从投资初衷来看,机构投资教育领域本应是为了实现教育平等和普惠教育助力的,在线教育的发展也确实在城市和乡村之间减少了教育不平等现象,科技手段的进步让教育平等的理念能够有效落地,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教育领域的适度投资已经演变成了投机泡沫,很多投资机构选择企业完全不看其教育的本质,而是只盯着营销的效果(ROI多高、LTV多长),几乎没什么人提及教育的效果和孩子的健康成长。

“双减”意见政策出台后,新东方和好未来的股价变化受到广泛关注。其实,这两家发展了多年的中国头部教育机构也是这场教育产业泡沫的受害者。它们被资本涌入后的市场乱象裹挟着,身不由己加入了在线教育大战。

经济生活中是存在着美德效应和恶行效应的。资本投资教育的目的最后演变成了上市套利,而不是推动教育产业发展,甚至为了提高上市估值盲目拉高估值、过度投放广告,造成了社会负担,最终引发了政策出台,这些培训机构也无法实现上市,资本的目的落空——这是索罗斯反身性理论的又一次完美诠释。

接下来,如果投资机构把之前的投资策略继续运用到目前尚未被严格限制的素质教育、职业教育领域,可以预见:限制政策将重演,资本也无法获利。实际上,不仅仅是教育产业,其他国民经济各个领域的投资均是如此,经济规律将一如既往地发挥作用。投资机构如不能意识到这点,投资行业的整顿和洗牌也会很快发生。

(责任编辑:李佳佳)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