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裘强:信托大佬的“在逃生涯”,牵出神秘“中江国际”

07-26 和讯名家
语音播报预计19分钟

  

裘强:信托大佬的“在逃生涯”,牵出神秘“中江国际”

  原创:一号地产

  作者: 九哥  

  一号说:    

  有孤军奋战的大佬吗?

  长沙的一纸协查通报将江西的一道B级通缉令公开后,裘强跌宕起伏的人生再度现入公众视野。

  曾几何时的信托大佬竟落到这步田地,却是为何?

  01

  执掌中江信托14载,疑曾给苏荣女婿送50万

  樟树市原名清江县,取“大江清流”之意。

  裘强的人生之路起步于此,十六岁时从知青办小喽啰做起,四年后进入航校,再之后进入宜春市委组织部,寻觅到机会下基层历练,任上高县长助理,正式踏上仕途。

  尔后忽然上调省里,任江西省委农工部副处长,旋即出任江西省展览中心任主任,期间曾兼任南昌佳盛典当行有限公司副董事长主持全面工作。直至此时,裘强的宦海生涯尚未有大的起色,直到1997年。

  在这一年,裘强获任江西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协助副省长分管商贸、金融工作”(注:来源于21世纪经济报道),算是在仕途上上了一个较大的台阶,也为他后来入主中江信托打下了基础。

  千禧年之际,裘强从省机关的职位上转任民政厅副厅长,又过了四年,江西国际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信国际)重新组建,裘强被看中,出任这一省属金融国企的一把手。

  据江西政报,江信国际的前身江西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以下简称江西国投)曾在80年代末在香港炒卖外汇,一下子赔进了近一个亿。净债务相当于自有资产的8倍,公司顿时陷入了严重资不抵债的亏损陷井。

  “当时,整个公司人心涣散,管理混乱,濒临破产。”报道如此表述中江信托前身的“复兴启示录”前传。

  另一则关于江西国投违规事项的批评则来自于中国证监会。据证监会调查,江西国投南昌等地的证券营业部在1998年1月至7月间,允许客户在 T+3日动用尚处于冻结中的新股申购资金,再加上头寸调拨不及时,导致5月中旬江西国投在上海证券中央登记结算公司的清算帐户出现透支。

  为严肃证券法纪,证监会决定对江西国投进行通报批评。

  无论是80年代的资不抵债,还是90年代的违规行为,关于江西国投的变局似乎早已暗流涌动。

  2003年,江信国际与江西省发展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赣州地区信托投资公司以重新登记的方式,成立江西国际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也就是江西国投。

  2004年6月,裘强以其资历与长江商学院EMBA的学历加持走马上任江西国投董事长。

  时日已久,如今已难以看出裘强在下车伊始如何展现高超本领,不过在他上任后不久,江西国投便进行不良资产剥离,第二年就实现了扭亏为盈。

  一筐李子,剔掉几个烂了的,剩下的自然也能卖个好价钱。

  或许是扭亏有功,裘强一任董事长就是多年。2009年3月,经中国银监会核准换发新牌,江西国投公司名称变更为江西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

  2012年10月,江西国信再次更名为中江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中江信托问世。

  几番更名,只有裘强稳坐钓鱼台。

  澎湃新闻曾报道程丹峰涉嫌利用影响力受贿一案,提及“程丹峰于2009年违法收受裘强所送财物,折合人民币53.8186万元”。

  此处的程丹峰不是别人,正是江西“大老虎”苏荣的女婿。至于报道中的“裘强”是否是中江信托董事长裘强,则不得而知,因程丹峰一案的判决书尚未公开。

  公开消息显示苏荣于2014年6月14日被宣布接受调查。

  不过裘强似乎并未受到牵连,仍然任中江信托和国盛证券董事长一职。

  02

  神秘的中江国际

  就在苏荣被调查的同年底,裘强出席在京举行的国盛证券2015年大型投资策略报告会,其身份为中江国际集团董事局主席、首席经济学家。

  后有媒体误将裘强称为“中江信托首席经济学家”,事实上中江信托并未设置此职,连国盛证券亦无此荣衔。

  (图:中江国际论坛暨国盛证券2015年投资策略报告会相关报道)▼

裘强:信托大佬的“在逃生涯”,牵出神秘“中江国际”

  而这个看上去来头不小的中江国际集团,似为在港设立的私人企业。

  一号君从ICRIS获悉,以“中江國際”为公司名称的企业有2家,一为中江國際有限公司,注册于1995年7月18日,2003年3月7日宣告解散。

  另一家为中江(國際)有限公司,注册于2005年11月16日,已告解散日期为2017年1月6日。

  从解散日期上来看,国盛证券2015年大型投资策略报告会举行的时间,前一中江國際已经解散,唯有后一中江(國際)仍在册。

  但是裘强以一名称模糊的港资企业与具备合法持牌资质的中江信托同台示人,甚至于将中江国际集团排名于前,给人一种中江国际集团是中江信托母公司的错觉。

  (图:裘强在第八届中江国际论坛暨国盛证券2015年大型投资策略报告会发表演讲)▼

裘强:信托大佬的“在逃生涯”,牵出神秘“中江国际”

  再以中江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的身份打造自己的人设,让外界误以为其中江信托首席经济学家,真是有一套。

  事实上,中江信托的母公司早前为江西国资,2010年左右“明天系”以战略投资者身份进入股东序列,共计持股45%。

  2012年,随着江西省财政厅将持有中江信托股权分批转让,“明天系”则成为中江信托的第一大股东。

  不过,“明天系”自始至终并未以所谓中江国际的名义进行持股中江信托,甚至于中江信托的历史股东里都找不到一家叫“中江国际”的公司。

  裘强的中江国际董事局主席身份,颇为诡异,不知从何而来,更不知为何人所任命。

  更为吊诡的是,前述国盛证券2015年大型投资策略报告会还有一个前缀,叫“中江国际论坛”,而且已经是第八届,单从名称上来看似乎唱主角的是中江信托,研究之后才发现领衔主演竟然是中江信托。

  国盛证券时任总裁曾小普致开幕词时也说到“受公司董事局裘强主席的委托,今天的会议由我主持。”

  “董事局主席”的称谓既不是中江信托也不是国盛证券,因为这两家公司都只有董事会,裘强出任的也是董事长,而不是董事局主席。

  设有董事局主席的只有中江国际,按此逻辑,国盛证券的总裁向中江国际的董事局汇报?

  但是从国盛证券的股权结构上,丝毫看不出中江国际的身影。在2014年12月的工商资料中,中江信托(后更名为“雪松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持有国盛证券58%的股权,为第一大股东,其他股东为江西国资。

  所以中江国际到底是何方神圣,能够一举让中江信托和国盛证券两大持牌金融机构甘愿屈居其下?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市场上常见的名为“中江国际”的企业大多被认为是中国江苏国际经济技术合作集团有限公司,系江苏省大型国有独资公司。

  不知道裘强扛着中江国际大旗,会不会引发外界对真正的中江国际产生误解?而后者作为江苏省大型国有独资公司又会不会去澄清二者间并无关联?

  03

  你方唱罢我登场,资本族系均欲染指

  回溯国盛证券的股权变更,其历史渊源并不比中江信托简单。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2002年12月国盛证券,是江西省唯一的省属国资系统的证券公司,是以原江西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江西省发展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和赣州地区信托投资公司等3家信托公司证券业务为基础,吸收省内其他证券资源,共同投资设立的一家全国性综合类证券公司。

  股权未发生变化前,江西省财政和江西省出版集团并列为国盛证券的大股东,江信国际只占10%~20%的股权。

  2009年,江西省出版集团所持有国盛证券的股权被江信国际收购。随后,江信国际正式入驻国盛证券,裘强也得以进入国盛证券管理层。

  至此,中江信托与国盛证券纳入到同一阵营。

  可能也是基于此,中江国际论坛才得以冠名在国盛证券的策略会之前,以“中江国际论坛暨国盛证券策略会”的名义举办。

  时间转圜到2015年,斜刺里杀出一支奇兵,国盛金控(002670,股吧)(002670.sz)。

  2015年11月5号,国盛金控发布重组方案,以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等方式,从“明天系”公司中江信托(现“雪松国际信托”)等股东的手里购买了国盛证券100%的股权,同时国盛金控募集配套资金69.3亿元。

  2016年5月,国盛证券收购完成。2016年9月1日起,杜力开始担任国盛证券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

  注意这个时间节点,从此之后,裘强也就再没有在国盛证券的策略报告会上发表观点了。

  最后一届中江国际论坛暨国盛证券策略会止步于第九届,举办日期为2015年12月6日,中江国际“首席经济学家”裘强在论坛上发表《五大利好支撑本轮牛市 未来市场必将万点》。

  敢于在此时发表牛市万点论的经济学家,只能说“勇气可嘉,胆魄过人”。

  因为就在裘强发表万点论的四个月前,从2015年8月18日至8月26日,期间上证综指跌幅达29%,创业板指跌幅达32%,个股出现了千股跌停的场面。

  逆流而上的牛市预测并没有显现出准确的预判性,一个月后,2016年1月4日至2016年1月7日,短短四个交易日,上证指数跌幅达26%,市值蒸发80000亿元。

  以此而言,“经济学家”裘强的生猛一面可见一斑。

  回到本文开头,长沙公布的通缉令显示裘强所涉之罪为“涉嫌洗钱罪和赌博罪”。

  或许,冥冥中,总有些东西注定要来。

  而今裘强远遁海外,日前中江信托(现“雪松信托”)传言“二度卖身”,国盛证券又被宣布延长接管期限,“明天系”过后,中江一脉何日放晴?

  End.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一号地产。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