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李嘉诚的最后一战

07-26 和讯名家
语音播报预计16分钟
集团主席郑裕彤共同出资400亿元,在香港地区建造中药港。

  按照官方设想,这个港口集生产、贸易、研究、咨询和中医人才培养为一体,未来将成为国际性中医中药中心。香港还通过立法会编制通过了《中医药条例》等一系列法律法规,雄心勃勃地想在中医药领域实现大发展。

  与此同时,和记系加快了与老字号合资的步伐。除了和黄与广药白云山(600332,股吧)合资的白云山和黄,和记还与北京同仁堂(600085,股吧)合作开办了公司——北京同仁堂和记医药投资有限公司,总投资7.8亿元。

  2000年,和记黄埔全资子公司和记中药等又联手与同仁堂科技在香港建立了同仁堂和记(香港)药业发展有限公司,投资总额2亿港元。同仁堂科技在香港上市后,李嘉诚通过和记黄埔斥资近2000万港元,买入10%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

  2012年,李嘉诚还与国际巨头雀巢合资成立一家公司,负责开发治疗肠胃疾病的中药。

  2014年,为了扩建复方丹参片、板蓝根主要原材料种植基地和生产车间,公司还计划投资10亿元。

  2018年,李嘉诚又投资了5亿元在云南建立三七生产基地。

  回顾进军医药领域的几十年,李嘉诚对健康、青春、生命的追求越来越明显。

  大举进入中医药产业的1999年,李嘉诚刚被福布斯评为全球华人首富,当时他已经71岁。

  财富已经登顶,生命却在走向归途,难免让人不甘心。

  嫡系的长江生命科技也是在此后一年成立。这家公司的宗旨就是要“改善人类健康及环境生态,致力提升人类生活质素”,李嘉诚基金会持股近30%,可见对其的支持力度。另据相关报道,该公司聚焦生物科学领域,也是李嘉诚建议的。

  此后,李嘉诚对生命科学的基础研究更是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

  2011年,李嘉诚基金会向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捐赠4000万美元,用以建立“李嘉诚生物医学和健康科学中心”。

  2014年,他又捐出1000万美元,支持加州大学的伯克利分校、旧金山分校做基因组学创新计划。

  2020年诺贝尔医学、化学两个奖项的两名得主——加拿大亚伯达大学李嘉诚应用病毒学研究所总监霍顿(Michael Houghton)及美国生物学家、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李嘉诚生物医学与健康科学讲座教授道德纳(Jennifer A. Doudna),均曾受益于李嘉诚基金会的捐资。

  他们获奖的理由分别是发现了丙型肝炎病毒以及基因编辑,后者是通过基因剪刀改变动植物、微生物DNA的一项研究,二者都是对生命科学的重大突破,对医药产业发展影响巨大。

  长江生命科技一直在推进的黑色素瘤疫苗研发项目,如果成功,也是对抗“死神”的大杀器。

李嘉诚的最后一战

  到2017年,李嘉诚干脆直接投资2亿港元开发和销售“长生不老药”。此类药物的主要成分NMN(全称为β-烟酰胺单核苷酸)、NR(烟酰胺核糖),备受民众和资本市场热捧。

  一时间“李嘉诚推荐”“年轻三十岁”等成了同类产品宣传必用的噱头。

  的确,有什么比90多岁的老人健步如飞、牵着小30多岁女朋友的手逛街更有说服力的呢?

  甚至有人说,“只要李嘉诚还活着,我买的长生不老药就是真的”“就算李嘉诚没能实现长生不老,也在为人类长生不老作贡献”。

  然而,能否实现长生不老梦姑且不说,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的李嘉诚,在医药领域却似乎没了用武之地。

李嘉诚的最后一战

  中药港因为种种原因,并没有实现预想中的大发展。

  2019年以来,陆续有专家揭开NMN、NR的神秘面纱,所谓的“长生不老药”,其实只在小白鼠身上做过实验,在人身上效果如何还未得到验证。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很快“封杀”了相关产品。

  长江生命科技关于艾滋病新疗法的“进一步研发工作”最终不了了之。而其在研的黑色素瘤疫苗经历了9年的研发,目前仍未确定何时上市。正常情况下,生物制药通常的研发周期为7-8年。

  与之相比,和黄医药的表现相对较好,至少还有3个创新药已经获批,但亏损却仍在扩大。

  根据招股书,2018年-2020年,和黄医药每年的亏损从0.748亿美元到1.06亿美元,再到1.26亿美元,逐年扩大。

  企业对此的解释是“研发支出高”。根据招股书,2018年以来,和黄医药研发开支分别是1.024亿美元、1.274亿美元、1.755亿美元。也就是说,仅过去三年,新药研发就已经烧掉了4.053亿美元。

  但这并不能掩盖其产品销售不乐观的窘境。

  和黄医药已经获批并商业化的两个产品:2018年获批的呋喹替尼(商品名:爱优特)和2021年获批的索凡替尼(商品名:苏泰达),市场表现欠佳。其中,呋喹替尼2020年大降价进医保,当年销售额3370万美元(折合约2亿元人民币),而同期进入医保的国产PD-1销售额达到10亿元级别。

  自身造血能力不强,李嘉诚整个商业版图对创新药研发的支持也不多。

  相比对中药产业的阔绰投资,和黄医药创新药研发的主要资金来源是合资、融资、上市。

  根据招股书,和黄医药自成立以来,获得的长江和记的财务支持,主要是以银行贷款承诺形式提供。此外,就是其他第三方投资以及上市、后续发售等形式获得的款项。

  可以看到,到2020年年底,该公司与合作伙伴为肿瘤/免疫业务投入超过9.7亿美元,而这笔钱也与近年来企业的融资总数基本相近。

  过去近20年里,和黄医药经历了至少6轮融资,包括3次公开上市融资,分别是2006年登陆伦敦证券交易所和2016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以及向港交所提交申请,2021年6月30日正式敲钟。这些总融资金额恰为10亿美元左右。

  而且从收入结构看,在创新药的外壳下,中药和商业板块才是实力担当。

  2018年至2020年,和黄医药收入分别为2.141亿美元、2.049亿美元和2.280亿美元。

  其中,肿瘤/免疫业务收入分别是4123.3万美元、2679.2万美元和3021.5万美元,在总收入中占比分别19.25%、13.08%、13.25%,主要收入来自其他业务,即处方药、保健品的分销及营销等。

  长江生命科技虽然有黑色素癌疫苗等多个产品在研,但其研发投入却不足10%。

  2017年年报显示,研究和研发投入约1.74亿港元,占当年总收入49.7亿港元的3.5%,即便是占到人类健康业务收入的比例也只有6.4%;2020年,研发投入还进一步降低到1.49773亿港元,约为总收入的3%。

李嘉诚的最后一战

  ▲长江生命科技近两年收入及研发投入情况。

  来源:长江生命科技公司财报

  医药领域投资大、研发周期长,回报周期更长,有悖李嘉诚一贯“低买高卖”的经营理念。

  从市场上看,小分子靶向药市场竞争仍然非常激烈,前景并不乐观。

  和黄医药多为与PD-1产品联合用药的研究,其商业意图已经十分明显,就是想搭免疫疗法的“顺风车”。只是研究结果还没有最终揭示,能不能上车还未可知。

  虽然短期内,和黄医药顺利登陆港股,李嘉诚的财富实现大涨,但是从长远看,医药能否成就李嘉诚的又一个财富奇迹,恐怕还需要更多数据说话。

  只是对于已经92岁的李嘉诚而言,做大医药产业,可能也是其商业版图的最后一战了。

  [1]《李嘉诚布局中药港》作者:陶正洲、应允福

  [2]《李嘉诚公司突然火了!2天狂涨近300% 原来是“神奇的疫苗”要来了》中国基金报

  [3]《反转:李嘉诚加持的“长生不老药”,竟只是小鼠实验有效》cc情报局

  [4]《李嘉诚眼光真毒:只花了3亿,就砸出一个诺贝尔奖》正解局

  THE END

  出品人:毕亚军

  主编:王晓  责编:周怡  刘彦潮

  美编:杨亚姣  运营:方乐迪  张婵  倪晨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