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特别策划】交通运输一体化让城乡互联互通

07-26 《小康》杂志社
语音播报预计16分钟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文 | 《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 刘彦华

伴随着新时代脱贫攻坚目标任务的完成,我国“三农”工作重心历史性地转向了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在此大背景下,我国城乡交通运输一体化发展有了新的要求。

要致富,先修路。乡村振兴,交通先行。2021年初,中央发布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意见》,对乡村建设行动作出全面部署,指出要提升城乡交通运输一体化水平,在推进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上持续发力。

现阶段,我国城乡交通运输一体化发展情况如何?存在怎样的机遇与挑战?如何实现与乡村振兴的同频共振?带着一系列问题,《小康》杂志、中国小康网记者对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高级工程师熊燕舞、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魏中华进行了采访。

“城乡交通运输一体化的发展是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大势紧密相连的。”熊燕舞表示,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农村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城乡二元结构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为此,国家很早便提出了统筹城乡,一体发展,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其中也包括交通运输服务的均等化。尤其是2008年大部制改革,建设部的指导城市客运职责等纳入了新组建的交通运输部以后,城乡交通一体化开始加速发展。

新阶段、新要求

“推进城乡交通一体化发展,推进了交通运输基础设施建设,提升了交通运输的服务水平,使得城乡居民享受到了更快捷、更通达、更智能的出行服务,为乡村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坚实的交通运输保障,可以说它既是我国交通强国建设中政府推进相关工作的有力抓手,又是一项实实在在的推动城乡建设、助力乡村振兴的惠民工程。”魏中华表示,近些年来,我国城乡交通运输一体化取得了长足发展,但正如“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一样,伴随着新时代脱贫攻坚目标任务的完成,我国“三农”工作重心历史性地转向了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在此大背景下,我国城乡交通运输一体化发展有了新的要求。

魏中华分析认为,与脱贫攻坚时期相比,乡村振兴背景下的城乡交通运输一体化建设的新要求、新特征主要表现三个方面:

第一,在脱贫攻坚时期,城乡交通运输一体化发展,更加注重规模、注重覆盖面扩大,尤其是客运交通、物流交通,但是在乡村振兴背景下,要从追求规模转向追求服务水平的提高。

第二,脱贫攻坚时期,评判城乡交通一体化工作进展时,一般是相对孤立地对基础设施建设、路线覆盖、服务提升、运营管理等指标进行评判,在乡村振兴背景下,这些方面要实现融合发展,进行综合评判。

第三,过去在推进交通运输一体化发展时,个别地方仍然存在一定程度的运动式、会战式倾向,这种方式虽然在个别地方有一定的客观需求,可以理解,但也会产生很多弊端,影响后期的长远发展,因此构建长效发展机制也成为乡村振兴背景下推进城乡交通运输一体化发展的一项重要内容。

在熊燕舞看来,和脱贫攻坚时期相比,乡村振兴时期城乡交通运输一体化建设有变也有不变。变是指,要充分认识到,做好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关系到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要实现乡村和城市之间的产业、人才、要素、资源的真正互动流通,因此这一阶段,路不再只是路,而是要为它填充更加实实在在的内容,使之真正成为产业发展之路、旅游之路和致富之路。“为此,例如冷链物流、仓储等交通类产业培育要加强,诸如高速、通用机场等一些重要基础设施工程也可以更多地考虑下沉,向乡村地区进行倾斜。”

与此同时,熊燕舞强调,城乡交通运输一体化发展的根本目的依然是让城乡居民共享交通发展成果,享有更加便捷、更加公平、更有效率的交通运输基本公共服务。因此,以人民为中心的宗旨不能变。

现今,高铁已不再是单纯的交通工具,而是推动区域更新的重要引擎。就在很多县市还在为“农村四好路”建设而苦恼的时候,近期,个别省市提出了“县县通高铁”的目标。“县县通高铁”,是真需求还是伪命题,引发热议。对此,魏中华表示,高铁现如今已经成为人们快速出行的重要交通工具,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乡村地区的发展,提高了人民的获得感、幸福感。但另一方面,我们对高铁的作用也不能太过夸大,各个地方的需求不同、基础不同,是否适合通高铁有待认真分析,对于类似“县县通高铁”这样的目标的提出,还需谨慎。“现阶段,城乡交通运输一体化发展的重点还是应该放在当地本土化的客运、物流、运营管理等方面。”

抓住机遇 迎接挑战

城乡交通运输一体化发展,有成绩,但也有短板。作为北京工业大学原交通学院副院长,魏中华曾参与多项城乡交通运输一体化发展研究课题。他分析认为,目前主要存在四大共性问题:一是资源整合水平还有待进一步提升。实际的交通运输管理中面临的问题多种多样,提质增效就需要进行资源整合,目前城乡交通运输一体化发展较好的地方,一般都是地方政府比较重视,资源整合能力比较强,而做得比较差的地方,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它们的资源整合潜质没有真正发挥出来。二是信息化建设尤其是货运的信息化建设有待进一步推进。目前客运信息化相对比较发达,通过手机、APP等手段,人们可以很方便地找到相关信息,但货运部分,信息孤岛的情况还比较常见。三是发展资金的渠道有待进一步拓展。城乡交通运输一体化发展离不开实实在在的资金投入,目前大部分地区还主要是靠地方财政资金推进,社会资金进入该领域的渠道相对较少,不利于长远发展。四是目前个别地方存在过度超前规划、布局的情况,投入过大、用力过度。“发展交通运输,必须与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实际情况和需求相适应,要因地制宜。”

“目前我国城乡交通运输一体化发展的短板还是非常明显的。”熊燕舞给出如上判断的理由是:第一,交通运输基本公共服务内容和标准目前还没有形成统一的认识,理论研究还有待加强。第二,供给水平有待提高,距离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目标还有很大差距,虽然线路、网络进行了覆盖,但类似农村里的老幼病残孕等便民交通措施却还没有跟上。第三,发展不均衡,在基础设施、财力保障、技术更新、资源配置等方面很多地方仍然存在制度剪刀差、政策剪刀差的问题。第四是投入总体偏低,社会资金参与领域小、渠道窄、方式少、效率低,导致地方政府财力负担过重,市场活力有待进一步激发。

有挑战,也有机遇。魏中华分析称,“十四五”时期,我国将进入“国内大循环、需求侧改革”的新时代。扩大内需,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城乡交通运输一体化发展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有望迎来更多的政策利好。

“目前,农村公路建设任务繁重,资金来源的问题、用地的问题、建设项目报批的问题等都有待进一步解决。另外,现阶段,乡村层面的交通秩序相对缺失,险情较多,再加上开得通、留不住问题较为普遍,管理和养护的问题还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这些既是我们面临的挑战,也包含着重大机遇,一旦有所突破,便会带来不错的成绩。”熊燕舞强调,挑战与机遇并存,关键在于如何转危为机。

为抓住机遇、迎接挑战,实现城乡交通运输一体化发展与乡村振兴同频共振,魏中华建议,第一,加强新时代城乡交通运输一体化发展与乡村振兴相关的战略研究,推动两者互相促进、协同发展,更好地融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第二,分层次、分区域实施城乡交通运输一体化建设,坚决不能“一刀切”,要实事求是地循序渐进地引导和发展。第三,目前交通运输部已发布了首批城乡交通运输一体化发展示范县名单,这些地方案例都非常具有特色,建议相关部门将它们的经验成果进行总结、固化,积极推广,进一步发挥示范引领的作用。

熊燕舞对此也提出了四点建议,一是强化精准施策,尽量缩小交通运输基本公共服务的区域差异、城乡差异、群体差异。二是积极推行城乡公交一体化发展,使之由城市向周边延伸,扩大城市公共交通的服务广度,扩张其服务深度。建议将农村客运纳入城市公交体系,强调其公益性,从而助力“开得通、留不住”问题的解决。三是加大创新力度,包括制度创新、技术创新等,充分利用现代科技创新成果,更好地服务乡村地区交通运输发展。四是建立城乡交通运输一体化发展长效机制,加强与国家重大战略的对接,强化预算绩效管理。

(《小康》·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本文刊登于《小康》2021年7月下旬刊

(责任编辑:张洋)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