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监管升级 已有机构暂停放款

07-26 证券时报
语音播报预计11分钟

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监管升级 已有机构暂停放款

数据来源:中诚信国际研究院 财政部 花瓣美素/供图

证券时报记者 方妮

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金融系统正积极行动。

多位机构业务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透露,多家银行保险机构正加紧安装端口,与财政部融资平台公司债务及中长期支出事项监测平台联调测试。

今后,银行保险机构向地方政府相关客户提供融资前应查询上述监测平台,对于不涉及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客户,银行保险机构应落实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政策要求,按照市场化原则,依法合规审慎授信,防止新增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对于承担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客户,银行保险机构不得新提供流动资金贷款或流动资金贷款性质的融资。

尽管上述监测平台账户尚未向机构开放,但是诸多机构已按照高标准操作执行。有机构人士反映,目前市场上出现不少因融资方存在隐性债务被暂停放款项目——即便募集资金已到达机构账户。而如果担保人涉及隐性债务,相关项目也存在叫停风险。

已有暂停放款案例出现

一位投资者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其准备投资的一个质地优良国企的项目贷款经长时间等待发行窗口后,认购款打到了信托专户,但放款当天信托公司核查发现该融资人已有隐性债务,对该平台的放款被紧急叫停,最终导致项目未能成立。

另有信托公司内部人士透露,“我们公司一个重点项目因为担保方涉及隐债,即使是投向为经营性项目,仍未获放行。因为按照最新的监管指示,对确因经营需要且符合项目融资要求的,必须由地方平台报本级人民政府书面审核确认,这是机构提供融资的前提条件。”

有机构人士反映,北京辖区信托公司有多个地方政府平台项目因担保人涉及隐性债务被叫停。该人士还表示,“目前各地区各机构对管控地方政府隐性债务新规的执行尺度不尽相同,但整体氛围已与此前大相径庭。”

一位股份制商业银行审批部门人士也向记者透露,“目前我们还在解读消化最新的监管政策,但近期本行确实有地方平台项目因隐性债务被叫停。”

值得一提的是,城投平台融资的一些特殊路径也在新的监管环境下遭到“封堵”。

有信托公司合规部门负责人表示,此前市场上存在一些投资单个城投平台公司债的信托产品,根据最新监管要求,不得通过理财、信托、保险、融资租赁等方式违规向融资平台公司提供融资或绕道置换不符合条件的隐性债务。“近期这类项目的申报已经下降很多”。

坚决遏制地方隐性债务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25.66万亿元,控制在全国人大批准的限额28.81万亿元内,加上纳入预算管理的中央政府债务余额20.89万亿元,全国政府债务余额为46.55万亿元,占GDP的比重为45.8%,低于国际普遍认同的60%警戒线。

尽管如此,业界普遍认为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值得警惕。

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主要是以各种融资平台作为载体,通过多种形式举债形成。这部分债务多数没有纳入政府债务限额管理,且其举债行为并不规范,不乏违规甚至违法情况。

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规模究竟有多大,目前尚无精确统计。来自中诚信国际研究院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全国存量城投债共计11555只,债券余额共计9.15万亿元。从债券期限看,以3~7年期为主,存量城投债余额继续创历史新高。

眼下,越来越多金融机构收紧对地方政府平台的放款,信用评级较低的城投公司未来融资难度必然上升,但国家管控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决心毋庸置疑。

不久前,财政部部长刘昆撰文指出,落实地方政府不得以任何形式增加隐性债务的要求,决不允许通过新增隐性债务上新项目、铺新摊子。积极稳妥化解存量,强化与金融系统协同配合,对隐性债务实行穿透式监管,加强对化债情况审计核查,确保数据真实可靠、化债工作扎实推进。健全市场化、法治化的债务违约处置机制,坚决防止风险累积形成系统性风险。

3万亿地方债“整装待发”

开正门堵偏门。当下各方在合力围堵地方隐性债务的同时,也在加快推动地方债市场化发行步伐。

根据近期公布的招标结果,广东、浙江、北京、湖北等地的地方债中标利率先后打破与相应国债收益率利差为25BP的隐形限制。

有行业观察人士认为,在市场流动性相对充裕的背景下,发达地区积极响应财政部“促进地方债发行利率合理反映地区差异和项目差异”的要求,这将推动地方债一二级市场价格的衔接,提高地方债流动性。

相较前几年,今年财政支出一个明显特点是地方债支出进度相对较慢。1~6月,全国地方已发行新增地方政府债券1.48万亿元,其中一般债券4656亿元、专项债券1.01万亿元。今年全年新增地方债规模为4.47万亿元,包括一般债券8200亿元、专项债券3.65万亿元。这意味着,上半年发行进度仅为三分之一,下半年还有近3万亿元新增地方债“整装待发”。

展望下半年地方债发行节奏,财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超明认为,预计三季度将迎来发行高峰,四季度发行比重较往年有所提升。具体有两方面原因:一是预计在出口和房地产等前期经济修复主力边际走弱的背景下,未来稳增长压力有所增加,下半年专项债发行或明显提速以托底经济。在专项债发行与使用存在一定时滞的情况下,三季度新增专项债或迎来发行高峰。二是2020年底以来,财政部多次提及“合理选择发行时间窗口,适度均衡发债节奏”,这意味着专项债集中于数月发行的模式或很难再现,会有部分专项债额度留待四季度发行,以避免地方债单月供给过多造成债市大幅波动。

(责任编辑:李显杰)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