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阿富汗战争20年启示录|战争初期,美军曾看见胜利曙光

07-22 参考消息
语音播报预计7分钟

参考消息网7月22日报道(文/高山)

“高大的塔楼,连绵的铁丝网,层层的沙垒,入口处‘悍马’装甲吉普车上的美军士兵扶着重机枪,虎视眈眈……”这是我19年前在阿富汗巴格拉姆美军基地采访“9·11”事件一周年纪念活动后写下的见闻。

那时,巴格拉姆基地的美军来势汹汹、兵强马壮。我们采访的美军官兵对于赢得阿富汗战争普遍信心满满。然而,没人能想到,这一打就是20年。更没人想到,塔利班卷土重来,而美军却“连夜跑路”。

安全局势一度趋稳

2002年9月初,我和同事经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飞抵喀布尔时,整个阿富汗局势与现在截然不同,美国甚至可以看见阿富汗战争胜利的曙光。

2001年“9·11”事件震惊世界,美国随后以反恐为名在10月7日发动阿富汗战争,美军以及阿富汗反塔利班的北方联盟军队势如破竹般击溃了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主力。到2002年“9·11”事件一周年前,塔利班残余力量基本只能在靠近巴基斯坦的南部山区活动。

阿富汗当时的安全局势总体趋稳。美军和阿富汗政府掌控着总体局势。喀布尔城内除了美国使馆外,几乎没有美军驻守。喀布尔防务主要由北约国家军队组成的国际安全部队(ISAF)和阿富汗政府军(北方联盟军队演变而来)负责。

外国记者当时在喀布尔的活动相对自由。我们可以到街上和集市上采访,或者跟随国际安全部队出城巡逻,对自身安全没有太多的担心。当然,塔利班和“基地”组织也会制造袭击事件,比如炸弹袭击或者火箭弹袭击,但频率和烈度与后来相比都好很多。

民众对美心态复杂

阿富汗社会当时对于国家即将结束战争、实现和平重建普遍充满期待。刚成立的阿富汗过渡政府誓言要建立全国统一的军队和政权体系,至少在台面上获得了各地武装势力的支持。

有一次,我去喀布尔体育场和阿富汗球员一起踢球。球员们告诉我:“塔利班统治时期,球员们上午在这里训练,就像在天堂一样快乐。但到了下午,尤其是星期五的下午,塔利班就把球场变成刑场,在草地上砍掉人的手或脚,枪毙或者烧死人,有时他们甚至直接把人吊死在球门横梁上。”

有了这种前后对比,喀布尔民众当时对于能够从严苛的塔利班统治下摆脱出来还是持欢迎态度的,普遍期待国家能够摆脱自1979年以来的战乱状态。

喀布尔民众对于美军心态复杂,一方面欢迎美军帮助打击塔利班和“基地”组织,另一方面也希望国家能早日实现完全独立自主。

喀布尔当时已经有些经济重建的苗头,国际社会普遍支持阿富汗和平重建,联合国机构大量涌入,甚至开始举办经贸展会吸引外国投资者。

美式民主水土不服

阿富汗战争爆发之初,美国是有机会帮助阿富汗实现和平的。但美国一方面希望以武力消灭塔利班,另一方面又想把美式民主带给阿富汗,按照美国模式来搞选举。

然而,在阿富汗这个长期战乱、经济极为落后、民族和部落矛盾复杂、各地武装割据的国家,超越历史发展阶段、强行移植过来的西方民主很难落地生根。

美国挑出来的卡尔扎伊在阿富汗总统位置上从2001年待到2014年,因政令难出喀布尔,常被戏称为“喀布尔市长”。一次我们去总统府参加新闻发布会,卡尔扎伊进门第一句话就问“CNN来了吗”。一些阿富汗老百姓(603883,股吧)指责他是美国傀儡,更多人则不满他重建国家无力,他的人气越来越低。

阿富汗民风彪悍,被称为“帝国坟场”,外来势力如果只靠武力来统治阿富汗,只会遭到失败。这也是塔利班在强大的美军面前能够生存并卷土重来的重要原因。(作者为2002年9月至2002年12月本报驻阿富汗战地报道组记者)

(责任编辑:和讯网站)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