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法拍里藏着富豪们的秘密

07-21 和讯名家
语音播报预计14分钟

法拍里藏着富豪们的秘密

作者:齐秋实

编辑:六耳

来源:蓝媒汇财经

十余年前,当北京四环周边的住宅售价还只有大约为1.2万元/每平方米时,“霄云路8号”就高调打出了“始于8万,不止18万”的宣传标语,一时成了“全场最靓的仔”。

“霄8之上,再无顶豪”被写进了开发商的广告语里。“顶级豪宅”的概念也可以说是始于此,首期预售就吸引了大量非富即贵的人。

有没有“霄云路8号”的业主通行证,在小圈子里甚至成为彰显财富的象征。只是,若干年后一些富豪避之不及,而群众们却津津乐道。

法拍里藏着富豪们的秘密

7月13日上午10点整,一场在阿里拍卖上即将进行的竞拍引来了两万多人的围观。拍品是两套坐落于霄云路8号、起拍价8000万元的豪宅。只是,这两套豪宅最终流拍,因为全程无人参与竞拍。

豪宅原来的主人叶简明素来神秘,在公众视野里消失了已有几年。曾经,他用最短的时间就将华信打造成了一家财富世界500强公司,惊掉众人下巴,当然也留下一地鸡毛。

2017年年末,华信商业帝国危机爆发。2020年3月,法院宣告“华信系”4家公司破产清算。此时,整个“华信系”负债已经达到1878.1亿,不得不变卖资产还债。

此前,华信已拍卖出了旗下三套位于上海和海南的房产,上海的明天广场在去年以19.9亿元的价格成交。为了填补债务大窟窿,涉及各类房产、股权和车辆的华信200多项资产都在紧锣密鼓地准备拍卖中。

在阿里拍卖的拍品详情里,围观群众敲几下键盘便可浏览关于他的霄云路8号豪宅的屋内视频和图片资料,一窥曾经的顶级富豪生活起居的环境。

超500平的大house、堪比普通家庭三居室的宽阔客厅、卧室内配备的豪华家具卫浴……站在位于23层高的巨大阳台上远眺,北京的大气和精华尽收眼底,甚至还增添了满满的掌握感。

这里没有普通市民栖居的逼仄感,有的只是大和宽敞。这契合了大多数“以大为美”的审美,以及满足一些人执掌风云的欲望。

只是,张贴在房门上的官封,以及地板上沉积的厚厚灰尘还是明白无误地提醒着人们:浮华过去终是黄粱一梦。

法拍里藏着富豪们的秘密

“一声叹息”。

这是曾经全国知名的浙江女富豪周晓光在2018年6月发的一条微博,也是迄今的最后一条。

周晓光在微博认证里的简介依然看起来光鲜靓丽:全国妇联第十一届执委、新光控股集团董事长,但最新几条状态底下的评论大多是追问和讨债的声音。

虽然微博早已停更,但是近期的一条消息依然还是把周晓光“送”上了热搜。阿里拍卖上更新了四条都位于东阳市江北街道的别墅拍卖信息,起拍价均为1312万元,财产的被执行人一栏写着虞某某和周某某。这两位“某某”即为周晓光和她的丈夫虞云新。

1962年,周晓光出生在浙江诸暨的一个村庄。她是家里的老大,后面还有五个妹妹和一个弟弟。

除了要跟随母亲到义乌干活补贴家用,因为家境困难,周晓光到了16岁那年也不得不放弃学业回家种地。

1985年,周晓光嫁给了做绣花样的虞云新,两人在义乌的第一代小商品市场里买下了一个摊位售卖饰品。经过多年经营,生意越做越大的周晓光开始涉猎不同领域,除了发家的饰品外,房产、金融、互联网和投资等都成为她的布局对象。最终,周晓光的新光集团在2016年借壳方圆支承上市,公司资产一度高达800多亿元。

各种荣耀纷至沓来。2017年3月热播剧《鸡毛飞上天》的女主角原型就是周晓光。2018年3月,周晓光还登上了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名列第26位,成为“最励志的浙江女首富”。

只是,过度多元化的盲目扩张让新光集团债台高筑。2018年9月,两笔到期的债券引爆了新光集团的债务危机。2019年4月,新光控股集团被法院裁定破产重组。周晓光执掌的A股上市公司新光控股(002147.SZ)被ST,今年一度跌到退市。

就这样短短几年,周晓光便迅速从女首富坠落成“大负翁”,负债一度高达357亿元。

“鸡毛很轻,但只要有点风,就能把它吹上天”,这曾是出现在《鸡毛飞上天》里的一句台词。只是时移世易,风已经停了,只留下了散落的一地鸡毛。

如今,周晓光的四套别墅悬挂在阿里拍卖上,依然无人报名。四套别墅均为毛坯房,地上是400多平的三层建筑,地下还有大100平的地下室。

只是,庭院内长满了杂草,满目萧瑟。

法拍里藏着富豪们的秘密

除了房产,很多东西都可以成为被拍卖的标的物:豪宅、豪车,当然还有富豪们爱买的飞机。

7月15日,四川纵横航空有限公司持有的原价超2亿元的湾流G550公务机,在网上被以1.15亿元的起拍价拍卖,结果无人出价,不幸流拍。

纵横航空由四川恒康发展有限责任公司100%控股,而后者实控人是A股上市公司ST恒康(002219.SZ)控股股东、甘肃前首富阙文彬。

阙文彬早年从事的是医药销售工作,1996年与人一起成立了四川恒康发展公司。之后在一次业务考察时发现了传统藏药独一味草,独一味草被开发成具有止血镇痛功效的独一味胶囊。在阙文彬的经营下,独一味胶囊很快便行销全国。

推动独一味上市、借壳ST绵高原、涉足矿产资源开发、参股ST生化等多家上市公司,生意“胃口”越来越大的阙文彬在资本市场上逐渐构建起了“恒康系”。

2009年,阙文彬以48亿元的个人财富位列当年胡润百富榜榜单中的第200位,首次成为甘肃省首富,并连续九年蝉联了这一位置。

有钱时,尤其是在钱又能轻易撬动到更多钱的情况下,买飞机对于富豪们来说堪称分分钟的事。

2012年8月,当获得了由国家开发银行发放的7050万美元的贷款后,纵横航空转身便向美国湾流宇航公司购置了两架湾流豪华客机,贷款期限为15年。用贷款来的钱贷款买飞机,大佬们在花不是自己的钱时真的毫不手软。

花银行钱不手软的阙文彬碰上了不手软的证监会。因为涉嫌套取资金、非法减持股份,阙文彬被证监会立案稽查,如今也沦落成“大负翁”,别说坐不了私家的飞机,连公家的高铁也坐不上。

跟自诩为“顶豪”的霄云路8号类似,拥有私人飞机被不少人视为过“顶奢”。

当年,赵本山购置私人飞机的新闻几乎登上了所有媒体的头条,全民热议这位“东北农民”怎么如此有钱。

只是,类似于“是不是在炫富”之类的热议声早已散去,剩下的似乎都是真切存在但又需要去面对的尴尬现实。赵本山的女儿妞妞曾在直播中透露,飞机光每天停机费就得2万元,每年的维修费还需要500万元,半价出售都没有人愿意接手。

豪宅、飞机,这些富豪们曾经生活中的标配转眼间就成了拍卖场上的标的:具体到几排几号的住宅地址、清楚到多少万多少千的飞机价格。

富豪们的秘密就这样袒露在大众面前,尴尬而又真实。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蓝媒汇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佳佳)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