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二季度手游市场观察:韩国老牌劲旅再发威,美国射击宝座遭挑战

07-13 观察者网
语音播报预计24分钟

(文/WaitingAlone 编辑/颜文清)疫情的肆虐让本就疯狂的手游市场再打了一针兴奋剂,稳坐头把交椅的《王者荣耀》在4月和5月的收入分别同比2020年增长38.4%和13%(Sensor Tower数据),中国市场一如既往的贡献了其超过95%的销售业绩。

二季度手游市场观察:韩国老牌劲旅再发威,美国射击宝座遭挑战

Sensor Tower五月手游收入排行

紧随其后的,是常年稳居前十的《PUBG Mobile》《赛马娘》《原神》《Roblox》以及《万国觉醒》。榜单最大的改变,来自于一老一新两个开发商制作的两款游戏,他们便是由韩国老牌劲旅NCsoft开发的《天堂M》以及从111dots一路辗转至Garena的《Garena Free Fire》。

而在榜单的最后,是已经获得50亿美元收入的《宝可梦Go》,在去年获得第三的好成绩之后,今年上半年《宝可梦Go》的收入已经实现了对去年同期的超越,相信接下来我们还会看到名次的进一步提升。

《天堂M》表现强势,NCSoft迎来新增长

在5月的榜单中,有一款游戏强势杀入前5,那就是有着“韩国网络游戏历史”之称的NCSoft,于2017年上线的《天堂M》。凭借在安卓市场5月登顶的强势表现,《天堂M》迎来的增长令人侧目,其后还有同门后辈《天堂2M》稳坐安卓榜第7的位置。

二季度手游市场观察:韩国老牌劲旅再发威,美国射击宝座遭挑战

《天堂M》

这两款作品,前者是采用固定视角的MMORPG,相信国内的玩家都不陌生。这种表现方式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同样由韩国游戏开发商制作盛大游戏代理的,启蒙一代中国玩家的《热血传奇》,后者则是一款全3DMMORPG,与NCSoft自家的PC网游《天堂》《剑灵》等一脉相承。

两款作品背后的开发商NCSoft,历史十分悠久,成立于1997年,在亚洲市场深耕多年。早年使用虚幻引擎开发的《天堂2》在2004年就已经在国内架设服务器,先后由新浪、盛大、腾讯代理,是国内许多玩家对于全3D游戏的最初记忆。

之后,NCSoft由陆续开发了《永恒之塔》和《剑灵》两部作品,分别于2009年和2011年被盛大及腾讯代理,在国内网游市场掀起了一场韩流风暴。尤其是腾讯代理的《剑灵》因其聘请韩国知名画师金亨泰所创作的劲爆画风以及虚幻3引擎加持下的优秀画面,一时间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游戏在国内的测试阶段,就引发了玩家对于测试号的争夺,代理商腾讯仅靠贩卖测试号就已经赚了个盆满钵满。

随着全新类型游戏崛起,MMORPG在中国市场的逐渐式微,NCSoft也同样渐渐淡出了中国玩家的视野,但其实他们旗下的游戏一直保持着生命力。

他们最初开发的游戏《天堂》在与新浪、盛大等公司分手之后,于2011年转手交由腾讯代理一直运营至今,这款已经诞生了20年的游戏始终保持着谨慎的态度,小心维护着游戏的货币系统,如果有任何活动或者新系统使货币波动超过了阈值,都会被立刻叫停。

尽管《天堂》古老而谨慎,却也时刻把握着市场变化的脉搏,当游戏市场的消费倾向从最初的以时间换取更少金钱投入,变为了以金钱换取时间之后,《天堂》也积极做出改变,推出了相关道具供玩家购买。据了解,目前《天堂》韩服销量最高的道具是经验药水(国服称为“神龙药水”),能缩短很多练级时间,每个服务器的月销量能够超过100万个。

《天堂》的成功经验被完美的继承到了其移动版《天堂M》上,成为了这款游戏可以取得成功的基石。游戏自2017年上线,于次年登陆台湾市场,与当初PC版的《天堂》如出一辙,如今已经成功打入日本市场。可以说,NCSoft此次已经准确的踩在了时代的步点之上,将自身的成功经验充分的转化为了前进的动力,这个历史悠久的老牌劲旅通过两部移动版《天堂》的布局已经完成了华丽的转身。

《Garena Free Fire》成为美国最受欢迎的射击类手游

2021年,《Garena Free Fire》(繁中版译名《Free Fire-我要活下去》)的表现是令人感到惊喜的,不仅稳坐安卓榜前三席位,5月收入更创历史新高,达到1.07亿美元,环比增长29.4%,相较3月创下的历史纪录再度增长19.4%。并且值得一提的是,在今年第一季度,《Garena Free Fire》超越《PUBG Mobile》,成为美国市场最受欢迎的射击手游。

二季度手游市场观察:韩国老牌劲旅再发威,美国射击宝座遭挑战

《Garena Free Fire》

《Garena Free Fire》可以算作是第一批的吃鸡类手游,最早于2017年10月1日上线。游戏的框架沿用了吃鸡类游戏通用的大逃杀规则,并且游戏方式更加简化,机型适配率更高,安装包更小,该游戏在新兴市场的表现非常抢眼,常年盘踞全球下载榜前五,累计注册用户超过4.5亿。

如今市面上的射击类手游,《PUBG Mobile》以及《使命召唤手游》需要至少2G内存和1.5G存储空间,《堡垒之夜》则需要至少3G内存,《荒野行动》和《终结者2》至少也需要2G存储空间。

对比而言,《Free Fire》的安卓版本只占用900MB左右的空间,而且可以在1G内存的智能机平台流畅运行,因此能够以较低的画质在大多数低端智能机上体验。不过,更小的安装包意味着更少的内容量。该游戏的两张地图都很小,和竞争对手相比,地图的细节和多元化也更低,但分辨率却可以适应大量不同机型。

或许有人会认为这是一次海外开发商对腾讯“吃鸡宇宙”的胜利,然而事实上,这款游戏同样是腾讯控股大家庭中的一员。

2018年初,这款还挂着越南国旗的游戏,安卓版的提供者悄然从111dots变为了Garena International I Private Limited,iOS版也做出了同样的改变,游戏名也从最初的《Free Fire-Battlegrounds》更名为了现在的《Garena Free Fire》。

而这背后的Garena(竞舞娱乐),于2009年创立,创始人是出生在天津的李小东。2017年9月,Garena总公司改名为Sea Limited(冬海集团),向纽交所提交IPO申请。根据IPO材料,腾讯是Garena最大的股东,持股比例39.8%。《王者荣耀》在东南亚市场的发行,腾讯就完全交给了Garena。

尽管完全依靠国内市场,腾讯就把《王者荣耀》做到了全球收入第一的位置,但踏足海外的想法从来没有因此也熄灭,2018年时网易靠着自研的吃鸡手游《荒野行动》和《终结者2审判日》横扫东亚市场,似乎这一次成功抢在腾讯的前头,却不曾想遭遇了来自东南亚小国越南的狙击,就在大家都认为这将会引发一场腾讯和网易对这家手游新锐的收购大战时,不曾想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开发商率先脱下了伪装贴上了腾讯的牌子。

以111dots名义推出的《Free Fire-Battlegrounds》,在Garena擅长的东南亚市场完成测试之后,迅速扶正成为旗下开拓海外市场的重要棋子。腾讯为游戏行业上演了一出精妙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通过更加适合高端机型的《PUBG Mobile》搭配可以覆盖更多低端机型的《Garena Free Fire》,腾讯实现了旗下吃鸡手游对手机市场的全方位覆盖。

凭借着旗下游戏的出色发挥,Garena 2020财年全年预售服务收入达到31.9亿美元,同比增长了80.3%,其中,经调整EBITDA(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达到19.8亿美元,同比增长了94.0%。

在人称“东南亚小腾讯”的Sea所展示的财报中显示,《Free Fire》是2020年全球下载量排名第一的手游,并且已经是连续两年保持了这一市场地位。此外,2020年疫情的爆发,进一步增加了游戏的用户数。在第二季度中《Free Fire》的日活跃用户峰值更是超过1亿,创下历史新高。

在此之前,仅仅只有《王者荣耀》宣布过DAU达到1亿的壮举。与之相比,《Free Fire》这款还未在世界最大的手游市场中国大陆上线的游戏,达成此目标的速度似乎更快,并且难度也更大。

在此基础上,Graena在去年2月宣布收购了欧美开发商Phoenix Labs,有业内人士称交易额达到1.5亿美元。Phoenix Labs研发实力可谓十分强劲,曾经成功的制作了多人ARPG游戏《无畏》,游戏的用户数超过2000万。与此同时,Graena在国内也大量发布招聘信息,岗位涵盖了发行岗位,游戏制作人、主策、主程、主美,且对SLG、女性向、三消、卡牌等品类的相关人才都有需求,甚至在研发线的美术岗位上还在招募写实/卡通/魔幻/二次元等多种研发人才。

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Graena还将发布更加丰富多元的作品,涉足更多领域。

《宝可梦Go》 营收持续增长

在榜单的最后一位,是已经上线5年,营收却不降反增的《宝可梦Go》。据统计机构Sensor Tower数据显示,本作截止目前已累计创下50亿美元的收入。

二季度手游市场观察:韩国老牌劲旅再发威,美国射击宝座遭挑战

《宝可梦Go》

疫情的肆虐本应让玩家足不出户,对于《宝可梦Go》这种极度依赖玩家出门的LBS地图类游戏本应是一记沉重的打击,但《宝可梦Go》的热度却以逐年增加的趋势发展。据统计,截止目前《宝可梦Go》年收入最高记录是2020年,达13亿美元。而2021年上半年本作的收入就达6.42亿美元,同比2020年上半年收入提升了34%,同时比2017年上半年收入高了130%。可以说对于2021年收入超过2020年,《宝可梦Go》已经是胸有成竹。

作为以地图信息起家,在2010年尚隶属于谷歌旗下时便专攻地图类游戏玩法的公司,Niantic对于这个品类的游戏已经积累了他人难以企及的经验。《宝可梦Go》是他们的第三款作品,吸收了前辈的诸多经验,《FieldTrip》是根据用户位置,弹出相附近地点的有趣信息和历史;而《Ingress》则是蓝绿两阵营的地图“夺旗”类游戏,并让用户在地图上标记神秘和有趣的地点,其中组队的方式已经有了后来“宝可梦”的雏型,不过比后者更强调组队玩法。

并且Niantic也积极求变以应对疫情带来的市场变化,《宝可梦Go》采取一系列措施,让玩家们在家也能继续宝可梦训练的日常,包括减少孵化宝可梦的距离,提高宝可梦生成频率,提供新道具让玩家在不动的情况下生成宝可梦等。“社区日”户外活动则被无限推迟。在之后的更新中甚至还加入了无需实际位于标的位置就能参加游戏事件的功能。

此更新一出,《宝可梦Go》当周首次安装量激增至160万,收入也环比增长67%达到2300万美元。

当然,《宝可梦Go》逆市增长的变化也从侧面反映出LBS地图类游戏的尴尬之处。即使无法出门也并不影响《宝可梦Go》的发展,且在游戏上市之初就有各种破解玩法让玩家足不出户即可以虚拟坐标满世界移动,加之国内腾讯在《宝可梦Go》大火之时也曾跟风推出过类似作品《一起来抓妖》,在一段时间之后就迅速销声匿迹,种种迹象都说明,《宝可梦Go》的成功与LBS无关,与出门也无关。

虽然《宝可梦Go》立项的最初目的,据说是任天堂前社长岩田聪和John Hanke吃饭商谈合作时,后者向前者介绍Niantic的游戏《Ingress》,岩田聪对于《Ingress》的玩法十分认同,在他看来“游戏就该这么玩”,让人们走出家门去“抓怪”才是宝可梦这个IP的本质。但玩家更在意的还是宝可梦,而非出门。

不管怎么说,至少《宝可梦Go》在2021年注定会获得更好的发展。在任天堂Switch正传游戏,动画剧集,《宝可梦Go》以及诸多周边的全方位加持下,这个IP未来的仍将继续一路向好。

(责任编辑:李佳佳)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