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2021KPL春季赛总决赛落幕,电竞地域化与商业化双提速

06-27 观察者网
语音播报预计12分钟

观察者网讯(文/胡毓靖 编辑/庄怡)6月26日晚,鏖战七局战至巅峰对决后,2021KPL王者荣耀春季赛总决赛以南京Hero4:3战胜广州TTG结束。

本次决赛原定的比赛地点本是广东佛山市,赛前的一支李小龙视频,也是为致敬武术之乡——佛山。但由于广东疫情影响,决赛最终改到在上海静安体育中心举行。

在赛前采访中,腾讯互娱天美电竞中心高级总监、KPL联盟赛事委员会执行主席黄承向观察者网等媒体表示,前期线下落地的活动和线上的准备素材和内容,都得到了佛山市政府的很多支持,对于无法按原计划在佛山举办比赛,他表示“非常遗憾”。

电竞地域化加速,明年增加到10个线下俱乐部主场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KPL是王者荣耀职业联赛成立第五年的第十届,本次春季赛的选手也被称为“新十代”,而伴随这一时间节点,今年KPL地域化的脚步进一步加快,几乎16支职业战队均有城市主场。

对此,黄承表示,目前在全面地域化的概念上,KPL分两个大方向,一是线上城市冠名全面地域化,一个是线下主场落地全面地域化。

2021KPL春季赛总决赛落幕,电竞地域化与商业化双提速

夺冠战队南京Hero久竞

“在线上全面地域化方面,今年能够完成16家俱乐部线上地域化的工作。线下的城市主场落地,我们要参考很多方面,比如说俱乐部和当地基建、运营的筹备工作,以及当地政府对于电竞实体落地的具体规划”,“我们预期在今年实现8个线下主场后,明年增加到至少10个线下俱乐部主场”。

事实上,各地政府都在发力电竞地域化。上海通过举办2020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彻底打响“电竞之都”的名号,北京则在去年8月先后举办“北京国际电竞创新发展大会”,以及王者荣耀世界冠军杯的总决赛。

此外,海南省也有建“国际电竞港”的政策扶持和地理位置优势,成都政府也印发《关于推进“电竞 ”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打算建成“世界赛事名城”。

各地追逐背后,是电竞城市化带来的“名片效应”和游戏市场极为可观的经济规模。《2020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20年,我国游戏用户规模逾6.6亿人,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2786.87亿元,同比增长20.71%,增速同比提高13.05个百分点。

电竞造星,KPL商业化加速

除了地域化脚步加快,今年KPL的另一个变化在于联盟和俱乐部的商业化节奏加快。

观察者网注意到,今年春季赛,除了腾讯系多款直播、陪玩产品植入外,今年赛间评论席广告数量明显提升,连FMVP等奖项都引入了广告联名。

腾讯互娱天美电竞中心总监、KPL联盟秘书长肖洋在接受采访时透露,目前的商业化成效主要得益于三方面,一是地域化的持续推进,部分俱乐部逐渐拥有线下场馆和主场俱乐部,对比以往能够更多与当地企业、当地商业资源产生交集和连接,并且拥有独特的IP项竞争优势。

二是明星选手的培养。观察者网注意到,仅就今年KPL春季赛决赛的两支队伍而言,南京Hero的打野选手无畏和广州TTG的上单选手清清,在海报和宣传视频中屡屡出镜并占据C位,宣传意味明显,而在此前,武汉Estar Pro的边路选手诺言也加入偶像选秀节目《创造营2021》,而这些明星选手的出圈则直观带来了更多商业代言。

2021KPL春季赛总决赛落幕,电竞地域化与商业化双提速

王者荣耀电竞选手参赛《创造营》

三是形成了更立体的商业合作模式。除了直播流内的商业和广告,联盟与俱乐部、选手和主场线下的合作都被拓展,“在这样的模式下,俱乐部的商业生态、可能性和空间就变得大了很多”,肖洋表示。

电竞造星的基础是游戏用户、直播观众向选手粉丝的身份转换。去年王者荣耀就已达到日均活跃用户破亿的成绩,而据极光咨询公布的数据,早在2017年王者荣耀的女性用户数量就超过了男性,20-29岁的用户占全部用户的一半以上。

观察者网在决赛现场注意到,大多数线下观赛用户为女性,一位广州TTG女粉丝就向观察者网表示,自己是广州TTG和选手清清的粉丝,与她同行的男生,在选手熟悉度上远不如她,“他还需要我给他讲解”,她说道。

选手需要持续教育,将开辟纯女子职业赛道

尽管女性玩家众多,但KPL的女子电竞并不成熟。

联盟内部也有推动女子电竞的想法,但此前的选手选拔项目《荣耀美少女》更像是一个电竞选秀类节目,并未直接起到培养输送女子职业选手的作用,而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暴露了联盟在培养女子电竞选手在机制和赛事方案上的缺陷。

2021KPL春季赛总决赛落幕,电竞地域化与商业化双提速

《荣耀美少女》海报

黄承透露,联盟将单独开辟一个纯女子化的赛道,不会再像前期一样采用男女混合的方式。“从现阶段来看,我们在女子电竞这条路上还需要继续加大投入和持续探索,希望通过我们这次举办独立的女子赛事,能够呼吁或者召唤更多有能力的女性高端玩家,可以勇敢的走出这一步,尝试作为女子职业选手,也能够在赛场上展现她们的风采”。

除了女子职业选手的培养,KPL还面临着当前选手的更新换代。

在KPL的职业赛场,绝大多数选手年龄在16、17岁上下,还尚未成年,而随着比赛进行到第五年,更多老选手选择退役,转为主播或加入教练组。这也给选手的长期培养和持续教育带来了难度。

肖洋表示,2019年联盟与广州体育学院达成了关于给选手和教练提供再教育的通道可能,当年有16位选手和教练参与全国统一的成人教育考试,100%考试通过,并且入学了广州体育学院。“目前授课相关进度是非常顺利的,不出意外,2023年第一批相关专业的同学就会毕业了”。肖洋透露。

他表示,最近联盟还与全国体育运动学校联合会合作,将为地域化俱乐部提供更便利的教学资源和学历提升资源。此外,今年联盟与首都体育学院展开合作,为选手的身体健康、心理咨询和饮食健康管理等提供专业化意见。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