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黑人弗洛伊德之死”:肖万被判22.5年,仍未道歉

2021-06-26 新京报
语音播报预计13分钟

备受关注的美国“弗洛伊德之死”案终于宣判。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当地时间6月25日,美国明尼苏达州亨内平县法官宣判,“弗洛伊德之死”案主犯、涉事前警察德雷克·肖万被判22年6个月监禁。

2020年5月25日,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在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街头被白人警察肖万跪压9分29秒后死亡。此事震惊全美,随后引发了持续的反警察暴力、反种族歧视抗议活动。

今年4月20日,肖万被判二级谋杀、三级谋杀、二级过失杀人罪三项罪名全部成立。这一判决被视为美国警察执法历史上的一个重要分水岭,在此之前,警察因为在执法过程中杀害平民而遭受审判并被定罪的案例非常罕见。

“黑人弗洛伊德之死”:肖万被判22.5年,仍未道歉

当地时间6月25日,德雷克·肖万出庭。/CNBC视频截图

肖万法庭上无明显情绪起伏,仍未道歉

据CNN报道,此案检方原本要求判刑30年,肖万的律师则要求缓行。

根据明尼苏达州法律,肖万二级谋杀罪最高面临40年监禁,三级谋杀最高面临25年监禁,二级过失杀人罪最高面临10年监禁。

但由于肖万此前并无犯罪记录,该州指导意见指出,这种情况下二级杀人、三级杀人分别可面临12.5年的监禁,此案法官的自由量刑权为,每项罪行10年8个月至15年不等。二级过失杀人罪可面临4年监禁,此案法官的量刑可在3年5个月到4年8个月之间。

最终,负责审理此案的亨内平县法官皮特·卡希尔宣布判决,判处现年45岁的肖万22年6个月的刑期。

在一份22页的备忘录中,卡希尔写到,有两个加重处罚的因素,即肖万“滥用了他的信任和权威”、“特别残忍地对待弗洛伊德”。

卡希尔判刑当天表示,这一量刑是基于此案事实而非公众意见做出的。“它也不是基于个人情感或同情做出”,但他还是强调,他知道也听到了所有家庭尤其是弗洛伊德家庭经历的“深刻且巨大的痛苦”。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判刑当天,肖万身穿一套浅灰色西装、佩戴口罩。和此前的审判一样,肖万全程没有明显的情绪起伏。

但判刑宣布之前,肖万在法庭上对弗洛伊德家人表示哀悼,称未来还会有一些“其他信息”公布,希望“能给你们一些安宁”。但是,肖万仍然没有道歉。

“黑人弗洛伊德之死”:肖万被判22.5年,仍未道歉

当地时间6月25日,肖万首次对弗洛伊德家人表示哀悼。/CNN视频截图

CNN指出,根据明尼苏达州法律,肖万需服刑三分之二,也就是15年。其余7年半的时间,他可以“监督释放”(supervised release)。

美国法律学者、律师张军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这个判刑,各方反应不一,弗洛伊德的家人可能不太满意,因为他们希望能判处最高刑期。但是肖万方面则指出,希望大家能看到肖万的其他方面,譬如从未有犯罪记录、为社区服务多年等。最终的量刑则是法官决定。

“虽然任何的判刑都无法挽回一条逝去的生命,但从法律角度来看,结合肖万无犯罪记录的个人情况,我认为法官作出这一判刑并无不合理之处。”张军称。

据报道,肖万被登记为主动犯罪者,此后终生不得再拥有武器。除此之外,他和其他三名涉事警察还分别面临着民权方面的指控。

其他三名涉事警察托马斯·雷恩、陶·邵、亚历山大·库恩也面临着刑事诉讼,他们被控协助教唆二级谋杀罪、协助教唆三级谋杀罪、协助教唆二级过失杀人罪,将于明年3月接受审判。

弗洛伊德家人要求判处40年,有人称“什么都没改变”

明尼苏达州总检察长凯斯·艾利森在判刑结果宣布后称,肖万的刑期是“前警察因为致死暴力行为而收到的最长刑期之一”。肖万也是明尼苏达州历史上第二个因为执法过程中致人死亡而被判刑的警察,在美国全国范围内也非常罕见。

但事实上,这并不符合弗洛伊德家人的预期。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弗洛伊德的家人原本要求以最高刑期判处肖万,即判刑40年。

“黑人弗洛伊德之死”:肖万被判22.5年,仍未道歉

当地时间2021年5月25日,美国纽约,民众纪念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去世一周年。/IC photo

在法庭上,弗洛伊德的弟弟特伦斯·弗洛伊德转向肖万,激动地流着泪质问他,“为什么呢,当你知道他已不构成威胁,还要把你的膝盖跪压在我哥哥脖子上时,你到底在想什么?”

弗洛伊德的侄子布兰登·威廉姆斯则表示,应该以最高刑罚判处肖万,因为“即使肖万今天会被判刑,未来会在监狱,但他仍有着见到家人、和家人说话的奢侈”,但弗洛伊德的家人被“抢走了”这一“奢侈”。

当天,弗洛伊德的女儿乔安娜也发言,她讲述了父亲帮她刷牙、陪她玩的场景,最后称“我想他”。

已经成为推动美国司法正义代表人物之一的弗洛伊德弟弟菲洛尼斯·弗洛伊德称,过去一年,他们不得不一遍一遍地通过视频重新回忆他哥哥的死,“完全不知道一个好眠是什么”。

在法庭之外,许多民众、人权活动人士对此判刑表示失望甚至愤怒,有人高呼“什么都没有改变”。

民权运动领袖阿尔·夏普顿在法庭外对记者表示,“这是他们给出的最长刑期,但这不是正义”,“正义是弗洛伊德应该活着,正义是如果他们以前就这样判刑,也许肖万此前就会想他可能无法逃脱”,“一次判刑无法解决一个刑事司法正义问题”。

但弗洛伊德家人代表律师本·克伦普认为,这次判刑“有机会成为美国的一个转折点”。他说,“我们今天获得了某种程度的问责……但我们还有联邦指控,我们将坚持最高刑罚”。

弗洛伊德的妹妹布雷吉特·弗洛伊德在一份声明中称,对肖万的判刑“警察暴力问题终于被严肃对待”。但是,“我们仍有很长的路要走,仍有很多改变要做出——直到非裔民众最终能够被这个国家的执法人员公正、人道地对待”。

美国总统拜登当天则表示,肖万被判22年6个月刑期“似乎是合适的”。他当天在白宫称,“我不知道考虑到哪些情况,但在我看来,根据指导意见(刑期)似乎是合适的”。

张军指出,在弗洛伊德案中,肖万被起诉、被定罪以至现在被判22年半的刑期,在美国历史上都是非常罕见的,因此这起案件在美国具有非同一般的意义。

不过,接下来需要关注的,仍然是此案所引发的警察系统改革。张军表示,在警察系统改革问题上,一方面要注意到民主党提出的一些必要的改革,另一方面也要注意到当前警察系统整体士气消沉、许多城市犯罪率高涨的现实,而未来这些改革会给美国带来积极的改变,还是引发更大的问题,还需要进一步的观察。

“很多人希望通过这次判刑让美国这个痛苦的一页翻过去,但事实上,短期内是翻不过去的。”张军表示。

新京报记者 谢莲 编辑 姜慧梓 校对 刘军

(责任编辑:李显杰)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