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支出结构持续优化 财政政策后程发力空间大

06-25 证券时报
语音播报预计12分钟

支出结构持续优化 财政政策后程发力空间大

图虫创意/供图

证券时报记者 贺觉渊 实习生 唐颖

伴随着经济复苏,积极的财政政策更加注重兜底民生与市场主体。宏观上优化支出结构,保证财政收支“精准滴灌”;微观上聚焦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注重施策提质增效。以宏微观合力并行,让积极的财政政策更可持续,为经济发展提供持续动力。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当前财政呈现“后程发力”的特点,相信下半年财政政策空间较大。

支出结构优化

财政政策提质增效

日前,财政部部长刘昆向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作2020年中央决算的报告时表示,今年以来,财政收入呈现恢复性增长,反映我国经济恢复取得明显成效。积极的财政政策提质增效、更可持续,兼顾当前和长远,加强民生等重点领域支出保障。

在财政收入方面,1~5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96454亿元,同比增长24.2%,比2019年同期增长7.3%。在主要税收收入上,1~5月国内增值税、国内消费税、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分别同比增长24%、16.6%、21.8%和25.9%。可以看到,受益于经济持续修复,今年以来财政收入保持了较快增长。

相比于收入端的良好增速,1~5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93553亿元,同比增长3.6%,增速相对平稳。其中,教育、社会保障和就业、卫生健康支出力度较大,分别同比增长12.1%、6.6%和4.7%。城乡社区、交通运输等支出则同比下降。

财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超明向证券时报记者指出,今年以来,财政支出结构加快向民生类倾斜,支出结构优化。但相比于重点发力的“三保”(保基本民生、保工资、保运转)相关支出,1~5月份基建相关的城乡社区、交通运输类支出两年平均增速均在-10%以下,是上半年财政支出偏慢的主要拖累项。另外,3月末才开启发行的新增专项债也拖累了广义财政支出。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对记者表示,当前我国仍聚焦在统筹疫情防控常态化和经济社会发展上,需要做好经济修复过程中的“三保”工作,因此在上半年的财政支出上“重民生而轻基建”是调整优化支出结构的体现。还应看到,今年前5月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实现同比增长5.8%,反映出我国积极的财政政策不急转弯,在重点支出上精准发力。而前5月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支出同比下降,也说明今年以来财政政策在压减非急需非刚性支出上效果显著。

聚焦市场主体

减税降费精准有效

去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2021年要持续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完善减税降费政策,强化普惠金融服务,更大力度推进改革创新,让市场主体特别是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增加活力。

今年上半年,部分去年的减税降费政策得到延长。3月份,财政部为去年用于支持疫情防控和企业纾困而实施的30个政策文件延长了执行期限,延长的政策重点支持小微企业贷款融资和科技创新发展。

同时,财税部门也在上半年出台了诸多重大税费减免政策,比如将小规模纳税人增值税起征点从月销售额10万元提高到15万元;对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年应纳税所得额不到100万元的部分,在现行优惠政策基础上,再减半征收所得税;延续执行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75%的政策,并将制造业企业加计扣除比例提高到100%等。有关部门预计,新出台的减税降费政策加上已出台的税收优惠政策,全年新增减税超过5500亿元。

施正文指出,上半年退出的部分减税降费政策都是去年抗疫时期的特殊举措,如“免征对纳税人运输疫情防控重点保障物资取得收入的增值税”等,对当前我国市场主体的负面影响甚微。实际上,今年继续延长的一系列减税降费政策和新推出的政策更加精准有效。

上半年,财政部还进一步开展实施常态化财政资金直达机制,直达资金规模由去年的1.7万亿元增加到2.8万亿元,聚焦基层“三保”和惠企利民。目前,中央财政直达资金已经下达了2.8万亿资金规模的90%以上。

施正文表示,财政资金直达机制是财政管理制度的重大创新。此前,财政资金拨付面临着环节多、流程长的问题,中央财政资金如何顺畅直达基层始终是一个难点。直达机制的出台助力财政部门提高资金管理效益,缓解基层财政压力,是财政政策提质增效的直接体现。

下半年财政发力空间较大

对于下半年财政收支形势,刘昆表示,随着提高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比例等新增减税政策效应逐步释放,同时受去年下半年同期基数相对较高影响,预计全年收入增幅呈现前高后低走势,财政收支总体上仍处于紧平衡状态。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中心副主任陶金对记者表示,目前来看,财政支出后倾较为明显,两会制定的财政预算赤字将全靠下半年来完成,地方债的发行压力较大。因此,下半年存在财政政策空间,上半年基建相关财政支出不足的情况或将在下半年得到改善。

伍超明认为,当前专项债发行节奏后移、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偏慢。此外,在隐性债务化解机制框架已经基本建立下,其对财政支出的掣肘将有所减弱。综合来看,下半年财政政策发力空间较大。

陶金还指出,后续财政防风险工作应继续加大力度。下半年,地方政府隐性债务、收支紧平衡都可能产生财政政策的掣肘,其中隐性债务的风险更高,需要引起重视。财政部门或安排专项债的其中一部分帮助地方政府化解隐性债务,同时继续压降城投债发行节奏,配合以地方政府和融资平台的进一步剥离。

在伍超明看来,未来财政政策将重在支持“三保”并加快推动产业结构转型。一是低收入群体和中小微企业恢复偏慢是经济动能修复的主要拖累,在出口和房地产动能边际减弱的情况下,未来财政政策将加大对“三保”领域的支持力度。二是当前我国正处于新旧动能转换攻坚期,新动能培育需要政策呵护和扶持,要增强国家重大战略任务财力保障,预示着下半年财政对科技、教育、环保等领域的倾斜力度将有所提升。


(责任编辑:李佳佳)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