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制定一体化交通运输发展规划是当务之急

06-25 证券时报
语音播报预计7分钟

制定一体化交通运输发展规划是当务之急

【言为心声】

要想解决我国交通运输中存在的问题,有必要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层面,加强顶层设计。

乔新生

中国交通建设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铁路建设、公路建设、海上运输、航空运输发展速度世界第一。但是,正如人们所看到的那样,由于各自为政,中国交通运输发展出现了许多新的问题。譬如,高速铁路车站远离城市中心,城市交通和高速铁路联网工作需要大量的基础设施投资。公路和铁路交通运输枢纽不相匹配,转运需要大量的车辆,公路运输仍然是中国货物运输的主力军。航空运输和水上运输不相适应,公路运输和铁路运输缺乏协调,中国交通运输仍然处于相对独立发展阶段。

由于缺乏统一的规划和部署,导致中国在交通建设方面投入巨大,但是,成本越来越高。最简单的例子是,高速铁路的车站远离城市中心区,地方政府不得不修建地下铁路,与高速铁路车站相联结。由于到达高速铁路车站的时间相对较长,因此,高速铁路的速度优势难以发挥。更重要的是,由于我国选择轮轨高速铁路,电力消耗巨大,为了降低成本,高速铁路经营企业降低速度,从而使设计350公里的高速铁路,实际运行速度只有300公里。解决中国交通运输建设中存在的问题,必须改变观念,如果仍然各自为政,在交通运输领域缺乏有效规划,那么,我国交通运输投资越多,机会成本和沉没成本也就越大。

要想解决我国交通运输中存在的问题,有必要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层面,加强顶层设计。

首先,应当进一步明确我国交通运输发展的主攻方向。中国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交通运输发展必须强调主要矛盾,分清主次,只有这样,才能避免胡子眉毛一把抓,防止中国交通运输发展出现新的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公路运输成本相对较大,民航运输能力相对较低,水上运输受到自然条件约束,铁路运输成为中国交通运输的主力军。只有大力发展铁路运输产业,才能不断满足国民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需要。

中国铁路科技工作者奋发图强,已经研制出每小时400公里的高速铁路动力设备。如果国家高度重视我国高速铁路的提速问题,要求全国铁路设备制造企业加快速度,尽快改造我国现有的高速铁路装备,提高铁路运输速度,达到每小时400公里的商业运营速度,那么,不仅可以节约大量的能源消耗,而且更重要的是,可以在单位时间内提高运输能力,从而使我国高速铁路早日实现扭亏为盈。

第二,中国应当尽快制定交通规划法,解决我国交通运输领域各自为政的问题。我国已经实施城乡规划法,解决城乡规划问题。但是,城乡规划法不可能覆盖我国交通规划或者不可能彻底覆盖我国交通规划的全貌。解决我国交通运输中存在的问题,还必须另辟蹊径,制定国家的交通运输规划法,针对我国交通运输发展中各自为政问题,制定统一的交通规划。

必要的时候,可以把城市的地下铁路和交通主干线规划与我国铁路、公路、民用航空规划联系在一起,制定整体规划体系。今后机场建设、火车站建设、地下铁路建设再也不能各自为政,国家应当在城市的中心,建立大型的交通枢纽,解决交通运输系统不配套的问题。

中国交通运输高强度投资时代尚未结束,高速铁路建设如火如荼。在现有高速铁路网络建设过程中,不可能改变已经制定并且付诸实施的规划,但是,可以通过完善相关规划,尽可能地减少我国城镇化建设成本。

中国未来选择高速铁路线路的时候,必须记取教训,一方面在中央统一部署下,要求地方政府通力配合,解决高速铁路发展征地拆迁问题;另一方面,必须充分发挥各交通运输工具的优势,建立一种长短结合、相互配合、无缝衔接的交通网络,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使中国从一个交通运输大国变成现代化交通强国。

(作者系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昆仑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责任编辑:李佳佳)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