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国家再次“团购”61种药品,平均降价56%!国外巨头这些高价药出局

06-24 和讯名家
语音播报预计16分钟

 

  6月23日,第五批国家药品集中采购正式开标。据新华社报道,此次集采拟中选产品251个,药品品种达到61种,为历次国家药品集采品种数量最多的一次,拟中选药品平均降价56%,相关患者治疗费用将明显降低。

  《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注意到,在本次国采开标前有个小“插曲”,6个国采品种、17家企业在开标前一日下午通过了一致性评价,临时加入战局。其中,酒石酸美托洛尔片在此之前还是3+1的竞争格局,但在6家企业踩线通过一致性评价后,该产品的竞争格局变成了9+1。有参与企业的内部人士对记者透露,公司只有10多个小时准备投标资料,因为时间仓促,只能让在上海的同事递交资料。

  此外,注射剂产品的数量创下历年之最,成为本次集采的主力剂型。

国家再次“团购”61种药品,平均降价56%!国外巨头这些高价药出局

  图片来源:实习记者 许立波 摄

  多家药企“压哨”入局

  6月23日,上海市东方美谷论坛酒店会议中心,第五批国家药品集中采购在此如期开标。时间刚过8点,烈日便已悬在头顶,酒店前也聚集了一大批参与竞标的药企代表以及部分围观的渠道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临近10点,在材料递交时间即将截止之时,仍有药企代表急匆匆地跑向会场提交材料。这或许与多家药企赶在开标前夕“踩点”过评有关——在第五批集采开标前一天,有6个品种、涉及17家企业通过一致性评价,赶上了第五批集采的“末班车”。

  其中,酒石酸美托洛尔片新增6家企业通过一致性评价,竞争格局从3+1变成了9+1。身在一家临时获得集采入场券的企业的员工告诉记者:“昨天下午3点过知道拿了批文,连夜准备好材料今天踩点上报了。负责集采的同事都来不及赶去现场,都是远程沟通,让上海的同事去参加竞标的。”

  还有企业虽然通过了一致性评价,但没能来得及参与此次集采。该企业人士表示:“虽然过评了但我们没来得及拿到文件。”

  对于原本身处3+1格局之中的药企而言,这种情况让竞争陡然加剧。其中一家企业代表坦言:“我们很早以前就在准备(这次集采了),但形势变化了也没办法,没来得及做调整。”截至23日下午5点许,这家企业还没有等到现场同事传回来的最新信息。

  对于酒石酸美托洛尔片中部分药企“压哨”入局的现象,现场也有医药相关人士向记者说道:“对于之前获批的3家和当天新批的6家(企业)来说,竞争格局一变,今天的集采状况都会复杂很多,不可能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

  在现场,记者还接触到了一位自称是朗天药业的工作人员,朗天药业在本次集采中唯一参与投标的品种是艾司奥美拉唑,艾司奥美拉唑的20mg、40mg两种规格,分别对应4家和“13+1”家企业过评,可以说竞争极为激烈。

  面对来自正大天晴、扬子江等集采大户的竞争,该工作人员带着些许无奈:“听天由命吧”、“下午还来不来玩就不知道了”。但对于集采整体的态度,他还是表示:“早就感受过了,之前还诚惶诚恐,这几次下来都差不多习惯了。第一轮杀价杀得‘狠’,现在温和一点。”

  集采常态化已经成为当下药企之间普遍的共识,其对待药品大幅降价的反应也是愈加淡定。但也有药企受制于成本因素,不会在集采中大打价格战,而是选择了另辟蹊径去拓展其他的销售渠道。

  现场一位互联网药品流通企业相关人士也向记者证实了这个说法:“互联网主要是提供新渠道新增长,很多企业虽然原本就和我们公司有合作。但几批集采下来,这些企业确实会把更多药物放在我们平台销售。但是一般药企的药品都有自己的一套价格体系,所以不一定会降价,但是提供给我们的量肯定会更多。”

国家再次“团购”61种药品,平均降价56%!国外巨头这些高价药出局

  图片来源:实习记者 许立波 摄

  多家外企主动选择出局

  本次集采涉及的品种及对应市场销售额均创下历年新高。

  据新华社报道,此次集采拟中选产品251个,药品品种达到61种,为历次国家药品集采品种数量最多的一次,拟中选药品平均降价56%。参与集采的品种2020年市场销售总额为550亿元,也创下历年集采新高,其中,不少品种的单独年销售额就超10亿元。

  从覆盖的疾病类型上看,本次集采品种包括肿瘤化疗药物、消化制剂、抗生素、吸入制剂、造影剂、糖尿病药物、眼科相关用药、抗病毒用药等众多领域。生物类似药和中成药未纳入本次集采。其中,抗生素、消化制剂、肿瘤化疗药物、造影剂四个领域的产品相关市场规模在400亿元以上,占据了这次集采的半壁江山。

  在本次集采中,外企依然摆出了“不妥协”的姿态。作为原研药企,阿斯利康布地纳德吸入制剂因报出最高价8.9元出局,而正大天晴和健康元(600380,股吧)子公司则成功中选(拟中标)。作为阿斯利康的“40亿”大品种,阿斯利康曾为挖掘布地纳德吸入制剂潜力,在全国上千家医院支持建设了雾化中心,以提高吸入制剂的可及性。而今吸入制剂的市场却面临大变局。

  根据现场流出的报价信息,在多西他赛注射剂品种上,国内药企的报价均低于80元,而赛诺菲则报出了860元的高价,这一价格等同于国家医保局要求的最高限价,高于恒瑞制药40多倍。氟康唑氯化钠注射剂,原研厂家辉瑞给出了每盒130元的价格,仅比最高限价低了8毛9。阿奇霉素,最高限价是69.3元,辉瑞报出了69元。可以看出,这些跨国药企显然是主动选择出局。

  但也有部分外企积极参与了这次集采,据不完全统计,本次集采有10家跨国药企的11个产品中选。

  注射剂竞争成最大看点

  从剂型看,此次集采共涉及32个注射剂品种,数量上接近50%,其2020年市场总销售额为400亿元,是本次集采的主力剂型。

  “注射剂大户”科伦药业(002422,股吧)因有11个注射剂产品参评,一跃成为此次集采中参评数量“第四位”的企业,仅次于老牌三巨头中国生物制药、扬子江药业和齐鲁制药。23日下午,科伦药业方面传出消息,此次参评的11个品种、18个规格全部中选。随后,科伦药业方面向记者确认了这一信息。科伦方面表示,目前中选的品种一部分是公司的存量市场、一部分是增量市场,对科伦来说肯定是利好。至于本次中选价格及选区情况,该人士表示,价格需要等到挂网后再进行公布,选区则由前线同事根据实时情况作出判断。

  而恒瑞医药(600276,股吧)则以第一顺位中选了奥沙利铂注射剂和多西他赛注射液,奥沙利铂注射剂中选价不到原研报价的三分之一,而多西他赛注射液则是以不到齐鲁制药一半的报价中选。注射液制剂的竞争激烈程度,在此显而易见。

  对于本次集采注射剂的竞争态势,风云药谈创始人张廷杰认为,相较于口服制剂,注射剂有它的特殊性。比如主要通过公立医院和部分民营医院销售,线上、院外等市场几乎没有。因此集采对于注射剂厂商来说更重要,在面对集采时,注射剂厂家往往也会拿出更大的诚意报价。

  虽然药企之间的竞争仍然激烈,但在集采常态化的背景下,资本市场对于集采的反应已经趋于淡定——当然也会有少数上市药企例外。

  23日晚间,司太立(603520,股吧)(603520,SH)披露,其造影剂产品碘海醇注射液和碘克沙醇注射液拟中选本次集中采购。碘海醇注射液中选两个规格“100ml:30g(I)”及“100ml:35g(I)”,拟中选数量分别为42.38万瓶及73.02万瓶,拟中选价格分别为88.05元/瓶和92.05元/瓶。碘克沙醇注射液只有“100ml:32g(I)”一种规格,拟中选数量为45.72万瓶,拟中选价格为185.01元/瓶。

  值得注意的是,司太立23日股价受集采影响极大,上午开盘后其股价一路走低,最多跌超7%,午后其产品拟中选本次集采的消息传来,司太立的股价才止跌拉升,最后收于74.80元/股。

  另外,收获“大满贯”的科伦药业,股价也是在下午由绿转红。

  记者|陈星 许立波(实习)

  编辑|文多 卢祥勇 王嘉琦 杜恒峰

  校对|孙志成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每日经济新闻。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佳佳)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