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又一新型白领公寓兴起:按床位出租 市场规模高达7800亿

06-23 和讯名家
语音播报预计13分钟

又一新型白领公寓兴起:按床位出租 市场规模高达7800亿

记者 | 张文敏

编辑|刺   猬

在一线城市,每年都有这样一群人的身影。他们刚离开象牙塔,一张火车票载着梦想驶离家乡,终点站是北京、上海。他们手里拿着几份面试邀请,但跳下火车的那一刻,还没想好要住在哪里。

“很多小城市的人是带着梦想来北京的,我想给他们梦想铺第一步路——解决住的问题。”舒舍创始人高畅说。

与其他租房平台不同,舒舍主要提供的产品为“二人间白领宿舍”,以“床位”为单位出租,同时配备租房管家,保证用户的居住体验。同时保证通勤时长30分钟内,押一付一,月租仅为1500元,让刚毕业的年轻人拥有便宜又靠谱的落脚点。

我国每年有800万+应届生,其中80%家庭条件并不算优越,按此估算,“二人间白领宿舍”的市场规模约为7800亿。

去年1月产品推出至今,供应协商包括高途、易点云、爱康君安、曙光科技、用友金融等超100家企业,出租房间200间,床位400张。

推出“2人间白领宿舍”

在北京,提到“租房”二字,足以让大部分打工人眉头紧蹙,其中在租房问题上面临困难最多的一个群体,当属以应届生为主的求职人群。

一线城市租房的用户中,以来自三四线城市的人群为主,其中不少来自农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仅有1427元/月。他们没有过多的家庭积蓄,更没有个人积蓄,来到一个新的城市求职时,根本难以承担租房平台动辄“押一付三起步1万”的费用。最终他们有人靠租房贷维持,有人住进了地下室或者违规的群租房... ...

去年,长租公寓接连暴雷,同时北京市加大了违法群租房的清理力度,一时间高品质住宿和廉价密集型住宿之间出现断层,对外来群体,尤其是年轻人群体租房问题进一步被放大。

据调查,应届生的月收入在北京普遍仅有5000元,而他们理想中的租房(考虑通勤、环境等条件)普遍在3200元/月以上。考虑到日常餐费、交通、通信等生活费用,这样的房子对他们来说,几乎是“高不可攀”。

又一新型白领公寓兴起:按床位出租 市场规模高达7800亿

2019年毕业生主要考虑什么因素

数据显示,我国每年有800万+应届生,其中80%家庭条件并不算优越,他们毕业后,多数流向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寻求职场机会。这样一个庞大群体的需求,正在逐渐被重视。

为缓解青年人等群体住房困难的问题,近日,北京出台《北京四部门联合发通知 鼓励非居住建筑改建宿舍型租赁住房》的新政,其中指出,鼓励宿舍型租赁住房改建项目业态混合兼容…租赁住房、研发、办公、商业等用途可混合利用,促进产业融合和新业态发展。

相关的配套支持政策,也在不断完善。如规定从10月1日起,住房租赁企业向个人出租住房适用简易计税方法,按照5%征收率减按1.5%缴纳增值税等。

这种轻资产运营的形式和高畅不谋而合。一直经营青旅的“舒舍”创始人高畅,从中看到了机会,首创“2人间白领宿舍”模式。舒舍平台拿到距离企业通勤30分钟内的优质房源,将房间改造为二人间宿舍,以“床位”为单位出租,同时配备租房管家,保证用户的居住体验。

又一新型白领公寓兴起:按床位出租 市场规模高达7800亿

最为关键的是,舒舍将产品定为1500元/人/月的低租金,而且是押一付一的短租模式,这样降低应届生的预付压力;房源离地铁近、通勤30分钟以内,提升用户的居住幸福感。

用高畅的话说,舒舍是将一线城市的好房子,出租给三四线的应届毕业生。他强调,“2人合住,既保证了用户安全,又是合规、合法的租房方式。”

7年青旅经验,升级产品

又一新型白领公寓兴起:按床位出租 市场规模高达7800亿

之所以能想出这样一种服务年轻人居住的产品,还要从高畅8年前决定做青旅说起。

彼时的高畅还在央企上班,收入不菲且拿到了北京户口。离职后,他发现除了物质上的收获,工作两年时间,除了同事,竟然没有交到一个好朋友;仅有的朋友,还是住在青旅时候结交的。

住在青旅的经历,也打开了高畅事业上的新窗口。他喜欢一群来自天南海北的人,聚在一起谈心,没有戒备地交朋友。2013年,高畅干脆自己开了一家青旅。

7年时间,他在北京已经开了11家青旅。多年的经验,让高畅在“合租”这件事上,摸索出了一套标准化的管家式服务。比如为房屋保留客厅,划分物品摆放区,管家定时打扫卫生、免费提供粥和水,举行线下集体娱乐活动等。

这种服务方式,让高畅与很多租客成为了朋友,租客间也形成了一个社交圈子。舒舍产品的迭代,也源于一位租客的特殊需求。

高畅的青旅中,有不少客户转介绍的同事过来,甚至有一位公司的高管住进来,并主动找到高畅寻求合作,希望解决更多员工住宿问题。这让高畅关注到了更大范围的年轻群体的租房痛点,继而推出了“二人间白领宿舍”产品。

出于产品获客层面的考虑,他决定让住宿与求职需求相结合。

高畅表示,应届生租不到房子,意味着要放弃租金高的大城市转而向其他城市,再加上人口老龄化等因素,间接导致了一线城市企业的用工慌问题。以一些教育公司,只有在短时间内招到更多销售、执行类的人才,才能保证竞争力。这类企业有很多基础岗位招聘要求并不高,且招聘量大,如果能够解决住宿问题,将会极大提升招聘效率。

于是,高畅主要通过与企业软合作的方式来获客,或者与企业直接合作定制企业宿舍。

“二人间白领宿舍”的推出始于2020年初,恰逢疫情初期,正是许多企业招聘困难,员工住宿问题难以解决,“北漂”人面临被裁员、降薪、长租公寓暴雷找房难的时候。舒舍的产品由于一场及时雨被推出来,越来越多的企业找到高畅,团队也主动拓展了更多的KA客户,如易点云、用友等。

关于舒舍的想象空间

相对于市面上其他租房平台,舒舍是个新物种。高畅表示,产品除了承载他的情怀,也兼顾了商业化的考虑。

“2人间白领宿舍的模式,利润率能达到40%,是普通租房的的3倍。不仅如此,预售+晚付款的方式,使得平台有40-60天的正现金流。简单的2人间,产品可实现标准化,快速复制并发展。企业背书,客户转介绍等隐形门槛围墙,保证舒舍的居住安全。”

又一新型白领公寓兴起:按床位出租 市场规模高达7800亿

高畅补充,“现在最大的难点是要先把销量跑出来,有了足够多的用户基础,舒舍的财务模型将会更漂亮。”

目前,舒舍已经与100多家企业形成软合作关系,房间空置率仅为4%。

关于下一步目标,高畅打算,在1-3年内,将2人间白领公寓打造成租房领域二人间品类的头部品牌,长租用户达到4万人,保守预算年盈利1-1.5亿。对于租住用户的多元化需求,舒舍仍然保持“2人间”为主,同时开发单人间、整租等产品。

此外,针对庞大的求职群体,高畅也找到了舒舍的第二发展曲线,将来为租房用户提供基础的培训引导和工作推荐服务。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铅笔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洋)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