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IPO前一天突然暂停,一周后还要应诉不正当竞争,Soul另类的“高光时刻”

06-23 北京商报网
语音播报预计13分钟

没有想到,Soul在上市前一天决定暂停IPO,这在互联网圈恐怕是首例。6月23日,Soul宣布暂停美股IPO流程,随即相关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根据Soul公告,“经过慎重思考,管理层先暂停IPO的定价流程。我们的大股东腾讯也支持这一决定。Soul目前运营一切正常”。至于原因,Soul相关人士未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仅表示,“感谢关注”。但业内人士的观点却基本一致:“可能和Soul和Uki要开庭的纠纷有关。”

按计划,Soul将在6月24日赴美上市,一周后也就是6月29日将和Uki对簿公堂。细数Soul递交招股书到暂停IPO的44天,Soul上市和Uki诉Soul一案有多个交叉点。长达两年的纠纷,同类型产品的竞争,加上巧合的时间,让Soul上市折戟和未来走向充满悬念。

IPO前一天突然暂停,一周后还要应诉不正当竞争,Soul另类的“高光时刻”

为什么突然暂停上市

尽管身陷诸多质疑,但Soul暂停上市,尤其是在上市前一天暂停,仍让业内人士唏嘘不已。

“在互联网圈里,像Soul这种,在上市只差临门一脚时主动暂停的,印象中就这一家。土豆因为官司也影响过上市进程,但也不是在上市前一天暂停的”,比达咨询分析师李锦清向北京商报记者直言很意外。

按照Soul上周更新的招股书,Soul将在6月24日在纳斯达克上市。6月23日中午,Soul却发布了“Soul暂停美股IPO流程”的通知。

通知告知投资人,“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Soul的支持,大家都知道我们在申请赴美上市IPO的事情,进程也非常顺利。我们在过程中遇到了非常爱我们的战略伙伴、投资人,得到了多方的支持。我们非常高兴在更新定价区间后得到了非常火爆的市场反馈。在这一过程中,公司也收到了其他资本运作的可能性,经过慎重思考,管理层先暂停IPO的定价流程。我们的大股东腾讯也支持这一决定”。

Soul还在通知中表示,“目前运营一切正常,也将迎来期待中的增长”,不过并未提及暂停IPO流程的原因。Soul相关人士也没有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具体原因,仅表示:“感谢关注,真不知道,感谢理解。”

官方没有解释,坊间却有各种猜测,被认为最有可能的原因是Soul和Uki的纠纷。Soul暂停IPO还引发了业内人士对Soul上市的猜测,有版本说,Soul着急上市,是因为签过对赌协议。对于是否因对赌协议上市,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Soul相关人士未予以回应。

诉讼案和上市进程“赛跑”

事实上,因对赌协议上市并不是个例,去年贝壳找房就曾在招股书中公开上市对赌协议。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签上市对赌协议很正常,而且因为对赌上市的结果不一定差”。王超指的是贝壳找房,2020年8月上市时开盘价35美元,到11月股价曾涨到75美元,截至6月23日美股收盘,贝壳找房股价49.5美元。

回到Soul暂停IPO,王超认为“是因为官司”。他所谓的官司即上海牛咖信息科技有限公司(Uki运营方)诉上海任意门科技有限公司(Soul运营方)“其他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从Soul递交招股书到暂停IPO的44天里,Soul上市和这起官司的各种关键时间点,有不少交叉。

根据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官网信息,Uki诉Soul其他不正当竞争纠纷在2021年4月21日立案,Uki要求赔偿2693万元,并向法院申请了财产保全。5月11日,Soul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招股书,申请在纳斯达克上市,5月21日,法院冻结Soul 2693万元,并在月底确定案件开庭时间:6月29日。

说起这起诉讼,要回到2019年,那年11月18日,Uki因“存在涉黄有害的低俗内容”被各大应用商店下架,后Uki发现发布有害信息的用户是Soul员工。为此,Uki将Soul告上法庭。2020年12月30日,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就Soul恶意举报Uki一审宣判,认定Soul员工李某和范某某犯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

这次诉讼也是因为2019年的纠纷。尽管身背诉讼,但Soul的上市进程并不拖沓,6月18日,Soul更新招股书,新版本最重要的信息是:将在6月24日上市。

IPO前一天突然暂停,一周后还要应诉不正当竞争,Soul另类的“高光时刻”

高管是否参与恶意举报成谜

对比两版本招股书,北京商报记者还发现了有关上述诉讼案的新增内容,Soul在新版招股书有关“我们面临与员工、业务合作伙伴及其员工和其他相关人员的不当行为相关的风险”的板块中新增以下内容:“2021年6月,第三方中国在线平台就该事件向上海市浦东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法院尚未向我们送达原告的诉状和其他相关文件。根据现有消息来源,我们了解到原告正在寻求基于不正当竞争索赔的总额约为2690万的损害赔偿。”

用招股书的说法,该事件指的是“2020年12月,我们的两名前雇员(包括一名前董事)曾在我们的工作期间因在另一家中国公司运营的在线内容平台上恶意和虚假发布非法内容而被定罪个人能力,未经我们授权。据悉,该第三方平台的手机应用程序下载服务随后被暂停。我们没有被指定为当事人,也没有被认定对这两个人以各自的个人身份在刑事诉讼中犯下的不法行为负责”。

Uki提供的却是另一个版本。法院冻结Soul资金后不久,上海牛咖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合伙人傅雪曾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李某是Soul高管,范某某是Soul政府事务负责人,两人实施的犯罪代表了单位意志,目的是服务公司利益。另外,Soul北京和上海两地多名员工直接参与了制作截图、协调传递、联系举报等工作,且有公司更关键人物参与。因此,在声明中我们已表示,将向有关部门举报Soul不正当竞争,并继续通过司法途径要求其公开道歉、赔偿损失”。

北京商报记者还发现,本周Uki曾通过公众号发布声明称,“目前我司已依法收集到上海任意门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张璐等人涉嫌参与对我司不正当竞争的关键证据,将择期对外公布”,但上述声明发布后不久被删除。

在今天Soul发布暂停IPO通知后,北京商报记者和傅雪交流得知,“Soul到目前还是没跟我们沟通过”。

按照苹果应用商店免费社交榜单排名,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Soul排名第六,Uki位列14。根据Soul招股书,2021年一季度,Soul营收2.38亿元,同比增长259.8%,净亏损3.82亿元,较同年同期的5278.1万元扩大624.7%。

北京商报记者 魏蔚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