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永不消逝的虚拟偶像:“元宇宙”诞生的流量生意经

06-22 和讯名家
语音播报预计27分钟

  导读:人设永远不会“出错”的虚拟偶像与仿真人,正在撬动一个难以估量的市场空间。

  来   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

  作   者丨刘美琳

  编   辑丨周上祺

  六月的第一个周六,一场虚拟偶像七海Nana7mi的个人3D演唱会在万代南梦宫上海文化中心举行,相较于洛天依、百大UP主泠鸢yousa等,这位虚拟Up主在B站上的粉丝数43.6万,可以说是一位“新人”。但这场演唱会VIP的票价已经达到了580元,线上观看也需购买77元的门票。演出现场座无虚席,应援呐喊声雷动。

  演唱会结束,小格的VIP票让他可以参与专属的粉丝meeting环节,“近距离看了她之后,感觉更真实了一些。看到海子姐成长了这么多,自己也更有动力了。” 小格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小格是虚拟偶像七海Nana7mi的粉丝,为了这次演唱会,他特意向学校请了假,提前三天从安徽赶到上海,为的是和其他同好一起,准备为偶像应援的形象立牌和花篮。“我们有粉丝群,也有应援花篮的众筹群,花篮群的粉丝浓度要更高一些,也更愿意花钱。”

  随着95后逐渐掌握娱乐消费的话语权,虚拟偶像成为新经济中炙手可热的风口。所谓虚拟偶像,是指通过绘画、音乐、动画、CG等形式制作,在网络等虚拟场景或现实场景进行演艺活动的人物形象。智研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虚拟偶像行业市场规模达5.08亿元,同比增长25.12%。

  如今,虚拟偶像迎来高速发展期,玩法与边界不断拓展,出现了虚拟主播、数字人、明星数字形象、虚拟偶像团体等多种IP类型。峰瑞资本副总裁陈哲在去年5月底的一次分享中表示,根据二次元数据平台 vtbs.moe 抓取的数据测算,过去一年,B站针对虚拟偶像的订阅打赏比上年同期增长了350%。

  “元宇宙”时代,万物皆有虚拟化身。人设永远不会“出错”的虚拟偶像与仿真人,正在撬动一个难以估量的市场空间。

  二次元狂欢

  提到虚拟偶像在中国的发展史,绕不开B站。

  在B站天然的二次元土壤培植下,国内虚拟偶像市场涌现出大量本土虚拟Up主,泠鸢yousa、Hanser等一批头部偶像也逐渐从小众圈层走向主流市场,出现在更大的舞台上,并收获年轻群体的喜爱,培育出一批忠实粉丝。收编洛天依、给虚拟主播提供直播平台,B站作为国内二次元文化的最大基地,已成为国内最大的虚拟偶像社区。据统计,2020年上半年,平均每个月就有4000位虚拟主播入驻B站。

永不消逝的虚拟偶像:“元宇宙”诞生的流量生意经

  七海Nana7mi Vlog 图片来源:B站视频截图

  七海Nana7mi,在B站上的认证是“VRP所属二期生”。这里的VRP指的是B站于2019年与海外知名虚拟主播社团彩虹社合作推出的中国虚拟艺人企划“VirtuaReal Project”。这一企划的目的是招募和培养国内的虚拟主播,形成一个整体的、可持续发展的新型IP打造模式。

  “这个世界有多宽广,完全取决于你的想象力有多辽阔。”VRP的招募页面中这样写道。2019年7月,泠鸢yousa作为VirtuaReal Star的第一名成员加入。不久前,该项目与小品演员蔡明合作推出了虚拟主播菜菜子Nanako,引发广泛关注。

  打造虚拟偶像,更离不开高水平的活动策划。“喜欢七海的契机是2019的BML,看了几次直播就喜欢上了。”小格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所谓Bilibili Macro Link(BML),是B站一年一度的大型线下活动。除此之外,B站还拥有虚拟偶像线下演唱会品牌Bilibili Macro Link-Visual Release(BML-VR),即全息演唱会专场活动。在这一活动中,不同国家、家族、开发者的虚拟偶像齐聚线下,为粉丝带来一场视听盛宴。

  2020年12月举行的BML-VR2020直播在线人气峰值突破了1087万。今年7月,B站将举办BML-VR2021。为虚拟偶像们提供舞台,让虚拟偶像迈进现实,已成为B站的一项常规操作。

  虚拟偶像主要通过直播、视频投稿和动态与粉丝进行互动,为粉丝提供陪伴感,营造社区氛围。相较于真人偶像,虚拟偶像也赋予粉丝更多参与的空间与选择权,从而极大增强了粉丝对偶像的情感归属与集体认同。

  “我在组里会负责一些直播时间表,也就是记录一些‘路灯’,比如什么时间唱了什么歌,方便剪辑。后来就开始做周报了,把每周的直播内容大致记录下来。因为我不会画画,所以会去找能画的人来画同人图片。”小格因为制作周报,已经在粉丝社群里变得小有名气。

  “本周报旨在记录直播员最新一周的活动,让平日并没有时间追直播的脆脆鲨可以了解海子姐新一周的动向、同时也更方便大家补回放和录播。”周报发布在小格的个人B站动态里,通常会收获近一百个点赞。

  实际上,B站上围绕虚拟偶像的创作和投稿数量庞大,几乎每一位虚拟偶像背后都有许多“用爱发电”的故事。Z世代的粉丝们崇尚个性,注重情感体验,强调实时在线与持续陪伴,协作构建社区,这是属于他们的线上虚拟空间。

  “最近不太有时间看直播了,遗憾,来周报找找录播慢慢补。编辑辛苦了!”记者注意到,有不少粉丝在小格的周报下留言,向他表示感谢。

  “黑科技”筑基

  虚拟偶像的风潮席卷整个文娱产业,成为IP和商业发展的重要方向。其背后的原因不仅仅在于二次元文化的出圈,更重要的是准入门槛和技术成本的降低。

  Unity是全球著名的实时3D互动内容创作和运营平台,《王者荣耀》、《原神》在内的多款游戏都基于这一平台开发。如今,Unity早已从游戏行业“破圈”,进军虚拟偶像开发领域。“我们的虚拟偶像生产流程是在目前业界广泛使用的扫描FACS数据的数字人制作流程的基础上,结合游戏行业常用的各种捏脸算法,使用额外的修型BS做风格化的一套生产流程。”Unity大中华区解决方案开发高级经理孙志鹏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

永不消逝的虚拟偶像:“元宇宙”诞生的流量生意经

  数字人SUA 通过实时面部捕捉展现各种表情 图片来源:Unity供图,作者Hyeong-il Kim

  如今,随着移动设备性能以及云端网络算力的增长,以Unity为代表的实时3D技术已经逐渐代替旧的数字内容创作工具,成为未来虚拟世界的通用创作平台。实时3D是Unity的核心技术,“实时”意味着用户看到的下一帧内容是实时创建的,画面像素以极快的速度进行重构,带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用户不仅能看到虚拟形象的“正面”,还能够环视或绕到旁边观察它们的各个角度。“Unity实时3D渲染技术的特点是可交互,所有的内容都是动态且交互的。”

  基于强大的技术平台,虚拟偶像的支持系统也越来越全面。成立于2017年的西安曼云网络就聚焦虚拟直播技术和虚拟IP的运营,其服务对象包括B站虚拟UP主泠鸢Yousa、迷你世界花小楼、游戏UP主子言姐姐等知名IP。

永不消逝的虚拟偶像:“元宇宙”诞生的流量生意经

  B站虚拟UP主泠鸢Yousa生日会 图片来源:B站直播截图

  VUP虚拟直播系统是西安曼云自研的一款的PC端软件,采用Unity3D引擎开发。基于动作捕捉、面部捕捉和实时渲染等技术,可将真人的动作、表情实时同步至虚拟形象。同时支持主播自定义设置动作、场景、道具、特效等,还可以对参数进行编辑,实现资源多样化。这一系统不仅支持虚拟直播、粉丝弹幕互动,还能实现多虚拟角色同屏联动,低成本实现虚拟IP运营。

  实际上,泠鸢yousa 实时互动生日会的直播使用的就是VUP虚拟直播系统。除了实时渲染、实时动捕面捕技术外,还运用了多机位光影反射追踪技术,使虚拟人物的倒影跟随镜头及位置实时变化,舞台效果更加真实。

  在BML - VR 2020全息演唱会,VUP虚拟直播系统也为虚拟主播张京华,帕里,进击的冰糖提供了虚拟直播技术支持。“我们团队负责各位虚拟主播的整体虚拟直播技术解决方案,包含但不限于虚拟直播系统定制、美术物料定制等等。”西安曼云VUP负责人伍博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我们主要通过服务收费和软件lisence授权实现盈利。”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二次元虚拟偶像之外,数字人也是虚拟娱乐产业的发展领域之一。与普通的二次元虚拟偶像不同,数字人的外形更接近真实人类,拥有生动的表情,还能与观众进行互动。

  上海东方传媒技术有限公司(SMT)皮皮虾工作室正致力于打造一位名为骆晓小的数字人主播。SMT皮皮虾工作室技术总监朱名一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三次元数字人是居于二次元数字人和仿真人之间的一种形态,她既有仿真人的真实度,又有二次元的可爱度和观赏性。

永不消逝的虚拟偶像:“元宇宙”诞生的流量生意经

  骆晓小 来源:B站视频截图

  “人物越真实,替代主持人的可能性就越大”。不断追求更仿真的人物表情和体态动作始终是技术着重攻克的方向。“实际上,二次元的表情是有限的,一般有20到30个关键帧表情,通过表情与表情之间的补间效应,就能排列组合出很多表情。而仿真数字人的基本表情就达到了100多个,能排列组合出几千几万种无限接近于真人的表情。”

  追求表情细腻,技术上的难点也随之而来。朱名一表示,下一步的工作是发展后端的计算机大脑神经元,包括反应和动作库。通过人工智能去驱动她的表情、感官和肢体动作,甚至完全摆脱后台真人的掌控。“等待技术成熟到一定程度,骆晓小可能会拥有自己的感情和识别能力。”

  拥有感情和思考的数字人的出现,是否会带来科幻电影当中的隐忧?对此,朱名一认为,“国家层面一定会出台相关法律进行监管,这一点不需要担心。目前不管是真人还是AI驱动,软件工程师都会做相应的设定,让AI永远受人类所掌控。”

  永不“塌房”的偶像

  虚拟偶像,虚拟主播,虚拟世界。真真实实的消费习惯却在被养成。

  作为虚拟偶像瞄准的受众群体,Z世代的消费潜力不能小觑。“就花销来说,单论七海这边,直播间打赏的金额大约是一万三,然后约稿和周边,加起来可能有八千。如果是整个虚拟主播圈子,七海这边花的钱大约占了一半。”小格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算了一笔账。

  “看虚拟主播到现在一年多,之前一直没怎么花钱,看七海这半年粗略算了算也就花了8000左右。” 七海Nana7mi的另一位粉丝、不久前才毕业的小野告诉记者。

  与此同时,虚拟偶像产业的边界也正不断延伸。技术创新进步、生产成本下降,结合新兴视频形态的发展,虚拟偶像的应用场景与市场价值实现了快速拓展与跃升。以虚拟偶像IP为核心,这些“可盐可甜”的网络形象,不仅在呈现手段上充分运用虚拟引擎、XR、VR等前沿技术,在价值变现上也拓展出广告代言、直播、授权、线上线下演唱会、带货等方式。未来还可能进军动漫、综艺和影视剧等领域,广泛的开发范围,变现的想象空间巨大。

  “目前的发展方向,还是在往降低虚拟偶像的创作成本的方向演进,当我们的制作成本小于真人后,它会作为一个搭载各种AI能力的‘交互界面’,在各行各业中找到应用场景。”孙志鹏说。

  除了几乎无限的边界拓展性之外,虚拟偶像还有一个真人偶像无法比拟的优点:人设完美,永不“塌房”。实际上,“塌房”早已成为困扰真人娱乐圈的难题。真人总有不确定性,而不确定性就意味着脱粉的风险。而虚拟偶像没有,他们的颜值不倒、人设永远完美。也正因此,虚拟偶像的商业价值受到广泛关注。

  最明显的表现是,资本已经用真金白银投票。放眼国内,腾讯、字节跳动、B站等巨头都在加速布局虚拟偶像。网易推出中国绊爱、爱奇艺主打RiCH BOOM……广告主、游戏公司、视频网站、动漫公司等纷纷入场。启信宝显示,字节跳动全资子公司北京游逸科技有限公司成为杭州看潮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的股东,后者已登记多条美术作品著作权,包括A-SOUL成员贝拉、珈乐等。

  “华纳音乐对虚拟娱乐产业非常感兴趣,我们认为这一领域存在着巨大的增长机会。”华纳音乐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Jonathan Serbin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随着技术发展不断改变音乐消费的方式,华纳音乐正在尝试新的互动体验,创造新的虚拟环境和模式。

  今年四月,华纳音乐集团(WMG)与全球最大的虚拟现实技术公司Genies宣布建立全球合作伙伴关系。通过此次合作,WMG将制作和发布旗下艺术家们的虚拟化身,从而提升粉丝在沉浸式平台的体验,并让他们与追随的偶像建立新的、直接的联系。此前,华纳音乐集团还投资了北美知名虚拟场景服务商 Wave和创造虚拟音乐艺人的实验性唱片公司Spirit Bomb,参与了游戏平台Roblox 的 5.2 亿美元融资,在虚拟娱乐领域内进行积极的产业链布局。

  “我们一直在密切关注虚拟偶像业务,包括行业和技术。期待着在未来这个领域里有更多的参与。” Jonathan Serbin说。

  (实习生谢之迎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期编辑 黎雨桐 实习生 杨思雅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21世纪经济报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佳佳)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