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经济复苏势态明显 财政收入高速增长

06-19 经济观察网
语音播报预计12分钟

经济复苏势态明显 财政收入高速增长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杜涛 6月17日,财政部公布了2021年5月财政收支情况。从税收收入看,1-5月累计,全国税收收入同比增长25.5%,比2019年同期增长6.8%,其中,国内增值税同比增长24%,企业所得税同比增长21.8%,国内消费税同比增长16.6%,个人所得税同比增长25.9%,进口环节税收同比增长28.7%。

此外,1-5月,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26123亿元,同比增长23.9%。而与土地和房地产相关税收中收入增幅也比较大,契税3255亿元,同比增长39.7%;土地增值税3371亿元,同比增长35.4%;房产税1395亿元,同比增长14%;耕地占用税428亿元,同比下降14.3%;城镇土地使用税895亿元,同比增长2.5%。

其中,5月份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增长18.7%,比2019年同期增长6.8%;1-5月累计同比增长24.2%,比2019年同期增长7.3%。

财政部认为,同比增速较快主要是受到去年同期基数低的不可比因素以及当前工业生产者价格指数上涨等因素影响,同时反映了经济恢复取得明显成效。

6月18日,山东大学财政系主任李华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税收是经济的晴雨表。无论是中央还是地方,1-5月收入增幅非常高,首先是恢复性增长,因为去年基数比较低。其次,政府出台各种鼓励政策,促进了经济的恢复性增长,在财政上有良性反映。”

收支

财政部6月1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1-5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96454亿元,同比增长24.2%。其中,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收入45735亿元,同比增长27%;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50719亿元,同比增长21.7%。全国税收收入83831亿元,同比增长25.5%;非税收入12623亿元,同比增长16.2%。

从非税收收入看,1-5月累计,全国非税收入同比增长16.2%。其中,随增值税和消费税附征的教育费附加收入恢复性增长等带动专项收入增长,以及各地加强和规范国有资源(资产)有偿使用管理带动相关收入增加,两项合计拉高全国非税收入增幅10.2个百分点。

今年前五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同比增长3.6%。其中,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支出扣除部分支出拨付时间比去年有所延后因素影响后下降3.3%,非急需非刚性支出持续压减;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同比增长5.8%。全国财政“三保”等重点支出增长较快,教育支出增长12.1%,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增长6.6%,卫生健康支出增长4.7%。

在支出端,增长一直比较快的是债务付息支出4008亿元,同比增长17.7%。

财政部表示,截至6月15日,全国地方累计发行新增地方政府债券12850亿元,占已下达限额的30%,其中一般债券4205亿元,占已下达限额的53%;专项债券8645亿元,占已下达限额的25%。今年发行进度较去年同期有所放缓,主要是考虑2020年发行的专项债券规模较大,政策效应在今年仍会持续释。

中国债券信息网显示,6月18日,新疆、厦门、江苏、甘肃、山西、河北等地相继公布了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安排。

中财-鹏元地方财政投融资研究所执行所长温来成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今年专项债券发行进度缓慢的主要原因是去年发行量比较大,有些低政府建设项目前期准备工作不足,导致资金闲置,另外2021年的专项债发行是3月份开始,时间晚。其次是2021年经济复苏态势平稳,经济要从稳增长转向常规,所以适当减少了专项债的发行,也就是说稳增长的压力没有那么大。“1-5月,财政收入增幅24%,比2019年同期增长7.3%。在一定程度减少了专项债的需求,导致发行滞后许多。”

政策红利

按照《政府工作报告》要求,今年财政部年主要是进一步优化和落实减税降费政策,帮助市场主体恢复元气、增强活力。具体措施包括五个方面:

一是继续执行制度性减税政策。继续实施近年来出台的制度性减税政策,比如降低增值税税率、增值税留抵退税、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等,让政策叠加效应持续释放。

二是阶段性的减税降费政策有序退出。对2020年出台应对疫情的阶段性减税降费政策,分类调整、有序退出。延续实施小规模纳税人减征增值税等政策,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对涉及疫情防控保供等临时性、应急性政策,到期后停止执行。

三是突出强化小微企业税收优惠。在落实好小微企业普惠性减税降费政策的同时,进一步加大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税收减免力度,将小规模纳税人增值税起征点,从月销售额10万元提高到15万元;对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年应纳税所得额不到100万元的部分,在现行优惠政策基础上,再减半征收所得税。

四是加大对制造业和科技创新支持力度。延续执行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75%政策,将制造业企业加计扣除比例提高到100%,激励企业加大研发投入。对先进制造业企业按月全额退还增值税增量留抵税额。

五是继续清理规范收费基金。加大各类违规涉企收费整治力度,严控非税收入不合理增长,防止弱化减税降费政策红利。

近年来,我国持续实施大规模减税降费,将制度性安排与阶段性政策、临时性措施相结合,统筹兼顾、系统推进。“十三五”时期累计减税降费超过7.6万亿元,对激发创新活力、优化经济结构、促进居民消费和扩大就业等发挥了重要作用。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政府绩效研究中心主任王泽彩告诉记者,阶段性的减税降费政策有序退出,主要是考虑当下经济复苏情况,特别是外贸出口对经济的拉动,市场主体的恢复性增长在加快。对于通过财政阶段性应急的补偿政策和制度,相机抉择,停止或者退出阶段性的政策是有必要的,

“另外,退出也是统一税制,调动市场积极性,激发市场主体增加投资的必要。现在疫情基本控制,经济增长预期非常好,适当控制增长速度,不至于过热,适度收紧财政政策,做一些相机决策的决定是必要的。”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