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为爱豆“氪金”756万竟打水漂?粉丝愤怒举报官方后援会!饭圈集资背后“天坑”有多深

06-18 和讯名家
语音播报预计16分钟

  来   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

  记   者丨侯潇怡,实习生王文妍

  编   辑丨曾芳

  6月16日,中央网信办表示即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2个月的“清朗·‘饭圈’乱象整治”专项行动。明星榜单、热门话题、粉丝社群、互动评论等饭圈乱象已受到监管部门重视。

  但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饭圈乱象不止于此,还有朝金融领域蔓延的趋势。

  生日会应援集资、见面会应援集资、打榜集资、打投集资、日常集资、周边集资......这些常常出现在明星后援会中的词汇,更反映出的是追星已渐渐演化为一场以爱为名的“氪金”游戏。而这种“氪金”是否合理合法合规,显然存在争议。

  今年4月底,一档国内选秀节目迎来总决赛之夜。据报道,就在总决赛结束一个月后,一名参赛选手甘望星的粉丝陈女士向深圳警方报案,质疑甘望星官方后援会筹集的应援资金实际用途,原因是陈女士为了让甘望星出道,给后援会共计打款一万余元,所有粉丝共集资756万元,但总决赛排名反而比其他筹款少的选手排名还要低,陈女士认为后援会有做假嫌疑。

  针对质疑,甘望星官方粉丝后援会随即回应称公司已派专业审计介入核查账目。截至目前,该后援会未再次作出其他回应。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浏览该后援会社交平台账号后发现,在报道之前,后援会已经公布集资金额、资金使用明细以及相关消费记录,不过陈女士等人认为后援会流水记录混乱,部分明细存在作假嫌疑。更重要的是,陈女士在采访中表示,后援会成员没有任何真实公开的信息,粉丝们并不知道后援会成员真实身份,对他们是否具有使用庞大集资款的资质表示质疑。

为爱豆“氪金”756万竟打水漂?粉丝愤怒举报官方后援会!饭圈集资背后“天坑”有多深

  无论上述后援会资金用途是否合理、是否存在挪用筹资款,近年来,对饭圈集资行为的质疑从未停止。正如陈女士所质疑的那样,后援会等组织成员的匿名性、资金去向的不透明性使得饭圈集资有着不小的法律风险,更有甚者,打起了诈骗、非法集资的擦边球。

  为爱发电怎么踩到了法律红线?

  所谓“饭圈集资”,是由一些公信力较强的“粉丝”团体例如明星后援会发起,由“粉丝”参与,为明星募集资金用于打榜投票、线下活动、生日会等,常见的形式为后援会定下一定数额的众筹目标,开设众筹链接并在社交网络上发布,“粉丝”通过该链接将钱款打入“粉丝”团体账号中。

  据了解,或许是粉丝也自觉集资行为存在的法律风险或敏感性,在饭圈中粉丝常常用“橘子”“饺子”等符号代替集资字样。

  有专家曾表示,就法律层面来看,粉丝集资行为本身更类似于一种附条件、附义务的赠与行为,本身并不存在问题。不过,当如此庞大的资金迅速集中、又无人监管时,应援会或粉头携款跑路或挪用资金、做假账(应援产品明显高于市场价)、利益输送等现象屡屡出现。

  竞赛类、选秀类节目可谓是这类现象的重灾区。

  去年,一档名为《青春有你2》选秀节目中的三名选手,就被传出其后援会卷钱跑路的消息,其中一名选手的新任后援会已经证实前后援会将集资平台中集资款提现且无法取得联系的事实。而在前年的选秀节目《创造营2019》中,选手高嘉朗的粉丝晒出图片证明并指出,后援会集资总额超过115万,但却并未全部用于高嘉朗决赛“打投”,钱款用途不明。

  同年,歌手迪玛希的后援会会长韦某被传出卷款153万元跑路,该后援会由经纪公司注册并认证,不过事发后经纪公司也并未给粉丝进行过正面回应。

为爱豆“氪金”756万竟打水漂?粉丝愤怒举报官方后援会!饭圈集资背后“天坑”有多深

  如果说粉丝集资为爱发电是正当的自主消费行为,那么后援会或粉头携款跑路、作假帐,就是违背了出资粉丝的信任,涉及欺诈行为。尤其是当后援会或粉头以应援为由发起集资,但并未将钱款用于应援活动时,就可能构成刑事层面上的诈骗罪,而数额大、难追回就是饭圈集资诈骗的重要特征。

  “脂粉”如何变相圈钱?

  按理来说,粉丝后援会成员本身就是粉丝,理应与“散粉”一样为爱发电,为什么还会做出卷款跑路、捐款挪用资金、利益输送等涉及诈骗的行为呢?据21世纪经济报道调查发现,这就可能与一种特殊的粉丝类型——“脂粉”有关。

  “脂粉”,即职业粉丝,是指利用散粉变相圈钱,且对他们所谓的爱豆并没有真情实感,以粉丝身份赚钱的粉丝类型。职业粉丝的圈钱路径主要是与明星工作室合作,通过充当水军、发布营销文章、劝说散粉集资等方式获利,不过,还有一部分职业粉丝则涉及与诈骗团伙、黑灰产团队合谋获利,其中最为典型的是“山支数据组”事件。

  2019年9月,多名网友在微博上表示,大连玛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疑似以刷单赚佣金的名义进行网络诈骗,诈骗金额合计超过百万元,有受害者在社交软件上表示,企查查显示大连玛爱公司电话与邮箱地址相关的公司共80余家,具有诈骗或其他不法交易特征。

  最引人关注的是,大连玛爱为艺人孟美岐粉丝会下的一家数据站“山支数据站”的官方微博认证公司。随后,山支数据站回应该蓝v认证是粉丝为数据站购买的,并非是数据站自行认证,希望撇清与大连玛爱的关系。不过,有媒体当年报道称,微博回应蓝v认证不能随意购买,必须提供企业执照信息。因此,该数据站被指存在与诈骗公司合谋的嫌疑。

  除此之外,山支数据站还被怀疑与网络黑灰产团队合谋获利。原因是该名艺人当年发表新专辑期间,山支数据组为在QQ音乐平台上为艺人专辑送礼物、打投,发动粉丝集资后在QQ音乐平台购买q币(一种虚拟货币,可以用于平台送礼)。

  不过,在该数据组发布出来的资金明细中,有人留意到q币购买实际花费金额与理论上应花费金额不同,数据组实际以3-4折的价格购买q币,但并未告知粉丝。而QQ音乐平台并不提供购买折扣,也就是说,数据组购买的q币很可能是从网络黑灰产团伙处购买。

  更有一种情况是职业粉丝本身作为骗子,从未将款项用于打榜打投、购买专辑等用途。今年3月,多名粉丝在微博举报拥有超万名粉丝的DuaLipa粉丝后援站诈骗,称该后援站向粉丝表示可以从海外以更优惠价格代购专辑,但在粉丝转账后将其拉黑,目前该账号已清空。

为爱豆“氪金”756万竟打水漂?粉丝愤怒举报官方后援会!饭圈集资背后“天坑”有多深

  饭圈集资饱受争议,除了存在巨大法律风险这一原因,还与扭曲青少年价值观有关。

  当前,追星集资越来越低龄化,近期,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展开的一项追星专项调查的数据显示,00后追星族占比达24.1%,其中73.4%的受访青少年指出后援会、粉丝团会通过道德绑架,强迫粉丝“氪金”;35.8%的受访青少年表示,之所以花钱追星是为了获得粉圈的身份认同,不花钱就不被接纳。

  更有粉丝透露,当前为了获得更多集资款,部分后援会及“粉头”还会劝说粉丝“借贷氪金”,并表示不花钱就是在“白嫖”,“白嫖党”没资格追星。

  事实上,饭圈集资“坑”并不罕见,饭圈集资有“坑”也是人人皆知,但饭圈集资却作为饭圈追星的一套标准程序不曾消失。

  5月8日,国家网信办部署开展2021年“清朗”系列专项行动,将重点规范明星及其背后机构、官方“粉丝”团的网上行为,严厉打击引发网络“粉丝”群体非理性发声、应援等行为。除了开展打击行动,监管政策也应尽快出台并出击,使得饭圈集资等应援行为摆脱无监管的处境。

  从另一个层面来说,粉丝自愿为偶像花钱,或许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情感寄托,希望偶像能够获得更好的资源、更高的人气,但发展至今,饭圈集资却更多表现出了不理性的情绪,从为好作品而花钱到为流量花钱、为花钱而花钱。粉丝们需要明白,支持自家偶像,更应该警惕并识别饭圈集资的“坑”,理性追星、理性氪金,否则到最后“喂饱”的,只有不法分子的口袋和资本家的账户。

  本期编辑 黎雨桐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21世纪经济报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佳佳)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