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外媒盘点60年来俄美峰会的重要瞬间

06-17 参考消息
语音播报预计11分钟

参考消息网6月17日报道 《西班牙日报》网站6月16日发表一篇题为《六十年来美苏和美俄峰会的重要时刻》的文章,文章回顾了从1959年赫鲁晓夫访美到最近拜登和普京在日内瓦会晤,60多年来美苏和美俄领导人会晤的一些瞬间。全文摘编如下:

从“极度深寒”到“新的开始”,回顾以往的美苏和美俄峰会有助于了解美国总统和克里姆林宫领导人之间数十年来的关系,这种关系有时甚至达到了激烈对峙的程度。最近一次美俄峰会在白宫新主人、民主党人乔·拜登和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之间举行。

艾森豪威尔—赫鲁晓夫:400人的午餐会

1959年9月,应时任美国总统德怀特·艾森豪威尔的邀请,尼基塔·赫鲁晓夫完成了苏共最高领导人的首次访美。与家人一起,“K先生”(赫鲁晓夫的外号)从艾奥瓦州的玉米地来到了阳光明媚的加利福尼亚,在那里,好莱坞的几乎所有明星——以玛丽莲·梦露和伊丽莎白·泰勒为代表——都争先恐后地参加为他举办的400人规模的午餐会。在麦克风和摄像机前,这位热情洋溢的苏联领导人表达了对被拒绝进入迪士尼乐园的不满。在戴维营举行的会谈结束后,两国领导人重申愿意为全面裁军而努力,并宣布重启关于柏林地位的谈判。

肯尼迪—赫鲁晓夫:战争边缘和红色电话

1961年6月3日至4日,在维也纳,刚上台的年轻美国总统约翰·F·肯尼迪,与老谋深算的赫鲁晓夫举行了会谈。同年4月中央情报局策动的古巴猪湾入侵事件的巨大失败使这位白宫新主人的势头受到了削弱。两个月后,柏林墙修建而起。1962年10月,苏联在古巴部署导弹引爆了危机。当时的世界已处于核战争的边缘。这一事件以苏联撤走导弹而告终,并促使美俄于1963年开通了“红色电话”,以便这两个超级大国的领导人可以直接交流。

勃列日涅夫—尼克松:关系缓和的时代

1972年5月22日至30日,越战阴影笼罩了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与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在莫斯科的会晤。这是美国总统第一次访问苏联。在这次访问几天前,尼克松下令对河内进行大规模轰炸。

然而,随着限制战略武器条约的签署,这次峰会开启了美国和苏联之间关系“缓和”的时代。两位领导人表示,“在核时代,和平共处是发展双边关系的唯一基础”。

尼克松和勃列日涅夫还于1973年和1974年分别在华盛顿和莫斯科举行了两次会晤,以巩固双边关系的缓和。

里根—戈尔巴乔夫:一个“新的开始”

1985年11月19日至21日,在经历了六年冻结和三次危机(阿富汗危机、波兰危机和北约欧洲导弹危机)之后,罗纳德·里根和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在日内瓦重启了美苏对话。

克里姆林宫的新任改革派领导人戈尔巴乔夫推动了双边关系的缓和。尽管苏联反对美国的导弹防御计划——“星球大战”计划,但这次峰会依然被两位领导人称为一个“新的开始”。

1987年12月,里根和戈尔巴乔夫四次会晤中的第三次在华盛顿签署了具有历史意义的《中导条约》。

老布什—叶利钦:“朋友般”的聚会

1992年2月1日至2日,时任俄罗斯总统鲍里斯·叶利钦在1991年苏联解体后首次访问美国时,受到了时任美国总统老布什“朋友般”的款待。

在很大程度上,这是一次非正式的峰会。会谈在戴维营举行。在此之前,联合国安理会刚刚确认俄罗斯为苏联在该机构中的继承者。同年6月,两国元首同意实施一项旨在深化老布什与戈尔巴乔夫1991年签署的第一阶段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的战略核裁军协议。老布什称,两国正站在“新世界的门槛”上。

克林顿—叶利钦:令人难忘的笑声

从1993年1月民主党人比尔·克林顿入主白宫到1999年12月31日鲍里斯·叶利钦离开克里姆林宫之间,两位总统在多重分歧之外建立了密切的关系,进行了8次美俄峰会。

1995年10月23日在纽约海德公园举行的峰会闭幕时两人的交头接耳就是证明。那次会谈并没有在当时的紧张点——车臣战争和北约轰炸波斯尼亚——上取得任何突破,但叶利钦强调,这次峰会击碎了最阴暗的预测。

这位俄罗斯领导人大声告诉记者:“你们说我们的会议将是一场灾难,但我告诉你,灾难是你们的。”然后,克林顿发出了一阵大笑,显然是对叶利钦的表态感到满意。

小布什—普京:冷战以来最紧张的峰会

2007年7月,在美国肯纳邦克波特,小布什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冷战结束以来最紧张的一次峰会上会面。美国在东欧建立反导系统的计划使这两个大国之间的对抗再次升级。

会晤前,双方之间的敌意以惊人的速度增长。在莫斯科红场的一次讲话中,普京公开将美国与纳粹德国作比,并指责美国“将世界推入了长期冲突的深渊”。小布什和普京还有更多问题需要达成一致:伊朗的核计划和科索沃的独立。

奥巴马—普京:失败的和解尝试

2009年,奥巴马总统提议“重启”与俄罗斯的关系。在2009年7月访问俄罗斯之前,奥巴马称普京“一只脚留在陈旧的行事方式,另一只脚则踏入了新的行事方式”。“我感兴趣的是直接与对方总统打交道,”奥巴马在莫斯科说。

尽管取得了初步成功,特别是在2010年签署了新的核裁军条约,但重新启动双边关系的尝试最终还是失败了。

后来,奥巴马还曾取消与普京的峰会,指责俄方退回“冷战思维”。2014年的乌克兰危机和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美国对莫斯科的经济制裁以及俄罗斯2015年对叙利亚的干预导致双边关系进一步恶化。(编译/田策)

(责任编辑:和讯网站)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