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社评:普拜会本身就是成果,但恐怕仅限于此

06-16 环球网
语音播报预计6分钟

普京与拜登星期三在日内瓦举行会晤,世界舆论对会晤能取得重大进展几乎没抱希望,莫斯科和华盛顿对会谈成果的预期也很谨慎。然而这次见面展现了双方都有给已经处在“冷战后最低点”的俄美关系止损的意愿,这与之前两国互示敌意已经是一种调整。从这个意义上说,会晤顺利举行本身就可以视为某种成果。

美俄在乌克兰问题、叙利亚问题、白俄罗斯问题和人权等问题上都有着根本性分歧,不是一次会谈能够解决的。特朗普和奥巴马刚入主白宫时,都公开表示希望重启俄美关系,但他们离开白宫时,两国关系都变得更糟糕了。拜登一上台对俄罗斯所使用的语言比他的两位前任更凶狠,他明显是“更反俄”的新总统。但他有一个缓和美俄紧张的额外动力,那就是他现在很想集中精力对付中国。

然而俄罗斯太大太强了,俄美关系不是华盛顿可以随意调整松紧的小游戏。在俄美重要分歧方面,双方谁做让步都意味着重大的牵动。

最重要的是,美国对待其与俄罗斯分歧的基本态度出了问题,形成了对俄缺少起码尊重的压迫性。苏联解体后,它对俄罗斯拿出了“战胜国”的傲慢与强势,实施疯狂挤压后者战略空间的北约东扩,而且动辄率盟友联合对俄制裁,羞辱莫斯科。华盛顿的战略蛮横一直延续至今。

在网络安全和人权领域,华盛顿任意给莫斯科定罪,毫无大国之间的平等。

美国所说的俄罗斯的“侵略性”很多是俄在底线位置上对美西方挤压的反抗,俄实际上无路可退。要缓和美俄关系,唯有华盛顿往后退一步甚至几步,同时它还要告诫盟友,特别是新收编的盟友收敛反俄态度,恢复俄罗斯应有的国际环境和战略空间。

然而华盛顿显然舍不得做这样的实质战略调整,它其实是想“鱼和熊掌兼得”,既维系欧洲国家的反俄和对美忠诚,又想在巩固北约东扩成果的基础上安抚俄罗斯,要后者接受现状,安静下来。美俄对欧亚秩序的期待有着太大差距,不可调和。

拜登在将普京描述成“杀手”之后不久邀请其会晤,说明他感受到了同时恶化同中国与俄罗斯的关系实为美国的不可承受之重。他想在一定程度上稳住俄罗斯,但又只想付出几句语言,不肯赔上行动,这是试图抠抠索索地做成一笔大生意。

所以说,拜登把这次与普京的见面搞成,已经是一个成果。但是这场会晤的成果大概也就局限于此了。如果美国不调整它对俄罗斯的基本态度,只要求俄遵守美西方为它制定的后冷战规则,双方关系一定还会周期性震荡。

中美俄作为“战略大三角”,自冷战结束以来呈现出几种关系类型,一种是中俄之间的全面合作,一种是中美之间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合作大于竞争的关系,另一种就是美国今天与中俄的严重对立关系。大国之间至少应该达到中美之间近年恶化之前的关系水平,美国与中俄形成眼下的交恶,完全是华盛顿的霸权主义作祟所致。它的霸权主义不变,就不会有真正的全球和平与稳定。

(责任编辑:张洋)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