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美媒:亚特兰大枪击案死亡者遗属如何面对漫长未来岁月 多种问题纷至沓来

06-15 《小康》杂志社
语音播报预计6分钟

中国小康网6月15日讯 老马 在亚特兰大地区致命枪击事件发生后不久,现年22岁和21岁的兰迪和埃里克·朴的面孔似乎无处不在,在母亲玄贞·格兰特(Hyun Jung Grant)遇害后建立的GoFundMe页面上,有一张他们的暖心合照。他们不知如何应对捐款、慰问品、上门采访的记者,电话多到埃里克的手机死机。

美媒:亚特兰大枪击案死亡者遗属如何面对漫长未来岁月 多种问题纷至沓来

八名遇难者中有六人是亚裔女性

纽约时报报道,但在此后的几个月里,刚刚长大成人的朴氏兄弟只能靠自己去摸索这个世界。

在大规模枪击事件后,悲痛会以多种形式呈现。亚特兰大地区的遗属有马里奥·冈萨雷斯(Mario Gonzalez),他的新婚妻子德拉娜·阿什利·雅恩(Delaina Ashley Yaun)是杨氏亚洲按摩(Young’s Asian Massage)的顾客。还有金顺车(Suncha Kim)的孙子,他们于1980年从韩国移民。以及兰迪·朴和埃里克·朴,他们的痛苦更甚,因为他们知道单身的母亲在做她不喜欢的工作时遭到杀害,他们对她的这部分生活知之甚少,而且这份工作让她很少有时间呆在家里。

“她是因为为我们工作而死,”兰迪说。“这真不公平。她一开始本来就没有多少自己的生活。”

现在,格兰特的儿子们面前的道路并不明确,摆在他们面前的问题既日常又深刻。他们会回到大学还是工作?他们将如何处理涌入的资金(总数将近300万美元)?他们将如何度过接下来的人生?

然而,在这一切之前,他们只是试图学会在悲伤中活下去,重建家庭日常,磕磕绊绊,在漫长的日子里安慰自己。

朴氏兄弟住在亚特兰大郊区的一个韩国社区。直到最近,兰迪还在附近的一家面包店和咖啡馆全职工作。埃里克在努力跟上乔治亚格威内特学院的远程课程。疫情和母亲的去世,至少是暂时地结束了这些对生活的追求。

由于母亲经常需要在外面工作,在长大的过程中,两兄弟自认为懂得该如何自力更生。但过去几周的生活,让人们看到了格兰特在经常不在家的情况下养育孩子的那些方式:在轮班间隙打扫房子;做可以吃上几天的大量食物;每天晚上从工作岗位上打电话来确认他们的平安。

他们的母亲在他们出生前就移民到了美国。如果没有母亲的引导,他们会觉得邻居很陌生。她不仅是他们与社区的连结,也是他们与韩国传统的连结。

没有她,即使是最基本的任务也会变成令人困惑的考验。

最近的一个晚上,兰迪研究了他妈妈曾经为他们做的那种泡菜炒菜的食谱,并着手准备材料:小葱和海藻、红辣椒粉和一罐芝麻油。在韩国超市H Mart购物唤起了美好的回忆。还是个小男孩时,他会观察活螃蟹,用钳子戳它们,直到母亲阻止他。他们一起挑选蔬果,聊着他喜欢的人和未来的计划。

(责任编辑:李佳佳)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