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零退出、零舞弊、零事故,广州通关“疫情高考”

06-11 经济观察网
语音播报预计29分钟

零退出、零舞弊、零事故,广州通关“疫情高考”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李华清 6月9日下午6点,原本空旷的广州第89中学门前,静悄悄地聚起人群,有人怀抱鲜花而来,有人携带家人到场,一些教培机构人员在人群中穿梭,推销指导填报高考志愿的活动,在校门口执勤的民警过来维持秩序:“家长们站两边,别挡到学生的通道。”人群的身后,几辆大巴车缓缓停靠,等待接人。

6点15分,校内铃响,校门口的伸缩门打开,将近6点20分,从校园里走出第一个学生,她一出来就被穿着红色上衣的老师接到大巴旁,有记者上前询问,是否能做个采访。

这是今年广州市天河区龙洞街道高考考点高考结束后的一幕。最先从89中走出来的考生,大多是非本校的考生,出来后就上了大巴,随后大巴随着车流离开。89中的考生大多拉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有的家长迎上去接过行李就和孩子一起往路边走,没在校门口过多停留。一名在89中门口执勤的老民警告诉本报记者:“今年少了很多人喽,没疫情的时候,在校门口等的家长排长龙。”

与89中相隔25公里左右、处于荔湾区白鹤洞街道的广州真光中学,也是高考考点之一。这里的高考结束得更加静悄悄,由于是高风险地区的考点,学校依然处于封闭管理状态,校内师生还要继续隔离,直至14天隔离期满。

受疫情影响,广州市教育局建议家长们尽量不送考,确需送考的,不在考点外聚集、停留。于是,今年广州高考考点变得冷清,但今年的广州高考注定会被载入史册——广东落地新高考的首年、高考前广州再度出现了较严重的新冠疫情,均为今年的高考增添了特殊性。

当地政府也扛住了压力,给今年的高考服务保障工作交出的答卷是:缺考率同口径比较,为近3年来最低,所有考点井然有序,没有一名考生因疫情退出考试,没有发生一起试卷失密泄密或群体性舞弊,没有发生一起考生安全事故。

疫情突袭下的高考

6月8日早上8点半,距上午场考试开始还有半个小时,广州89中考点的考生几乎进场完毕,送考老师和大巴车也已经撤离,在场陪考的家长寥寥无几,甚至没有在场发传单的教培机构人多,校门口停靠着的警车、帐篷底下坐着的高考安全保障工作人员以及飘动着的考点横幅,无声地告诉外界,这里即将开始一场关乎众多高三学子大学去向的考试。

一名穿着绿色旗袍的母亲,坐在校方临时放置的铁栅栏外的石墩上,撑着伞在太阳底下等待考试结束,她的孩子是89中的高三学生。为了减少走动带来的感染风险,这名母亲送考后不回家,就在学校附近等接人,但她不敢到麦当劳等商业场所吹着空调等,怕万一跟新冠肺炎患者同处一室,后续健康码变黄,影响到跟自己同吃同住、还未考完的孩子。

广州5月21日爆发的本轮新冠疫情,刺激着这位母亲的神经。受疫情影响,广州今年的高考考务工作和组织保障工作,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特别是风险区域调整带来的考点设置变化、考生通行变化,导致考生的考场、考试座位迟迟未定,影响了准考证的打印。即使到了6月5日,距高考开考不到48小时,广州市教育局副局长还在新闻发布会上提醒考生,考试地点还可能发生变更。“很怕疫情严重,这里(指89中)被封,当不了考点,也怕高考延期。”这位母亲说,为了迎接孩子的高考,她提前请了三天假,也准备了三天要穿的旗袍,给孩子高考讨个好寓意。

而没有在89中就读却要来89中参加高考的学生家长,更担心89中临时没有自己孩子的考试座位,“我们是高考前一天才打印的准考证。”从中山赶来送考的广州艺术学校的考生家长告诉记者,没拿到准考证前,只知道考场应该安排到了89中,但怕有变动。

疫情带来的变数,给备战高考的广州师生增加了关卡。5月30日,周日,在家的89中左同学收到学校通知,对于接下来的备考安排,他有两个选择,一是回校备考,会被封闭管理至高考结束,二是在家备考,一直到高考开始才能回校考试。而学校处于高风险地区的真光中学的李同学,则面临着要么回校封闭备考,要么等高考开始到非本校考点考试。

作为走读生的左同学和李同学,没来得及多考虑,就匆匆收拾东西赶回了学校。“很突然,”李同学回忆,“还是想着回到自己熟悉的环境,跟自己熟悉的同学老师在一起备考比较好。”

但不是所有的老师都能及时赶回学校,有的老师所住小区也被封闭管理,无法到校陪伴备考。回到学校的李同学发现,如果没带手机回校,跟不在校的老师请教问题,还不如在家备考的同学来得方便。

即使是内宿生,也不一定完全适应高考前的封闭管理。“我会不适,我很敏感,我一开始收到消息,会觉得为什么要把我关在里面,打乱了我的计划的感觉。”广州天河外国语学校的王同学说,他原本安排了周中的晚上出校上课,但由于封闭管理,这一计划泡汤。

高考前的封闭管理,让原本就是寄宿制的广州市第二中学的学生觉得,学校的管理更严格了。“我们学校原本就不让学生点外卖,抓到就扣分,封闭管理后,看到外卖不扣分了,直接(被学校保安)扔掉。”市二中的一名何同学称。

疫情的变化,让原本想从湛江赶来广州陪考的何同学的父亲最终没能成行:“对她失约了。”而记者了解到,也有在广州工作而想去湛江陪考的父亲,由于疫情原因,只能对女儿爽约。

尽管在高考前不久广州爆发了疫情,让今届广州高考考生看起来不那么走运,但这不妨碍他们“祈求”在高考场上多点好运气。“封建迷信这种东西,家长可能已经不信了,轮到学生信了。”89中的袁同学调侃,他跟小伙伴向记者展示为自己讨的高考“好意头”:书包上挂着“逢考必胜”的挂饰,校服外套上别着“金榜题名”的胸卡,朋友圈里转发“逢考必过”的歌曲,下载马克思的照片来拜一拜。天河外国语学校的王同学告诉记者,他有同学还特意穿红袜子、红内裤上考场。

多名广州考生向记者表示,幸好广州本轮疫情的爆发时间是5月下旬,彼时集体复习已经完成,进入自我复习阶段,对备考的影响相对弱些。

高考服务保障工作加重

一场高考,考的不光是考场上的学生,也考验着考场外的家长、老师、学校、教育、交通、公安等保障服务高考顺利进行的人员。

据广州市教育局在广州市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的通报,今年广州全市报名参考考生共54900人,设置常规考点58个,启用隔离考点11个,其中一个隔离考点为市第八医院,每个考点均按10:1的比例设置隔离考场。

最大程度降低新冠疫情对高考的影响,是今年广州高考服务保障工作的重点任务。在高考开始前,广州所有考生100%完成2轮核酸检测,所有考务人员 100%完成 2轮核酸检测、且100%接种疫苗,所有考点完成环境样本核酸检测,市教育局动态掌握全市所有考生的住址、健康状况和往返考点的交通方式。

今年广州市没有在中风险地区、封控管理地区设置考点,在高风险地区、封闭管理地区设置了4个考点,分别为省实验中学、真光中学、培英中学和金道中学。其中,金道中学是一所初中,今年是其首次作为高考考点,用来给高风险地区、封闭管理区居家备考的考生考试。

金道中学校长曾在接受广州日报专访时介绍,学校早在5月28日就已经停止线下教学,5月30日左右接到通知,说可能要作为高考考点,但等到确定为高考考点,留给金道中学的准备时间已经不多。一个大工程是要清场——学生离校前没有带走个人物品,6月5日上午9点开始,金道中学留校的老师、保安、清洁工等10多人,开始收拾学生的个人物品,幸而校内每个学生都有一张贴着名字的塑料凳子,把凳子翻过来就可以当一个篮子,装学生的个人物品。一行人干到6日6日凌晨3点多,才腾空好考场。

金道中学也没有住宿条件,来这个考点监考的老师,要么睡桌子,要么睡地板,更没有洗澡间,监考老师是自带水桶、脸盆,烧点热水在洗手间冲凉。

保证特殊考生顺利参加考试,也是一个大工程。广州市交通运输部门组织广州公交集团,安排800多辆出租车、10辆大客车,参与考生转运,全部驾驶员均完成2次核酸检测、疫苗接种,专业消杀公司对车辆进行消毒。

具体而言,中高风险地区的考生、跨风险地区的考生、密接考生以及居住比较分散的次密接考生,采用“一对一”专车服务、“点对点”接送;居住在隔离酒店的次密接考生,用大客车“点对点”接送。驾驶员提前一天根据预留的电话,跟考生或者家长约好上车时间、地点,负责将考生送达考场。

有2名考生在市第八医院的考点完成考试,一人一间考场,市招考办指派4名视频监考员、市八院选派4名医护人员共同合作完成监考工作,考试结束后,先由医护人员对考卷和答题卡消毒,再将考卷、答题卡密封,交回给监考员。

由于考前的封闭管理,广州的不少学校今年高考后勤保障工作加重。

真光中学的李同学告诉记者,学校担心有的学生太匆忙回校封闭管理会漏带考试用品,准备了不少尺子等考试用具。她的班主任为了回校陪伴学生备考,只能丢下不到一岁的女儿给家人照顾。“我们学校的后勤保障工作做得挺好的,不是吹。”广州天河外国语学校的王同学称,此前他对学校没有明显的喜恶,但今次备战高考,他发现学校有很多暖心的地方,例如每个考生考前都收到一份粽子和蛋糕,寓意“高中”,高考期间,饭堂推出新菜式。

天河外国语学校的考生要到天河中学考点参考,每场考试进考点前,送考的学校领导、老师都会排成一列跟所有参考的学生一一击掌,第一天送考,所有女老师穿红色旗袍。“仪式感拉满。”王同学称。

有的家长作为后勤人员,小心翼翼地陪伴参考的孩子。“我心里很慌,但我不能表露出来。”6月8日,在89中外陪考的潘女士对记者表示。她陪考了3天,第一天还能在学校门口的大榕树下坐着等,第二天就被工作人员劝离,只能在考点附近逛,但儿子的老师建议她陪考,因为儿子心理压力很大——二模考试时,儿子已经快到学校了,却在地铁里突然折返逃避,回去了。

高考期间,潘女士关停了自家开的铺面,早上5点多就起床买菜,老公负责在家做饭,她负责送考陪考。第一天考试结束,儿子出来看到她,问:“妈妈,你一直在这里等我、没有回去吗?”潘女士答:“是啊。”“我儿子虽然不是很会表达,但我知道我陪考还是有用的。”潘女士说。

潘女士认为,儿子原本性格腼腆,上高中后变得有点自卑,因为觉得自己颜值不够高,很抗拒拍照。“我偷偷拍。”潘女士向记者展示自己偷拍到的儿子进考场的背景。

新高考模式冲击波

今年的广东考生身上还有一个特殊标签,他们是广东实行新高考后的首批考生。

所谓新高考,最大的特点是取消文理分科。广东是第三批实行新高考改革的省份之一,模式为“3+1+2”:语文、数学、外语3科为必考,物理和历史两科中必选1科,地、生、化、政4科里选2科。

考生们能感受到新高考取消了严格的文理区隔,可以更好地选择自己的优势科目,专注于自己的兴趣科目。但作为新高考的“弄潮儿”,总要考量一下新高考带来的得与失。

“我觉得对我个人的差别不是很大。”89中的冯同学称,因为他选了全文(选考历史、地理、政治)。但同样选了全文的广州市二中何同学,却觉得还是有差别:在新高考的模式下,只擅长部分文科的偏理科生,可以选考文科科目跟自己竞争,如果是严格的文理分科,这部分学生在高考场上不会是自己的竞争对手。

备战新高考难免会遇到一些不适应。真光中学的李同学告诉记者,做题时会遇到一些题目穿插了其他科目的知识点,她选考了物理、化学和地理,见过有些化学题涉及生物知识,这对文理分科环境下的考生可能很容易理解,对她来说,却是知识盲区。

这届高考生用的还是文理分科时就有的教材,新高考的某些考点,要靠老师在后续复习中补充。没有省内的新高考样卷,一些老师只能参考已经实行新高考省份的往年高考真题,参考得比较多的是山东卷的考题,还有老师组团到山东的学校调研,也有广州学校之间抱团相互取经。

对于首届新高考的试题,受访高三师生最关心的是,选考科目的难度是否合适,最终考生的卷面分分布是否合理。

按广东省教育厅的通知,由于学生选考的科目组合不完全相同,选考科目是按照等级赋分的方法,将卷面分换算为等级分、再计算入最终的高考成绩。

等级赋分的具体操作是:将每门选考科目的考生群体按卷面分从高到低排序,划分为A、B、C、D、E,其中落入A等的,大概有17%的考生,落入B等的大概有33%的考生,落入C等的大概有33%的考生,落入D等的有15%的考生,落入E等的大概有2%的考生。

A等考生赋分区间为100-83分,B等为82-71分,C等为70-59分,D等为58-41分,E等为40-30分。划分好等级后,根据等比例换算法则计算等级分,得出考生该科目的最终高考成绩。

从这个操作看,等级赋分已经默认了考生的卷面分分布规律,如果出题人没把握好题目的难度,实际上的卷面分分布,不一定符合五个等级的划分规律,强行划分等级,容易显得不够公平。

也有考生向记者反馈,等级赋分制科学的前提是,有足够的分数样本,除非是大型联考,否则如校内举办的模拟考这种相对小型的考试,赋分制给出的选考科目分数参考价值不大,不太容易看清自己的真实位置。

往年广东高考只考2天,考试时间为6月7日和6月8日,但今年文科科目和理科科目全部要单独考试,考试时间变为3天。“8号晚上一刷手机,看到别的地方都在说高考结束了,禁不住心里有点放飞自我,但实际上我们还没结束。”天河外国语学校的王同学称,他做了个假设,能不能也像文综理综那样,选考科目一起考呢?例如他选考了物理、化学、政治,是否可以物化政的考题综合在一张卷子上,从而压缩高考时间?

但他的建议被市二中的何同学否决,何同学认为,只要最后的赋分是每科单独计算成绩,前面的考试就应该单独考。假设两个学生都选择了物化政,每科的考试时间为1个小时,合起来的考试时间为三个小时,但其中一个学生政治背不下来,完全没法做政治题,再想也是浪费时间,但他很擅长物理,那他在考场上就可以将原本该分配给政治的时间挪到多答物理题,实现了将无法增加分数的政治考试时间用来增加物理分数,相当于物理考试时间延长了,那对于另一个考生来说,是不公平的。文理分科的情况下,之所以能文科合起来考,理科合起来考,是因为最终文科合起来算分数,理综也合起来算分数。

何同学说,看到别人只需要2天,自己要考3天,确实有点心理不太平衡,但只要看到山东考生在新高考的情况下要考4天,一下子就可以接受了。

除开备考、考试环节,对这届广东高考生来说,新高考给他们的最大考验在志愿填报环节。通常,拟填报院校的往届最低录取排位,比高考分数还要有参考价值,但往届的广东排名均为文理分科排名,对首届新高考考生来说,参考价值下降。

何同学称,她还要多参考级排名、六校联考排名;而李同学称,学校近日拟给被隔离在校的学生举办填报志愿方面的讲座。

(责任编辑:张洋)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