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9位龙头行业领军者 共话电影市场新活力

06-11 每日经济新闻
语音播报预计24分钟

9位龙头行业领军者 共话电影市场新活力

9位龙头行业领军者 共话电影市场新活力

9位龙头行业领军者 共话电影市场新活力

9位龙头行业领军者 共话电影市场新活力

9位龙头行业领军者 共话电影市场新活力

9位龙头行业领军者 共话电影市场新活力

9位龙头行业领军者 共话电影市场新活力

9位龙头行业领军者 共话电影市场新活力

9位龙头行业领军者 共话电影市场新活力

每经记者 毕媛媛 温梦华 每经编辑 董兴生

疫情给影视行业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一众影视公司也走到了至为艰难的时刻。但是,疫情和困难并没有打趴电影人,他们依旧保存实力,调整战略,善用资本。

在电影院恢复营业后,喜报捷传,中国电影(600977,股吧)票房迅速登顶世界第一。在2021年的春节档,《唐人街探案3》《你好,李焕英》等代表影片,以单片几十亿的票房证明了市场的强观影需求。

6月11,第四届中国影视资本峰会将在上海盛大开启。峰会上,中国电影副董事长/总经理傅若清、万达文化集团总裁/万达影视集团总裁曾茂军、光线传媒(300251,股吧)董事长王长田、华谊兄弟(300027,股吧)副董事长/CEO王中磊、博纳影业集团行政总裁蒋德富、弘毅投资董事总经理崔志芳、猫眼娱乐首席执行官郑志昊、盛趣游戏CEO谢斐等一众行业领军人物,将探讨在后疫情时代,资本与影视之间的关系。

中国电影副董事长/总经理傅若清

这些年,傅若清参与了《金刚川》《我和我的祖国》《我和我的家乡》《你好,李焕英》等百部优秀影片的出品发行。如今的他,已从幕后走上台前,承担着电影“国家队”的责任,不断推动中国电影的工业化水准提升,让电影艺术不断绽放魅力。

傅若清认为,以往中国电影产业高速发展,是拼产业规模和数量,属于粗放的经营模式。新时期新阶段,电影产业应当转向追求质量,在保持适当增长速度的同时,加快产业结构的调整、优化和升级。

在资本方面,傅若清也很清醒,创作是电影的核心,这需要主控投资、主控创作方面既要懂得创作本身,又要懂得市场,还需要紧紧围绕创作的核心,对资本做出必要筛选与取舍。“在创作端我们需要让资本为创作服务,而不能被资本绑架。”傅若清说。

万达文化集团总裁/万达影视集团总裁曾茂军

作为院线龙头的万达电影(002739,股吧),在2020年既遭遇了春节档缺失、影院停业、业绩不达预期等挑战,但也完成了A股史上最高量级定增、市场份额不断增长等,新思考背后,是以万达电影为代表的影视行业的新机遇。

“我们希望投资者做长远投资,不看一时的收益。我们的电影都在,只是没上映而已。”曾茂军曾说。

线下影院生存艰难、线上冲击线下、争夺优质内容……疫情无疑让传统院线行业意识到自身风险抵御能力的不足,但同样也蕴含着生机和变化。曾茂军认为,未来两年才是影院行业的真正洗牌期。行业愈发趋于头部,对于入局者,及时求变和创新,才能长久地活下去。

在他看来,行业洗牌主要集中在内容和投资两大领域。在影院行业方面,未来的内容会迎来分化,一部分影片会变成网络电影的常态。“几百万小成本制作的电影会选择网络平台,高成本大制作电影则会选择院线。而过去一两千万成本的电影,基本上会面临淘汰。”

从投资角度看,未来所有影投公司则会更加理性,可能有部分影投公司不会存在。“未来电影院的投资会减少,同时租金会下降,这就是趋势。我估计至少未来两年,尾部存量影城会被淘汰,被释放出来的票房大概会有5%~8%,这些票房会回到头部影城。”曾茂军向《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分析称。

面对行业洗牌带来的变化,曾茂军十分坦然:“影城的关门和扩张都是商业常态,任何商业本身就是淘汰再生的过程。首先你要活下来,有更好的现金流,未来你才有机会和资本去做适当的并购。”

疫情期间,万达电影重新梳理了自己的内容板块,将电影、剧集、网生内容定位为内容布局上的“三驾马车”。在万达电影的规划中,万达影视以精品电影为主,以后每年主控主发的项目将达5~8个,参投项目有3~5个;新媒诚品则以电视剧为主;骋亚影视未来将继续和陈思诚制作的电影合作,并且聚焦网生内容。

曾茂军曾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一方面我们会有前两年投入(影视内容)的回收,大概有15亿~20亿元的资金回收。另一方面,接下来三年至少会有30亿~50亿元的资金新投入。经过这么多年的系列IP沉淀,未来2~3年会进入内容收获期。”

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

深受疫情影响,光线传媒在2020年依旧保持了盈利,成为A股影视公司表现稳健的一个代表。

对于光线而言,因为业务相对表现较好,使得公司的市值处在行业不错地位。“但公司的发展潜力还远没有发挥出来,我们对公司未来几年的发展有充分信心。整个行业的价值是被市场低估的,并不是一个完全正常的状态,相信随着行业的发展和市场环境的改善,投资者对行业的信心会重新建立起来,也一定会出现一些市值高、竞争力强的好公司。”此前不久,王长田罕见地在投资者关系活动上发言。

经过《哪吒之魔童降世》和《姜子牙》的积淀,光线传媒的神话宇宙已经已经初具雏形,王长田表示,光线的中国神话宇宙将可能是公司动画业务接下来最重要的动作,公司整体会成为一个具有动画色彩的电影公司。此外,光线传媒在动画领域布局较早,投资了二十多家上下游公司,王长田坚信未来可以协同发展。“虽然动画电影是光线传媒的优势和特色,但真人电影预计仍是公司未来主要的收入和利润来源。”

近几年,随着电影行业泡沫的出清,项目风险高、爆款不可复制、估值被打折等争议始终围绕着电影行业,众多影视公司在资本市场中艰难生存。在王长田看来,影视行业遇到了诸多挑战和困难,行业正在加速出清。

“这几年影视行业经过多次市场调整,目前整个行业处在相对低迷阶段,整个行业的价值是被市场低估的,并不是一个完全正常的状态。行业复苏尚需时日,但行业结构在不断优化,存活下来的影视公司都是宝贵资产,是未来行业发展的中坚力量。”

今年以来,继累计票房超78亿元的最强春节档、超8亿元的最强清明档后,“五一档”票房再次刷出新纪录,累计票房达16.73亿元。截至5月30日,2021年中国电影市场总票房达254亿元。

王长田认为,国内观影人次的天花板目前并不存在。在疫情影响消除后,电影票房仍有希望达到1000亿元左右,还有很大空间;同时,行业集中度在不断提高,具有竞争力的公司有希望占据更大份额。“电影内容发展空间很大,目前我们仍将集中精力挖掘发展的可能性。同时也在网剧、艺人经纪、实景娱乐、音乐、互联网等方面有所布局,光线一季度利润来源已经有多元化的特征。”

华谊兄弟副董事长/CEO王中磊

去年7月,《八佰》作为疫情后的第一部大片,收获了超过31亿元票房,《八佰》的上映,被行业称为“救市”。这样的成绩对于制片人王中磊而言是“非常满意”的。“《八佰》对于我来说比较深刻,假如它是我的最后一部影片,我也不会觉得遗憾,它是给我遗憾比较少的一部电影。”王中磊曾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感慨说。

“电影的类型,尤其是电影的创作方向,会随着市场环境变化调整,电影主流观众也会每5年发生一次更新。”在聊到华谊兄弟未来的内容战略时,王中磊坚持首要任务是与时俱进。

Choice数据显示,2020年,24家A股影视公司中营业收入超10亿元的只有6家,有10家影视公司全年营收甚至不到5亿元,整体营收下降率达87.5%。营收大幅缩水,净利润同样不容乐观。24家中,有19家公司在2020年净利润为亏损,亏损率接近80%。

“我觉得这种影响可能还会持续半年到一年以上,国内上市影视公司都是相对复合式的。在这个过程中,影视公司在成本控制、规模控制会更加理性谨慎。前几年,我觉得大家对项目选择、市场预期过于乐观了。至少现在华谊兄弟更理性、更谨慎。”

华谊兄弟在上市之前,就已经成了一个品牌类、公众的公司,它好的坏的都会被放大,我们其实已经习惯了。华谊兄弟本身是比较喜欢创新和挑战的公司,但敢于挑战一定会受到很多质疑,重要的还是对于自己的坚持和纠错能力的不断培养。”王中磊说。

博纳影业集团行政总裁蒋德富

作为头部电影公司,博纳影业推出了“中国胜利”三部曲,包括抗美援朝题材电影《长津湖》;即将开机、致敬隐蔽战线无名英雄的《无名》;致敬抗疫一线平凡逆行者的《中国医生》。

博纳影业成立20年来,已出品发行影片270余部,累计收获300多亿元票房,并在国内外斩获400多项大奖。“我们要用影片的商业价值、艺术内涵、技术升级和人文表达,创作更多中国的好故事,传播到世界各地。”蒋德富表示。

“我想我们还是要反映中国道路、弘扬中国精神和中国力量,为时代画像,为时代立传,为时代明德。同时,还需要不断拓宽国际化视野与全球文化产生碰撞。我们要用影片的商业价值、艺术内涵、技术升级和人文表达,创作更多中国的好故事,传播到世界各地。”

弘毅投资董事总经理崔志芳

成立于2003年,弘毅投资的管理资金规模已经超过900亿人民币。身为弘毅投资董事总经理的崔志芳,专注于文化和互联网领域投资11年,并负责管理弘毅文化产业基金。她投资了好莱坞制片商STX、万达影视、柠檬影业、湖南卫视旗下快乐购(现更名为芒果超媒(300413,股吧))等业内知名公司。

平台的更迭不会决定用户往哪儿聚集,崔志芳认为,仍是内容本身在决定用户向哪里聚集。“从投资的角度来讲,新技术、新模式和新代际这三个因素改变了中国影视行业的格局,但是我不认为一些基本的规律会被颠覆,比如说’内容为王’,还有些内容生产方式里面的内在逻辑。”崔志芳曾表示。

盛趣游戏CEO谢斐

游戏是发展前景广阔的独特IP品类。在国内游戏界拥有《传奇世界》《龙之谷》等诸多知名IP的游戏公司盛趣游戏,也同样携手腾讯、敦煌文创等开启了跨界合作。

据悉,一方面,自2015年,盛趣游戏和腾讯多次合作推出多款产品。今年3月,腾讯云、盛趣游戏、腾讯游戏三方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将共同完成经典端游的云游化。

另一方面,盛趣游戏韵文博鉴也与恭王府博物馆、敦煌文创等达成合作,探索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与数字科技融合创新。

“对于盛趣游戏的产品,最终都是希望它能够经得起时间考验,不是在流量热潮中一下子光鲜亮丽却慢慢退出舞台,公司的一个重要抓手就是长期的精细化运营。”盛趣游戏首席执行官谢斐曾表示。

猫眼娱乐首席执行官郑志昊

猫眼娱乐是中国领先的互联网娱乐服务公司,为影视文娱行业提供包括在线票务、宣发出品等内容服务,和广告及其他业务。2019年,猫眼娱乐在香港主板鸣锣上市,并于同年7月发布猫眼全文娱战略。猫眼全文娱战略包含由五大平台构成的“猫爪模型”,在票务、产品、数据、营销、资金等方面为中国文娱行业提供全方位的服务。

猫眼娱乐是中国领先的影视内容发行方和出品方。猫眼娱乐参与了大量优质内容的出品或发行工作,包括《你好,李焕英》《流浪地球》《我和我的祖国》《我和我的家乡》《飞驰人生》《长安十二时辰》《落水者》等。

2020年,中国电影市场共诞生4部10亿元以上票房的影片,猫眼参与出品或发行了其中3部,分别为《我和我的家乡》《金刚川》《姜子牙》;2021年春节档的7部主要影片中,猫眼参与出品或发行了5部,其中,出品和主控发行的《你好,李焕英》票房超过54亿,位居国内影史第二。

此外,猫眼拥有强大的数据和宣发体系及资源,是中国头部的文娱流媒体账号矩阵所有者,猫眼专业版应用程序是中国娱乐行业广受欢迎的专业应用程序。

猫眼娱乐首席执行官郑志昊曾在多个场合说过:“基于数据、产品、宣发等各项能力,猫眼娱乐致力于深耕服务、打磨精品,帮助好内容遇见匹配的观众,为行业伙伴创造增量价值。”

东吴证券研究所联席所长、董事总经理张良卫

作为A股传媒板块最资深的分析师之一,张良卫自2009年入行至今,连续多次获新财富、水晶球等“最佳分析师”称号。

张良卫任务,传媒股龙头的基本面依然非常强劲,且估值也并未出现明显的泡沫。相比估值,更为关键的是业务模式的持续性、行业发展的天花板。传媒龙头企业基本面2021年还会进一步向好,估值持续提升的空间还很大。

(责任编辑:张洋)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