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爱优腾齐力开怼短视频:长视频陷盈利困局,短视频遇版权危机

06-09 蓝鲸财经
语音播报预计16分钟

爱优腾齐力开怼短视频:长视频陷盈利困局,短视频遇版权危机

6月5日,包括慈文传媒(002343,股吧)、华策影视(300133,股吧)、正午阳光影业等在内的六大影视公司在各自微博再次发声,继续公开表达反对短视频侵权盗版的鲜明态度。

不久前,在6月3日举办的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三大长视频平台爱奇艺、优酷、腾讯(爱优腾)联合抨击短视频行业侵权现象严重,矛头直指B站等短视频平台。

爱优腾声讨短视频侵权,双方摩擦不断升级

“现在优酷、爱奇艺和腾讯视频是难兄难弟,三家市值全都比不上B站。”6月3日,优酷总裁樊路远向B站陈睿喊话,希望B站把原创视频当作主要发展目标。

这已经是进入4月以来,短视频平台遭遇的第四轮公开“围攻”了。

4月9日,包括爱优腾在内的53家影视公司、5家视频平台及15家影视行业协会发表联合声明,共同呼吁广大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未经授权不得对相关影视作品实施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侵权行为。

此声明发布不足一个月,赵丽颖、黄轩、张颂文等艺人加入这场“声讨”。4月23日,17家影视行业协会、54家影视公司、5家视频平台和514位行业人士再次联合发布《倡议书》,称只有对影视作品内容进行有效的版权保护,才能让行业生生不息。

爱优腾齐力开怼短视频:长视频陷盈利困局,短视频遇版权危机

两天后,中宣部版权管理局局长于慈珂对短视频侵权问题做出回应,表示将坚决整治短视频平台以及自媒体、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未经授权复制、表演、传播他人影视、音乐等作品的侵权行为。

对短视频平台的声讨并没有止于声明,5月27日《老友记重聚特辑》登陆爱优腾短短几小时后,B站便出现了不少短视频。在爱优腾联合谴责B站盗播后,其已下架相关侵权视频。目前,记者在B站搜索“老友记”等关键词已无搜索结果。

爱优腾齐力开怼短视频:长视频陷盈利困局,短视频遇版权危机

使用B站近九年的资深用户张雨(化名)向蓝鲸TMT记者表示,从事实行为上来说,付了钱的爱优腾才是对《老友记》版权保护最彻底的,B站作为一个平台,如果是官方上传视频,肯定涉嫌侵权,如果是用户上传视频,则该用户涉嫌侵权,B站没有起到监管的责任。

“B站在过去几年成长的过程,其实是不断地寻找视频增量的过程。”在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B站CEO陈睿指出,B站做的一些领域,一开始看起来是比较小众的领域,但是因为视频化是大潮流,这些领域做着做着,就发现它们其实是一个普遍的需求,只是过去没有被挖掘出来而已。

当碎片化成为消费者新需求时,短视频在各领域的增量优势凸显,爱优腾感叹B站市值的背后是对短视频求而不得的无奈。

爱优腾选秀造势短视频,B站自制长视频内容

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发布的《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网络视听用户规模达9.44亿,其中,短视频用户规模达8.73亿,使用率88.3%。

爱优腾齐力开怼短视频:长视频陷盈利困局,短视频遇版权危机

“短视频对舆论热度或社会热度的快速捕捉更灵活,也和如今碎片化的消费习惯比较契合”,易观新媒体行业中心高级分析师马世聪对蓝鲸TMT记者表示,短视频以个人用户为节点的传播模式,在社交化传播和引起社会议题方面有独特优势。

爱优腾并非没有嗅到短视频的“香气”,针对短视频的努力一直在路上。根据腾讯第一季度最新财报显示,腾讯现正把腾讯视频与微视团队合并,升级其推荐算法,以带来一体化的观看体验,并通过改编长视频库的作品,丰富短视频内容。

2018年《创造101》和《偶像练习生》开启了选秀新时代,随后几年里,其制作平台腾讯和爱奇艺更是借由这两档节目为自己的短视频平台造势。以《创造营2021》为例,决赛前期粉丝们不仅在腾讯视频App端可获得1票撑腰值,在微视端则有2票撑腰值,还可以通过发布视频等方式助力,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平台活跃度。

随着选秀节目结束,当初的活跃粉丝很可能变成“僵尸粉”。今年5月初,《青春有你3》因“倒奶风波”引起舆论争议,偶像选秀节目遭到监管部门的介入,选秀节目至今前途未卜。

“选秀是相关平台的重点S级项目,对于新流量的开发、新产品的导量都非常有价值”,马世聪表示,它不仅影响选秀节目本身,而且对于模式和内容上的影响是肯定的,未来找到新模式让平台有更好收益,只能开发新项目或找到新宝地。

爱优腾布局短视频时,B站也展露出入局长视频领域的野心。

2020年8月31日,B站以5.13亿港元认购了欢喜传媒9.9%股份,获得其内容独播权。之后,B站上线了自己出品的第一部青春题材网剧《风犬少年的天空》并同步欢喜首映上线了《夺冠》《一秒钟》等多部热门影片。此外,B站还推出自己的第一档综艺《说唱新世代》。

马世聪认为,长视频本身时间更长,它在内容方面能够体现更多的价值深度。长视频的内容来源更多是有制作背景的机构,不论是平台还是专门的影视机构,它在内容的把控上更强。

长视频和短视频各有优势所在,双方在尝试伸入对方领域的过程中,短视频平台的迅猛发展让爱优腾尝到了苦头。

长视频盈利模式受限,短视频版权问题难解

根据今年一季度财报显示,B站营收达3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8%,超出市场预期。与之相比,爱奇艺实现营收79.68亿元,同比增长4.16%;实现净亏损12.57亿元,同比收窄55.93%。

从会员方面看,B站月均活跃用户数迈入2亿大关,“大会员”数量同比增长48%达1610万;爱奇艺订阅会员由去年同期的1.189亿减少至今年一季度的1.053亿,同比降幅为11.44%;腾讯视频付费服务会员数达到1.25亿,同比增长12%;优酷则未公布具体数据。

平台盈利难、用户增长慢让爱优腾焦虑,“短视频内容生产的权力是下放的,其内容来源是海量且形态各异的”,在马世聪看来,短视频更丰富的形态会压缩用户看长视频的时间,比如一些影视内容,用户可能在看短视频片段后,不去看长剧了,这是一个比较明显的现象。

这也是爱优腾对短视频重点谴责的方向,“各种二创,二创是什么,是用没授权的东西,加上自己的东西,掩盖盗版的本质。”在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爱奇艺CEO龚宇抨击短视频二创行为。

“如果是将电影的经典片段剪辑起来,去粗取精制作短视频,就涉嫌侵权,如果对某些片段进行分段解读,我认为就不是侵权行为”,贵州省毕节市律师协会副会长姜祯祥接受蓝鲸TMT采访时指出,对于短视频是否侵权,应当严格按照《著作权法》的规定去审核认定,不能由著作权人自行扩大产权保护的期限和范围。

不少热播网剧借助短视频推广吸引观众,此前的热播剧《三十而已》官方账号在短视频平台的粉丝量高达250多万,还推出“三十·细品有味而已”等小栏目。冲击只是一方面,长视频平台固有模式存在痛点。

马世聪指出,长视频内容成本的确很高。因为内容是吸引用户和广告主的基础,在营销费用及技术竞争上产生的成本会不断攀升。虽然用户付费在不断增长,但整个市场的营收大盘没有形成很顺畅的循环。尽管通过新的付费模式、借助IP一鱼多吃等方式去突破,但形成一个正向盈利的时间点还是难以预期。

“有些长视频充斥着拖沓的剧集,流量明星天价薪酬以及平台无序竞争拉高版权费”,张雨指出,短平快的娱乐消费模式是时代主流,长视频份额必定被压缩。但不代表长视频市场会被全部吞食掉,最主要的还是要拥抱内容。

对于短视频平台存在的版权问题,姜祯祥认为,涉及到他人产权,该付费的应当付费,产权所有人也不能以产权保护为由漫天开价,这样会遏制短视频二次制作的发展。因此,他建议原视频产权人积极参与二次短视频制作,从中建立合理的利益分配机制,实现双赢。

爱优腾急了的背后是盈利困难的痛点,而短视频火热的同时是版权问题的争议,二者共赢靠嘴仗无法实现,需要找到平衡点。

(责任编辑:张洋)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