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宁德时代推钠电池为规避锂风险? 专家:对打的是铅酸电池

05-29 经济观察网
语音播报预计18分钟

宁德时代推钠电池为规避锂风险? 专家:对打的是铅酸电池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周菊 北京报道 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可能从未预估过,他每一次透露新产品计划,会对资本市场带来多大的影响。过去一周,这种影响力清晰呈现。在当前锂电池占据市场主流的情况下,钠离子电池概念股却突然集体大涨。数据显示,自5月21日以来,中盐化工圣阳股份(002580,股吧)、欣旺达(300207,股吧)连续三天股价上涨,其中中盐化工圣阳股份期间现涨停,南风化工华阳股份、山东章鼓(002598,股吧)等钠离子概念股也一度飚高。在一周不到的时间中,这些股票均进入“过山车”般的上升通道,而原因则是它们都布局了钠电池的相关技术。

在资本市场点燃钠离子电池这把“火”的正是曾毓群。在5月21日的宁德时代(300750,股吧)股东大会上,曾毓群表示宁德时代研究的钠电池技术已经成熟,将在今年7月前后进行发布。一石激起千层浪,钠离子电池概念股随之飙升。宁德时代是国内乃至全球动力电池的龙头企业,对于其推钠离子电池,行业和资本市场的第一反应是:钠电池难道是继锂电池后的下一个技术方向?

对以上问题,业内观点分歧颇大。毕竟,钠的资源优势和性能弱点同样突出。“无论能量密度还是其它指标,钠离子电池几乎都不能跟锂电池这样已经大规模量产的产品匹敌。”中关村(000931,股吧)新型电池技术创新联盟秘书长、电池百人会理事长于清教(博客,微博)对经济观察报记者强调,

宁德时代为何在此时推出性能并不突出的钠离子电池?业界对此同样莫衷一是。“宁德时代这次举动,我理解包含一定喊话(锂电池)供应商和炒作股价的目的。”5月25日,赛迪顾问股份有限公司高级分析师邵元骏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宁德时代推出钠离子或许并不仅仅是技术层面的考虑。

而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电池领域权威专家则表示,“打(击)的是铅酸电池,”该专家表示,铅酸电池市场规模很大,而钠离子电池和铅酸电池相比优势明显,“是开辟新的市场,(宁德时代)不可能去动摇自己的优势业务(指锂离子电池)”。

推钠电池图什么?

邵元骏这一分析的背景是当前锂资源紧缺加上铜等原价格大幅攀升,使得锂电池原材料面临非常大的涨价压力,其背后的供应链操控问题也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而曾毓群在股东会上表示,“氯化钠炒不起来,(因为)盐很多。”但显然,仅为了资源安全可控就开发一款全新电池,站在宁德时代的角度,这个理由并不充分。

宁德时代几句话的一个表态,却让钠电池像是横空出世一般,快步走到行业的“聚光灯”下。但其实,钠离子电池并非新鲜事物。曾在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进行多年钠离子电池研究的邵元骏告诉记者,钠离子电池的研究始于20世纪70年代,但由于性能表现不及锂电池,在之后的30年几乎处于停滞状态。

如今随着各领域对不同能量密度电池的需求增加,加上锂资源紧缺,钠离子电池重新被关注。资料显示,钠拥有与锂相似的物理性质与化学性质,钠离子电池也与锂离子电池类似,依靠钠离子在正极与负极之间可逆地迁移实现充放电。

有机构认为,钠离子电池有比较好的应用前景。其中,中金公司指出,钠电池因为成本低、安全性高,若未来锂资源出现供应紧张局面,可实现大规模应用。但也有观点认为,钠离子电池在性能上存在天然弱势,因此应用范围非常小,不可能成为主流。

与锂电池相比,钠电池的优点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相比于锂,钠在地球上储量丰富,可得性较高。二是与锂电池相比,钠离子电池更稳定,具有更好的安全性。三是钠电池原材料更便宜。据悉,新型钠离子电池成本不到锂电池三分之一。

但钠离子电池的劣势也十分明显。首当其冲的是能量密度低。华金证券指出,国内外钠电实际能量密度在90-140Wh/Kg不等,明显低于磷酸铁锂电池(160Wh/kg)与三元锂电池。此外,钠离子电池的充放电次数仅为1000-2000次左右,也与锂电池有明显差距。

不仅如此,钠离子电池的低成本优势,也被认为在短期内并不能得到体现。邵元骏指出,钠电池如果产业化不能只算bom(物料清单)成本,如果加上材料的研发、工艺改进费用等,钠离子电池在5-10年能达到与磷酸铁锂电池的成本相当已算不错。曾毓群也在股东大会上表示,由于钠电池是新技术,产业链还不成熟,因此现阶段价格比锂离子电池还要贵。这意味着,钠离子电池不仅能量密度不尽人意,短期内也难有优势。

那么推出这样一个各方面都不具备优势的电池种类,宁德时代到底图什么?综合接受采访的专业人士观点,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可能。一是出于对电池产业链安全的考虑。由于国内锂资源对外依存度较高,锂电池产业链安全存在较高风险。“目前锂矿主要产地澳大利亚是我们贸易战的主要对象,南美三国的营商环境也不太稳定,综合都造成了锂矿资源供应链的不安全。”邵元骏指出。在这种紧缺的情况下,当前碳酸锂、氢氧化锂、铜箔等锂电池原材料价格暴涨。“原材料的涨价确实会对宁德时代的产业链带来冲击,所以他们会做好备选工作,增加产品的多样性和选择性,也是给矿产原材料企业一些警示。”邵元骏说。

另一方面,经济观察报采访的多位专家均表示,基于钠离子电池较高的安全性,宁德时代推出后将很有可能将主要应用储能领域。“现在储能是热点,宁德时代也有布局一款针对储能产品的目的。”邵元骏说。

实际上,宁德时代储能业务的战略地位正在持续提升。其财报显示,2020年宁德时代储能系统销售收入为19.43亿元,同比增长218.56%,当年储能系统的毛利率分别为36.03%,远高于动力电池系统的26.56%。

“目前没有更多可公布的消息,等我们七月发布吧。”5月25日,对于钠离子电池的用途及在公司内定位,宁德时代内部人士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未给出明确答复。

钠电池会威胁谁?

宁德时代抛出钠离子电池概念后,在引发热议的同时也引发业内对锂电池的担心。“这个产品(钠电池)可能将直接挑战锂矿、锂加工、正极材料、铜箔企业的远期逻辑。”有分析人士这样表示。而近期钠电池概念股飙升,锂电池概念股却有所下降,似乎部分印证了这个猜测。

钠电池对锂电池的冲击被认为主要会体现在与磷酸铁锂之间的竞争上,因为后者凭借较低的价格,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市占率持续上升,今年前4月已达到40%。磷酸铁锂电池市占率提升,说明电动车消费者可以接受牺牲一定的续航里程,而选择低价和安全的电池。而钠离子电池产业化后价格可能与磷酸铁锂看齐甚至更低,且钠电池被认为比锂电池更稳定、更安全。

不过,从业者和专家却并不这么认为。一位动力电池从业人员对经济观察报记者透露,当前相关电动车机构正在对钠电池进行调研,并得出了一些基本观点,即虽然钠资源很丰富,但是钠离子电池的日历寿命(从生产之日到寿命终结之日)不好,能量密度又低,因此钠电池未必比磷酸铁锂电池更有优势。经济观察报记者就钠电池可能对磷酸铁锂电池造成的影响采访比亚迪,但其表示对此“不予置评”。

还有观点认为钠离子电池的对手根本就不是磷酸铁锂,而是铅酸电池。“钠离子电池的主要对手是铅酸电池,因为很长一段时间内钠离子电池都不会比铁锂便宜。”邵元骏与上述电池专家持相同观点,其认为,钠离子电池的表现介于锂离子电池和铅酸电池之间,而随着成本逐步降低,钠电池可能在低速电动车等领域取代铅酸电池,但对锂电池的影响不大。

数据显示,我国是全球最大的铅酸电池生产国和消费国,对应的销售收入已达到千亿元水平。但近几年铅酸电池规模有所下降。2019年,我国铅酸电池产量为20249万千伏安时,同比下滑0.07%。

不过钠离子电池是否会对锂电池产生影响取决于各自的供应是否稳定。“如果锂离子电池材料供应商都奇货可居,那就逼着产业在特定场景使用钠离子电池了。”一位业内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道。这与邵元骏的观点类似,“如果有一天锂资源真短缺了,钠离子电池可以多一个选择。到时候在汽车业,需要高能量密度的用锂电,不需要的可以用钠电。”但邵元骏同时强调,钠离子电池并不具备取代锂离子电池的能力,只会是一个补充。

另外,因钠电池较为稳定,所以钠离子电池可能会在储能领域实现对锂电池的部分替代,尤其是在锂电池储能产业安全事故数量增加的情况下,而据预测到2030年,储能将是一个超万亿元级别的市场。依此看来,钠离子电池虽然不会对锂电池的装车量产生致命威胁,但如果算上对铅酸电池的替代,以及在储能业务的市场空间,钠电池仍然有万亿级的市场发展前景。而在这个过程中,此前已经布局钠离子电池技术的公司可能将受益,近日钠电池概念股的集体上涨就是一个表现。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